情緒販賣部開張,這是一家座落在城市裡的小店,販賣著人們的各種情緒、與嚮往的特質。如果,「感覺」是可以錢買到的,看看你自己身上的匱乏,你想買些什麼?當別人的讚賞開始讓你感到快樂的同時,也記得問問自己:「這是我自己想成為的樣子嗎?」(同場加映:【情緒販賣部】你需要的不是自信,而是好好擁抱自己

回想第一天上班,我滿懷欣喜地去,結果只見到一公尺寬的鐵捲門前沉放著一袋約五公斤重的麻布袋,裡頭塞滿各式顏色的藥水,上面貼有「雨水的憂愁」、「密契般的喜悅」、「不受外界影響的堅定」等等,每一瓶都有明確的標價與服用指示,唯獨其中一瓶深黑色的「與潛意識相遇」印有紅色骷顱頭標誌,沒有任何說明,可能是不能賣吧,我心想。

拉開鐵捲門,裡頭的擺設溫馨簡單,漆成米色的三面牆壁很乾淨,五坪長的空間裡放有一把木紋椅、一張木紋桌和一個像是賣高 X 鮮奶的展示櫃,同樣漆成木紋色,前頭擺著一塊木板寫著「販賣部」。

「然後呢?」我心想,從來沒看過這家店,且沒有半點宣傳廣告的店家,老闆你要賣什麼誰知道?

結果,我從早上五點望著天空,只見一朵雲飄過來又飄回去,另一朵雲飄過來想靠近它,它不知所措,乾脆追著太陽跑,接著太陽升起,橫掃前頭阻礙的東西,晴空萬里。和我的店舖一樣,半個人都沒有。

下午三點,一位阿公提著空菜籃走回家,「今天生意很好喔哈哈哈!」他滿是笑容的數著手上的鈔票,我對他笑了笑:「 %^#$%#$^#^^%# ... 恭喜你喔。」我有點沮喪地走回椅子上坐著,暗自埋怨起老闆說我會滿意這份工作,甚至真有錢付我薪水嗎?

「哈囉,有人嗎?」一個聲音慵懶的女生對著店內瞧,我半夢半醒間喊著:「有!哈囉哈囉!你需要什麼呢?」

「你們是賣情緒的對吧?」

「你怎麼知道?」

「之前有聽說過,原來現在搬到這裡了。」

「…… 對 …… 其實我第一天上班,你好像知道的比我多 ……」

「哈,你們有賣很多維持一小時的藥水,需要哪一種拿給客人就對了,記得要和他們講使用說明喔。」

「好喔……那你今天需要什麼?」

「我想買『遺忘』。」她聲音沉了下來。

「好,我找找。」看她臉色不太好,我也正經起來,認真翻翻使用手冊,「這罐昏灰色的藥水,半小時喝一次,分兩次喝完。」

她逕自在一旁石階坐下,我也跟著坐著,好奇什麼樣的人會來買這些藥水:「我想問 … 什麼原因讓你來購買『遺忘』呢?」

「唉……生活太累,」她看了我一眼,「想要忘記他人的閒言閒語……」

她是 Mason,想要忘記的事情太多,多到自己都數不清了。這變成一種極其煩躁的感受,並非只是想遺忘單一事件或特定的人,而是想讓自己歸零,回到最初沒有煩惱、沒有重擔的日子。

「從小到大總是看著他人臉色過著日子,小時候被教導要乖要遵守禮節,矇懞懂懂的我也只知道照做就能獲得獎賞,獲得他人的關注,莫大的成就感就此而生,長大後卻發現,為了要保持這種『遵守一切』的習慣,盡了全力讓他人喜歡我,家長喜愛我讀書拿高分,親戚朋友喜歡聽我講好聽話,朋友之間不停的搞小團體,前前後後想讓大家喜歡我,結果吃虧的卻是自己 ……」她飲下一大口藥水。(同場加映:人生的路在前方,不在別人的期待裡

「為了讓別人喜歡你,你盡了好大的努力,可是也讓自己疲憊不堪 ……」我心也一沉,感同身受地說,「似乎那份『成就感』變成最大的驅力,開始在意別人怎麼看你,然後就愈做愈多、也愈來愈在意。」

「嗯 …… 一直到現在,聽到他人在評論我,不管好壞,我都會不停揣摩別人的想法,好累 … 真的好累 … 多麼希望能忘掉這一切。」

和陌生的或能夠信任的人講話有這個好處,能夠尚且不避諱那個人的眼光,將一切傾倒,再回歸日常生活中。

這也讓我感受到兩個截然不同的 Mason,從剛開始遇到她,和現在坐在這裡的是不同的兩個人。前面那個戴著厚重的面具,是微笑、是努力、是發憤向上、是人見人愛,是博取眾人目光的焦點。但她有很多秘密,不為人知,也不願讓任何人知曉,在這面具背後藏著多少眼淚和辛酸。

而坐在我旁邊的 Mason,是暫時放下壓力,離開俗世的紛擾,想要好好大哭一場的小女孩。她不想再競爭了,不想再討好任何人了,只想好好休息一下,哪怕一會兒也好,有個懂她的人在一旁,不必為了對方犧牲奉獻。

「或許像你說的,這個世界運作的法則的確很勢利。他們不需要像你、像我一樣,工作賺錢、維持身材或爭取好感。但,每個人肯定有自己的一段路要走,不是這條就是那條,從來沒有一條路是輕鬆的,重點在於,既然你已走在這條先天決定的道路上,你要讓自己用什麼方式走?且當能拐彎時,你看得見路嗎?」(同場加映:職場筆記:尋找放大每一天的快樂,你更好過

「一時的成就感」是包裹著糖衣的毒藥,即刻上癮,卻可能花一輩子的時間來戒除。因為自此之後,你會對這種感覺強烈著迷,驅使你更努力、更用力,也更看不清楚走向哪條路才是自己要的。

我們都是。懵懂的孩子總先活在爸媽的期待中,才慢慢找尋自己的期待是什麼。過了十年、二十年,這是漫長的過程,有人甚至一生活在他人的期待裡。

所以現在想反問你的是,你對自己的期待是什麼?需要「每個人」都喜歡你嗎?如果需要討好那些讓你戴著面具才會喜歡你的人,那,真正喜歡你的人會不會就看不見你了?

【情緒販賣部】此刻,你最想購買什麼?

如果你也想和我分享,你買了什麼?你的故事是什麼?又可能蘊含什麼意義?我很樂意聽你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