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bina 專訪 Duke Fuqua 商學院的台灣學生喜美,她到了 Amazon 實習,一步步突破為自己設下的框架,在 Amazon,只要你敢要、只要你做得到,就會有自己的舞台。(推薦你看:

認識喜美的時候,覺得她是個活力十足,對家裡企業很有熱情的女生,感謝她逢年過節會寄他們家種的柚子給我,是個非常精美的麻豆文旦禮盒,吃了一口就會上癮!現在她即將從 Duke Fuqua 商學院畢業,每次看到她的臉書動態,都是和好多朋友聚會、旅遊、參加學校活動的照片,和很多國際學生不同,喜美很熱心參與、支持校方活動,所以我想要專訪她,讓大家更了解這個有名的杜克大學商學院。

Duke MBA 喜美 Interview

Sabina:「 當初在家族企業工作,為什麼想念 MBA?」

喜美:「 我們家種柚子,我爸認為穩穩地這樣賣很好,並沒有想特別擴張事業版圖,但我希望除了台灣本土的市場之外還可以開發海外市場,因為讓精緻農產品出口到海外可以讓更多人知道台灣的柚子可以是很棒的,我覺得這是很好的機會讓別人看到台灣,是我們家應該要把握的。

但這只是個構想,我想讀 MBA,因為我覺得商業知識能夠讓人在組織團體中更有影響力,能夠幫助需要被幫助的人,但我同時也想知道念了 MBA 之後能有些什麼學習、能為家鄉土地上的人們做些什麼,也許是人脈經營或國際觀的拓展,我當時並不清楚,但是我確定我想朝 MBA 這方向走。

我在家裡工作了兩年多後才申請 MBA,這兩年對我而言只能略懂皮毛,畢竟灌溉施肥等勞力工作還是需要長期的經驗才能上手,但對於柚子的種植過程、該注意的細節等等,我大概有基本的概念。我強烈建議未來要接家族企業的人,先在家裡的公司工作一段時間,讓自己熟悉這個產業和整個流程,之後再去讀 MBA,會比較能夠學以致用。

當初回家,覺得自己非得學會種柚子,但後來發現自己的專長其實是溝通和行銷,務農真的不是我在行的,如果我沒有先回家走一遭,我不會發現自己的優劣勢。」

Sabina:「 Fuqua 最讓你印象深刻、覺得收穫最多的是哪門課程?」

喜美:「 學校新生訓練那天,我眼睛正在看地上,下半身裝著義肢的兩條腿從我旁邊走過,我驚訝得不敢立刻抬起頭,因為我沒有料到會有這麼勇敢的同學來讀 MBA,而很碰巧的之後我和他成為 C-LEAD team 的組員。Fuqua 有個課程是要以組為單位來上課,所以一整個學期會有很多團隊合作的活動,其中有一整天和組員一起在野外訓練,對於四肢健全的人來說,就已經是進階版的體能訓練了,何況對一個原本體格健壯,在阿富汗打仗時被炸彈炸傷而從此失去雙腳的 26 歲軍人來說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同場加映:

面對需要用手腳撐住地面或是一些非得靠雙腳才能完成的任務時,我們全組都會在第一時間協助他,雖然他在過程中有時會情緒崩潰,畢竟要承受自己從一個驍勇的軍人變成凡事需要接受幫助的人,我們都能夠想像他心中的壓力,所以大家在過程中會不斷和他溝通,合力將任務完成。

Fuqua 有個很有名的籃球教練叫 Coach K,他是全美國薪水最高的籃球教練,他送了很多球員進 NBA,從他手中帶出來的籃球隊都非常有團隊精神,所以我們學校有很多團隊相關的課程都會沿用 Coach K 的精神,這也是為什麼 Team Fuqua 因為重視團隊合作而聞名。而剛剛提到的 C-LEAD、The Fuqua/Coach K Center on Leadership & Ethics (COLE) 等課程都非常重視自我發展和團隊領導能力,學校裡有著近40%的國際學生,學校希望透過這類課程讓學生深度體驗跨文化的溝通與團隊合作。」

Sabina:「 有參加什麼社團、課外活動、conference,當中收穫到什麼?」

喜美:「 我是 Asia Business Club的president,這個社團是學校唯一一個跟亞洲相關的社團,這個社團在前一年面臨問題的是幹部與社員缺乏參與感,鮮少參加社團活動,社團辦的活動不多,所以在學校的知名度下降。當初接下 president 這位置,最具挑戰的就是要增加 active 社員人數、選出合適的幹部、增加 ABC 在 Fuqua 的能見度,還有籌辦一年一度的 Asia Business Conference,今年我們團隊邀請到 Lenovo 的 VP Michael Fitzgerald,而 Nielsen Greater China 的 president Yan Xuan 還特地從中國飛到學校來演講,與會人數相較於去年的六十多人,今年人數增加到兩百多人!

