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用 500 字寫繾綣的單身心事。《荼蘼》裡以兩種方案的人生談女人在職場與愛情中的抉擇。成為一個熱愛職場的女人,勢必在許多條件下取捨。當你懷疑,愛情與職場中,自己是不是做錯了決定。請告訴自己,對的人,不會讓你做這種決定。(推薦閱讀:

你還記得嗎?

那時候的你好軟弱。你以為他會是一生中屈指可數的那一個,你懷疑追求夢想離開、是不是對不住愛情。你們隔著螢幕一個海峽、各吃晚餐,硬著頭皮聊上十分鐘、不在彼此身邊就話不投機。

他開始討厭你的成功,討厭你強悍的樣子。你想愛他的脆弱,你甚至想用離職來證明愛的牢靠。你想原諒他的寂寞、理解他含著眼淚的那雙眼睛。多麽閃亮,純真的像不曾犯錯。

「最近我常在想,我是不是做錯了選擇?是不是已經回不了頭了?我是不是錯過了最值得我珍惜的一切?…那麼,還來得及嗎?」

他的寂寞這麼理直氣壯,可是,誰來理解你呢?

「別看自己失去的,只要專注在自己擁有的。」你可以用無數的理由自責,也可以轉身,用「擁有的快感」,去超越「失去的悲傷」。

「在我來到這裡的第六十八天,走在阮玲玉、張愛玲、陸小曼走過的街道,我忍不這問著我是誰,我到底是來做什麼的,我又該往哪裡去。」——《荼蘼》鄭如葳

你終於有擁有自己嚮往的樣子、追求的生活,只不過是少了一個陪你吃晚餐的人。你想以最輕盈的腳步,去跨越那些生命中最沈重的事。你想以填補自己的物質,來安慰自己失去的傷。

大口大口喝著紅酒,你終於還是流下淚來。

他只是愛你在他身邊依賴的可愛的樣子,而不是你。

愛,不證自明。你要的不是一個陪你吃晚餐的人,而是一個分開吃晚餐也念著你的人。你要的不是一副讓你倚靠的臂膀,而是能讓你自在去飛的胸懷。你要的不是二十四小時黏膩的熱戀,而是在距離拉長以後、還能聽見彼此心跳的關係。

犧牲未必是一種成全,你不想過活一場沒盡力的人生、你不想放自己淪落怨嘆日子。所以你封鎖等待已讀的那個視窗。現在過的人生,絕不可以輸給當初那個,原諒了他、不放過自己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