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二胡的健檢體驗自白,醫生囑咐著她:「你要多運動啊。」那樣優越的態度意味著什麼?你能想像當你身為一個胖子,世界指著你的鼻子說,你該怎麼吃、怎麼生活。為什麼我們認為胖子應該要服從瘦子的意見,但反過來,卻不曾看見他們真實的生活樣態?(推薦閱讀:

文/空心二胡

昨天去醫院檢查內分泌的時候又遇到我人生中最讓我感到厭惡的事情。

事實上當我看內分泌科的時候就應該知道我要檢查什麼,而且也應該早就知道我會遇到什麼情況,但即使已經心裡有數,我還是遇到這件讓身為胖子的我覺得很不被尊重的事情。

一進門,醫生跟我和家母解釋了我的檢查報告以後,醫生用一種不以為然但語帶傲慢的口氣說「妳要多運動了啊!」聽完這句話的當下,我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因為我從九月運動到現在已經將近一個半月的時間了,而且因為去年上半年有進行運動,下半年因為考試的關係進行節食以維持體重,加上上個禮拜又幸運減下一公斤,所以現在的我跟以前比起來我是有稍微瘦一點,但是這樣的成果對瘦子來說似乎也不是「成果」,因此當我被這樣「好心」的「建議」時,這個當下我還挺不耐煩的。

但是讓我不耐煩的不是只有這一點,當我回應醫生對我的建議時,醫生總是用一種相當質疑的眼神看我,並問我「妳運動多久」、「妳通常做些什麼運動」,而且在我解釋的時候也經常打斷我的話,而我說出我的運動方式時,醫生又經常帶著一種相當露骨的優越感,處處否定我的運動方式,並提供一個無關痛癢的方針叫我照做。

至於一旁的護士小姐也急於給我們母女兩一堆「建議」,好像沈靜在自我的陶醉裡,滔滔不絕的叫我應該要如何如何瘦,如何如何減肥,而家母則在我旁邊跟她解釋我的生活活狀況,結果整個診間明明我是病患,卻從來沒有人在乎我的經驗和看法,就像我好像不具有獨立個體的資格,我的狀況和方針就全憑其他人為我解釋。

我在百般不耐煩的情況下,終於忍不住拉高分貝,大翻白眼的說明我每天的生活作息,以及我的飲食和運動方式是怎麼回事,而這個時候我才稍微有一種被尊重的感覺,這次診斷也在此告了一段落。

冒犯人的不是減肥這件事,而是⋯⋯

有很多瘦身擁護者經常抱怨女性主義者不準他們減肥,而且也一廂情願的覺得胖子好像都不是很喜歡聽到跟減肥有關的事情,然而事實上無論是女性主義者還是肥胖者,這些人真的都對瘦身話題不屑一顧嗎?如果要說這些人真實的感受,我想應該沒有人有那種閒功夫去管別人到底要跟自己談些什麼內容,但是為什麼女性主義者和肥胖者經常對瘦子的「善意」感到反感,並不是在於你們講的內容,而是你們講話的態度!

我想應該不是唯一只有我感受到這種不被尊重的感受,我發現每當瘦身擁護者在對肥胖者提出建議,或者是一群瘦子在討論一個胖子如何瘦身的時候,無論這個胖子到底想不想進行討論,他一直都被當做一個與他無關的客體,好像即使是講他的事情,也絲毫跟他沒有關係,而他的經驗和感受也不被尊重,甚至他無論說什麼都要矢口否定,這樣對待肥胖者的方式,到底是真心要為肥胖者好?還是根本是瘦身擁護者的自以為是?

我必須要作出很嚴肅的說,我們肥胖者每天過的生活,幾乎都是像這樣不被當做一個正常人來看待,我不知道一般瘦子對待其他議題是不是同樣的態度?但是我發現絕大部份的瘦子,好像在談及減肥議題的時候,似乎會用一種「胖子不管做什麼、說什麼都『不是』」的態度去對待胖子這個個體,好像即使胖子聽從瘦子的建議進行瘦身,他們的所作所為在瘦子眼中從來都不是一回事。(同場加映:

到底有哪種人可以傲慢到自以為是神,可以這樣毫不客氣的不尊重任何一個個體的?那怕他只不過是脂肪比較少。

講得很不客氣,但這是實話!

別生氣,我只是想告訴你們有多無知

很多瘦子都以為,胖子不瘦下來是因為他不知道自己胖,所以才要每天在他身邊耳提面命,甚至剝奪他做人的基本權利,才會讓這些胖子意識到他身上的油可以燃燒多少個油燈。然而這些瘦子在凝視、嘲笑以及臆測胖子的同時,也絲毫不知道在胖子眼中,他們也同樣對瘦子打分數。

瘦子以為胖子什麼都不懂,然而事實上什麼都不懂的其實才是瘦子,而且他們不但不懂,並且跟不想減肥的胖子相比更加自欺欺人。

你以為你們對胖子說話的態度是好心,但實際上你們完全是目中無人,因為你們根本不會想聽胖子怎麼說,哪怕她已經遵從妳們的建議去做;你們以為叫胖子減肥是為了健康,事實上你們從來不在乎一個人到底是正常還是滿腦子大便,因為你們只是覺得身為瘦子可以擁有剝奪別人話語權和把人客體化的權力,所以你們才會拿健康當遮羞布來行使身為瘦子的特權而已!

然而瘦子們知道自己這些露骨的優越感,就像沿街的垃圾車一樣,即使身在遠處也還是臭氣熏天嗎?答案是不可能的!因為這些瘦身優越論者,並不會像肥胖者一樣,每天被提醒不可以顯擺優越感,甚至他們隨便放個屁,大多數的群眾還會為他起立鼓掌。

如果整個社會容許特定人擁有剝奪某些人的權利並使之客體化,甚至還覺得這種權力運作是理所當然應該被鼓勵,你怎麼覺得利益團體會意識到,自己的不尊重人真的非常不尊重人?(推薦你看:

所以當有女性主義者和肥胖者提到身體意識時,這些沒能力理解何謂身體意識的人自然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於是他們只能用簡單的頭腦理解為「噢!原來談及瘦身議題很冒犯」,所以就「寶寶心裡苦,但寶寶不說」了。

但是女性主義者和肥胖者想要的尊重真的只是「不要談及瘦身議題」嗎?事實上即使向胖子談及瘦身議題並不是什麼很嚴重的過錯,而是我們在乎的,是瘦子們對於肥胖者的態度,是不是將對方視為一個平等的人看待,而不是用一種居高臨下的態度,認為胖子應該要服從瘦子的意見,而自己可以任憑自己的接受度,決定自己是否要把胖子的話當人話。

不要讓人教你什麼是態度

為什麼我們會一直強調「態度」這件事情?因為「態度」的好壞決定了觀念的傳播,以及整場對話是否能繼續下去。

有些群體的憤怒可能很難讓人體會,可是也真的不會複雜到讓人難以理解,也許你一輩子都不會明白你瞧不起的群體到底在憤怒什麼,但是至少不要在用一種理所當然的優越態度去俯視跟你不一樣的群體,當一群人為之憤怒時,請靜靜的聆聽對方的怒吼,而不是什麼都懶得理解就覺得對方在無理取鬧,如果你覺得你的自尊心被任意剝奪是人之常情那倒也罷,但是如果連你自己都不喜歡別人把你當無關的客體,那麼在談及瘦身議題時,請心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