這一年間,我們整個團隊一起互相激勵,走出亞洲人的舒適圈,嘗試辦了很多募款等不同類型的活動,像是 Thai Full Moon Party,讓大家知道亞洲人也是會辦Party的。我常跟幹部們互相勉勵,make the Asian Impact at Fuqua,這一年下來,我們不但讓亞洲人以身為亞洲人為榮,也吸引了很多非亞洲人的同學加入,現在走在 Fuqua,很難有人不知道什麼是 ABC 了。

在 Asia Business Club 這段時間我學到很多,像是要如何適才適用、經費不足時要如何減少預算並籌措經費,同時也需要跟其它的社團建立起好關係,最重要的是要如何 motivate 整個團隊,讓大家都可以在這個大家庭裡有向心力和歸屬感,這些都是我在這段時間裡不斷學習的。」

Sabina:「 有參加GATE嗎?到哪個國家旅遊?收穫是什麼?」

喜美:「 GATE 是有學分的一趟旅行,學校帶著我們去其它國家(像是中國、巴西、南非、古巴)做企業參訪和參觀當地著名景點,我當時沒有參加,但身邊大部分的朋友都有參加,也看到他們因為一起旅行而成為很好的朋友。

我雖然沒有參加GATE,但還是去了中南美洲不少國家旅行,去了兩次 Peru,其中一次是參加好朋友(秘魯人)的婚禮,另外還去了 Cuba, Mexico, Costa Rica, Bolivia, Columbia, Brazil。

我覺得 MBA 這兩年,除了唸書和找工作之外,旅行也是件很重要的事!旅行除了體驗當地生活,和旅伴之間跨國家、跨文化的深度交流,能夠趁機拜訪當地同學、參加朋友婚禮等等,都是很寶貴的經驗。」
(推薦閱讀:Kellogg KWEST- 頂尖商學院帶你去旅行

Sabina:「 Fuqua 是個很重視團隊合作學校,可以分享這方面的經驗嗎?」

喜美:「 很多人都知道 Fuqua 是很重視團隊精神的學校,甚至有 Team Fuqua 這樣的精神,我當時認為自己適合這樣的環境和氛圍,事實也證明我是。在 Fuqua,很多人是衝著 40% 的國際學生,想跟國際學生有更多互動而來的,因此同學間都相處融洽,而且這是個很接納國際學生的地方。

對我來說Team Fuqua的含義是“沒有任何一件人生美好的小事是可以自己獨立完成的”,因為不管是在課堂、社團或真實人生,每件事情都必須靠團隊一起合作來完成。另外,學校也有個 slogan 是 Leader of Consequence,我的解讀是真正的 leader未 必是職場上的主管,只要是能夠在朋友圈、家人甚至是陌生人間發揮正面影響力,並且善用這影響力造就出好結果,那就是成功的領導者。

我覺得商業環境有一種神奇的魔力,它迅速地築起一個梯子讓沒錢的人變有錢、沒權力的人擁有權利,這種魔力是需要好好善用的,我一直很害怕這兩年的MBA歷練會讓自己變得唯利是圖,好在 Fuqua 裡有許多懷抱理想且謙遜的人,我很慶幸這樣的校園氛圍和環境沒有讓我變得世故。」(同場加映:

Sabina:「 你覺得科技領域是 Fuqua 的強項嗎?」

喜美:「 以科技領域來說,像是 Apple 的 CEO, Tim Cook,就是 Duke 的校友,而 Apple 裡面有很多 operation 職位的人都是念過 Fuqua 的,所以 Duke 在這方面的確是強項。」

Sabina:「 和我們分享在 Amazon 暑期實習的經驗吧!」

喜美:「 我暑期實習沒有找很多公司,因為一年級我是 Asia Business Conference 的負責人,當時全心在找 speaker,所以沒有花很多時間在找實習,所以只應徵了三間公司,分別是亞洲的 EDF (Environmental Defense Fund), Amazon 和美國的 Apple。

我想回亞洲工作,也想找 NGO,所以 EDF 是我很想進的公司,前兩關英文面試都過了,反而第三關中文面試沒過,我當時很沮喪,因為 EDF 暗示我沒被錄取的原因是因為台灣身份,加上我對中國的環境政治政策了解不夠透徹。此時,中國的Amazon通知我被錄取了,無心插柳的結果居然就徹底改變了我整個 MBA 的 career path。

當時的 Amazon 暑期面試總共有三關,第一關是 HR,第二關是 HR Director,第三關是我當時的未來老闆,有兩個不同產品線的老闆來和我面試,他們兩個都點頭同意我才能被錄取。實習那段時間我發現中國的 e- commerce 產業,平均每人的在職時間只有 1.5 年,這樣的流動率讓我很驚訝,同時我也很訝異中國對於勞工的保護,當時晚上六點半一到,所有人都下班回家,我心想:怎麼沒有加班?!跟台灣好不一樣!

