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X高雄電影節【懼獸年代】選片,屍控奇幻旅程 Swiss Army Man 是一部很難用三言兩語說完的電影,一個意圖尋死的人,遇上一個尚未死透的屍體,他們的冒險開始,世界於是斑斕起來,重新思考所謂生存的基礎是什麼。這齣電影跳脫慣常的公式與敘事手法,惡搞的背後是挑戰的狂妄。(推薦閱讀:

當一個上吊的人看到一具屍體時,他應該會怎麼做?這問題其實帶點嚴肅的哲學意味,但導演丹尼爾關(Dan Kwan)和丹尼爾舒奈特(Daniel Scheinert)初試啼聲,就用大膽且出色的手法,把這個帶點厭世色彩的故事變成一個五彩繽紛的狂想旅程。充滿難以預料的驚喜時刻、別出心裁的難忘畫面、尖銳虛無的黑色笑話、和很多、很多、很多的屁。

是的,很多屁。當受困荒島許久,放棄等待救援,正要上吊的漢克(Paul Dano飾演)找到一具被沖上岸的屍體(Daniel Redcliff)時,他大喊著這是某種啟示和拯救,而屍體只是無法控制的大量噴發氨氣和氮氣的混合氣體。這個尷尬的時刻讓人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不過漢克拒絕接受這個嘲笑生命的隱喻,並且在其中找到一線生機。

擁有放屁這個粗俗的超能力,漢克發現屍體簡直就像瑞士刀一樣好用,可以用來生火、儲存水分、發射標槍。這些充滿創意的瘋狂想像是這部電影的笑料來源,而導演們也從未讓觀眾失望地端出一個又一個獵奇、酷炫,又不知道怎麼形容的畫面。

就這樣,一人一屍陰錯陽差地踏上生存之旅。在路上,屍體突然甦醒過來,告訴漢克他叫做曼尼,但是除此之外的事情他完全忘記了,就像一張白紙。不要誤會了,屍體還是屍體,除了會說話和勃起以外,他能做的事情和和其他所有屍體都一樣…或許多一點。但他是死透了,死得不能再死。

死透的屍體要怎麼願意幫助漢克呢?漢克必須從頭開始,教會曼尼人類賴以生存的基礎才行,希望。

在這個過程中,漢克也治癒了自己萬念俱灰的心,逐漸憶起了生活的感覺,或者是說,活在社會裡的感覺,在那裏不要的東西可以視而不見、任意拋棄;在那裏人們每天編織著一個又一個不同的希望,就算破滅了,沒關係我還可以再造一個。重要的是給自己活下去的理由。(同場加映:

在漢克的講解之下,曼尼理解了「生存」的意義,他要找到那個可以在身邊忍受他一直放屁的人,和她共度一生。擁有愛情的時刻看起來多麼美好,他必須回到那裏去。就這樣,他們一路克服難關,用最原始的力量:放屁和勃起,朝文明邁進。然而任何希望,都會在時間的洪流中消逝,就像雨中的淚水,或空中的屁味。

所以,性笑話和屎尿笑話,這個懵懂無知的時候整天掛在嘴邊,長大以後卻羞於啟齒的事情,要如何登大雅之堂?又或許,文明本身就只是一個 fart joke?在眾神的眼裡,我們只不過是會發射精子或是會懷孕的一坨屎,不斷的分解製造新的屎。為了逃避這個恐怖的事實,我們創造一個共同逃避的默契,和許多花花綠綠的東西叫社會,好讓我們忘記這可怕的虛無。

還是就此打住,再繼續下去的話這篇文章就會破壞太多電影的樂趣。《屍控奇幻旅程》最了不起的地方在於,它90%時間都是歡樂、充滿希望、讓人完全可以很簡單腦殘的享受這段完全失控的狂想,沒有負擔的看著 Paul 和 Daniel 兩個人(或一個人一個屍體)在叢林裡用意想不到的方式生火、狩獵、扮裝、開趴,和許多近來最具原創性的片段。 

或許更了不起的地方是這部電影竟然有辦法拍成,甚至還受到許多好評。這些說出來讓人難以接受的屁尿橋段,竟然能夠在螢幕上變成一個又一個的奇妙時刻,而且還…說起來羞於啟齒…非常有趣!這都要感謝導演組合「The Daniels」的才華和野心。若沒有極大的毅力和自信,不可能有辦法完成這種極易被質疑的作品。

若要說近幾年電影最缺乏的,就是接受挑戰的膽量。

電影不斷在故事、影像、風格上採用安全的既定套路,而觀眾也甘之如飴的接受他們所熟悉的規則,一次又一次,百看不厭。很少有人敢邁出那大膽而狂妄的一步,如同史匹柏在 23 年前發語要做一部充滿栩栩如生恐龍的電影,被人認為是搞笑一樣。《侏儸紀公園》的主題曲在片中不斷的出現,也反映 The Daniels 化瘋癲想像為真實的決心。(推薦給你:

年紀輕輕就是超強實力派的 Paul Dano 和努力突破哈利波特角色,爭取認同的 Daniel Redcliff 出色的表現,也是這部電影成功的重要關鍵。音樂的使用也令人眼睛一亮,主角們經常隨著配樂哼唱,或自己開始唱出配樂,配上強烈的畫面,營造出如真似幻的氛圍,讓觀者陷入且接受這個被放逐的世界。

在旅程的某個時刻,漢克理解到這些回歸文明的嘗試,終只是妄想。他已被放逐太久,不能再若無其事地接受文明的偽裝,和它毫不在意地拋棄那些不需要的東西。他賭氣的在眾人前放了一個屁,意料之中的,就像我們嘗試大聲叫喊著什麼,人們只是皺眉。世界是個超棒的派對,只是大部分時候我們都沒被邀請。

不屬於文明世界的,就讓它乘著屁而去,屆時它會露出開心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