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年頭再怎麼努力也沒用?現在你可以收回這句話了。因為,你該先問自己,你是用盡各種辦法,還是重複相同辦法?未來的變化會更加快速,一無所有的情況,只會不斷出現,所以,你得培養自己,把一無所有變成無中生有。看最經典的「無中生有」案例——Under Armour,如何替自己的夢想買單!(推薦你看:

「一無所有」有很多種形式。很可能你有錢,然而在其他方面卻居劣勢;你可能是少數民族,想要在幾乎都是白人的社區裡做生意;你可能是女性,想要在男人主導的企業裡面有一番作為;又或者你是個像 Under Armour 這樣年輕新進的品牌,想要和像 Nike 及愛迪達這樣資金雄厚的超大品牌,在同一個場上競爭;或許你有閱讀障礙,在學校時還可以苦讀撐過去,但是出社會之後,想要在你的專業領域中表現突出,需要學習的資訊卻太龐雜,越來越難以消化吸收。


Under Armour CEO

上帝沒給我閱讀能力,卻使我得到眼界

讓我稍微談一下閱讀障礙。我曾在耶魯閱讀障礙與創意中心(Yale Center For Dyslexia and Creativity)演講,分享閱讀障礙在求學過程帶來的掙扎,也和專門幫助學習障礙的機構共同合作,建立程式與工具,幫助閱讀障礙者在校的學習。

身體有任何障礙,都會迫使你在其他方面更強,像是如果眼睛看不見,嗅覺會更靈敏。以我為例,閱讀一直都非常困難,我在學校過得很辛苦,因為我吸收資訊的方式和別人不一樣,速度也不一樣。我得想出各種補強和學習的方法,必須學得更認真、更聰明、更有效率、更有創意只是為了跟上其他同學。

過去沒有人知道閱讀障礙是什麼,小時候,根本沒人想過要帶我去醫院檢查,找出我學習遲緩的原因。現在,我獲得一定的成功,能夠把閱讀障礙視為一種資產。為什麼呢?因為它迫使我把事情想透徹,從各種角度去評估同一個狀況,然後慢慢思考,直到解決方案變得清晰。

溫斯頓邱吉爾、喬治布希、班傑明富蘭克林這些偉大的領導人都有閱讀障礙。

知名影星琥碧戈柏、傑雷諾(Jay Leno,美國脫口秀主持人)、喬治伯恩斯(George Burns,美國喜劇演員) 這些受歡迎的喜劇藝人,也都有閱讀障礙。偉大的發明家和思想家,像阿爾伯特愛因斯坦、湯瑪斯愛迪生、亞歷山大格拉漢貝爾(Alexander Graham Bell,貝爾電話公司創辦人) 有閱讀障礙。亨利福特、理查布蘭森(Richard Branson,維珍集團創辦人與執行長)、華特迪士尼呃,好啦,你知道我要說什麼了。

《創智贏家》的六位鯊魚中,有四位也受閱讀障礙之苦,我可不是胡說,因為他們全都公開說過。

重點是,你的面前一定會有某些阻礙,對大多數的人來說,就是錢,但不會僅止於此,一定還有其他的困難。如果創業這麼簡單,那我們不全都是大富豪了嗎?如果替自己爭取名聲財富都不需要動腦,所有人都有名有利了;但這世界不是這樣的。

事實是,只有我們找到方法去除眼前的障礙,成功才會找到我們。我們不能逃開、不能忽視這些困難,而是要努力超越它、做到最好、尋找其他的管道讓自己被看見。

你真的用盡各種辦法,還是重複相同方法?

感覺自己一無所有,會讓你採取不同的方法,達到當初的目標,而你要找出那個方法。

這些方法是什麼呢?以我來說,我總是強迫自己用不一樣的方式思考。

一開始,是確定我投資的錢,都做了最妥善、最有意義的應用,因為那是我僅有的錢。我們在FUBU用的其中一個辦法,是去找那些正在流行歌手的舞群,讓他們穿上 FUBU 去拍音樂錄影帶(有時候,如果方法對了又夠幸運,還可以讓藝人親自穿上我們的衣服)。這種方式讓我們有得忙了,我們必須準備十幾件衣服輪替,而且要在整座城市裡奔走,從這個拍攝地點趕到那個拍攝地點,努力說服這些很有發展的舞者穿上我們的衣服入鏡。

不過我們一直都慎選對象,這些表演者要和產品形象有連結才行。我們沒有雄厚的資本,去贊助這些藝人,但是我們有許多服裝可以選擇,各種尺寸也都齊全,期盼他們挑中我們的曲棍球球衣或 T 恤,好讓 FUBU 這品牌出現在螢光幕前。

還記得凱文普朗克,Under Armour 的執行長嗎?有一次我們都得到了置入性行銷的機會而且是在同一部電影裡!那是一部很棒的足球電影《挑戰星期天》(Any Given Sunday),導演是奧利佛史東(Oliver Stone),主要演員是艾爾帕西諾、卡麥蓉狄亞茲,以及其他演員。嘻哈歌手 LL Cool J 也有演出,算是他第一部角色比較重要的電影,而他決定要穿我們家的手染足球球衣,拍攝電影原聲帶的影片。(同場加映:

FUBU 當時遇到瓶頸,但是因為 LL Cool J 身穿我們的球衣出現在音樂錄影帶裡,加上電影中他戴了一頂沒有帽簷的帽子,露出 FUBU 的商標,真的重振了這個品牌,銷售額明顯增加。

同一時間,凱文那群踢足球的朋友,有些人也在這部電影中當臨時演員,於是他用服裝設計的名義出現在幕後人員名單中,送一堆衣服過去。過了幾天,他接到奧利佛史東辦公室打來的電話,想要再多看看其他的產品。他們很喜歡 Under Armour 新潮、現代感的設計,非常符合該片的調性與節奏。

電影上映後,這些露出讓我們的品牌都得到很大的利益,因為這是我們光憑自己都買不起的。但有一點要注意:以 FUBU 而言,好萊塢電影只是把我們推回原先就已達到的位置。我必須承認,電影讓我們的銷售額增加,但幅度並非戲劇化,持續的時間也沒有很久。

在《挑戰星期天》之前,FUBU 最顛峰時,是個價值兩億美金的品牌。後來這個數字掉下來了,但隨著電影上映、音樂錄影帶推出之後,我們又開始一路往上衝到兩億美金,是我們先前創下過的紀錄。

然而電影中的置入性行銷,對 Under Armour 來說卻是非常大的助力,它讓這個品牌的衣服受到注目,「逼」得凱文得不斷的加緊腳步推廣品牌,最後讓 Under Armour 一路成長為三十億美金的公司,也造就今日的規模。

這個事件的重點是什麼呢?在 FUBU,我猜我們已經有點饜飽懶散了,一無所有的力量已經沒有在我們的血管裡流動。當初那種什麼也沒有就得創業的緊張,早就沒了。

但 Under Armour 不是,他們始終保持渴望、伺機而動,一直保持剛創業者會有的危機感。一無所有的力量?他們感受非常深切,而由此可知,同樣的一無所有,當你永保飢渴、奮力前進時,結果會非常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