Amazon 是個看數據說話的公司,有本事拿出數據才能說服別人,而且是個速度很快的公司,每次開會都在三十分鐘以內,前五分鐘內把六頁的文件讀完然後開始互相提問,公司希望看到每個人對相同資料的不同看法。

總結暑假的收穫:在Amazon,只要你敢要、只要你做得到,就會有自己的舞台。」(延伸閱讀:想要到海外工作嗎?破解電子商務龍頭Amazon的「徵才秘密」

〔 註:Amazon有個很有名的one-page and six-page,最好是能夠將所有資料在一頁裡面寫完,不然就是要寫成最長六頁的文件。〕

Sabina:「 成功拿到 Amazon的 full-time offer,這過程學校提供什麼協助?」

喜美:「 學校會一直確定我們有沒有在進行 recruiting,如果沒有,學校會來關心我們是發生什麼事情了。而我拿到面試後學校有幫我 reach out 在 Amazon 工作的人,我被錄取之後,學校也主動跟我討論該如何談薪資,以及跟我一起擬定策略。」

Sabina:「 你覺得亞洲人想在美國工作的機會大嗎?」

喜美:「 有 MBA 學位絕對能為想留在美國工作的亞洲人加分,但還是沒那麼容易,願意錄取國際學生的也都還是以知名的大公司居多,像是 Google,  Microsoft, Apple, Amazon 等等,但我有看到一個趨勢是越來越多亞洲人回到亞洲工作,我們這屆暑假在中國實習的台灣人就有二三十人,而這數量是逐年有在增加的。(同場加映:

Sabina:「 有什麼建議可以給想要申請 MBA 的學弟妹?」

喜美:「 要畢業了,兩年真的好快!回想兩年前在申請的自己,好像是不久前的事。這兩年會很充實很精彩,希望大家 be open minded, be positive, be flexible. 很多人覺得國際學生沒有那麼 open minded,我們一定要 push ourself 勇敢地踏出舒適圈,積極參與國際事務和活動。

另外,弟弟跟我同時在讀 MBA,我在美國 Fuqua,他在中國 CEIBS,這其實很有趣,因為這樣可以瞭解到美中兩個國家兩所學校不同的風氣,而且我們姐弟倆會彼此鼓勵,互相影響彼此的想法。我們在整個申請過程中都有發現申請 MBA 是個很好的自我認識過程,既然決定申請了就不要給自己的人生設限,而真正念了 MBA 後要記得隨時保有好奇心,這樣才能從別人身上學到不同文化,像我其實一直意識到自己的框框,所以會一直提醒自己要打破框架,多給自己探索的空間,只有這樣才能交到更多朋友、體驗更多不一樣的事情。

如果你已經在 MBA 的申請道路上,不管最後有沒有申請上,都給請自己掌聲,因為這真的不是一條好走的路,也不是每個人都需要走的路。但無論你申請上哪個學校,都請務必謙虛,很多成功的人是不需要讀MBA的。With or without MBA, you will be great! Stay hungry, stay humble! Good luck! 」


Sabina想說:

喜美是當年第一個拿到 Fuqua 全額獎學金的台灣申請者,原因是校方的 Adcom 也說她的 essay 寫得極好,我很以她為榮,看到她對學校事務的參與度,更覺得是其他國際學生應該仿效的,台灣學生一旦到了頂尖商學院,就不應該侷限自己在講中文的圈圈裡,鼓勵大家 be open-minded!

我也見過喜美的弟弟 Gibi,他們兩個給我的感覺都是活力十足,第一次見到 Gibi 是他剛好回台灣,我們一起受邀在一個 workshop 分享經驗,會後他居然提了一個大行李箱到我面前,拿出一盒很重的水果禮盒,說是姐姐交代要給我的,因為不是柚子產季,所以拿了一個棗子禮盒,他們姊弟倆就是這麼熱情可愛,Gibi 在中歐讀書,未來會在大陸的新創公司工作,期待未來與 Gibi 專訪,告訴大家中歐的 MBA 生活以及大陸的產業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