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小姐】女人迷全新短文單元,小姐去運動,不為討好誰,為了取悅自己,渴望一個重新流汗的身體。這週來聊聊運動的目的,有人說是塑身求個好體態,有人說是為著身體健康吧,有人說是那運動後的快樂多巴胺呀,當談「減肥」顯得不夠「政治正確」的此時此刻,我說運動教會我們最多的,始終是誠實。(推薦閱讀:

女性主義近期有許多關於減肥、塑身與身體認同的活潑討論:做為一個深信女性主義是改變社會力度的女人,當我認真意識到自己的身體不夠「完美」之際,當我盯著隆起的小腹,捏捏我鬆垮的臀,我該怎麼跟我不滿意的身體對話?(推薦思考:

如果我對自己的身體不夠灑脫、不夠自在,有改變的衝動,我如何分辨,我究竟是服膺父權價值,又或是走在自我建構的實踐道路上?如果我確實想減肥,想塑身,我是不是就不算個「新女性」呢?

曾幾何時,塑身與減肥的慾望,成了不能說的秘密,說出口就顯得不夠政治正確,就顯得失去身體能動性,於是人人以「健康」為名,鑽進健身房,各懷鬼胎,從前盤算著體重,現在計較著體態,難道真有不同?

這個問題太難了,怎麼答都不對,無論從女性主義或自我認同都是。所以,不下結論,我想從我自己的故事說起,這是一則赤裸告解,可能也是許多女人不時就閃過腦海,不知如何說出口才好的話。

那時依然艷夏,跟一班夥伴約好到海邊衝浪,海灘上身體形形色色,脫下外衣的瞬間,我突然很認真地感覺自己的身體 Not Ready,我不夠結實,腰很鬆,腿肥軟,小腿沒有線條,泳衣在身後勒出小小的紋,暗自難堪。

我盯著鏡子,這確實是我的身體,胖了不少,還沒準備好,而我卻已經要出發了。

那一刻我才發現自己不夠坦率,於是,擁抱自己的身體從一句高聲疾呼的口號,成了有點疼的實踐過程。事後回想,那樣的不自在非常需要,映照我的所在位置,硬是照得我一身赤裸。

或許,我們之所以運動,不見得是為了塑身減肥,不見得是為了求個健康,而是為了讓我們願意坑坑巴巴的,學著對所有身體發出的訊號更誠實一點:包括身體的不美,身體的痠疼,身體的抗議,練習不再逃避,才有機會進而與身體更和平共處,找到自己最適合對待它的方式。

這件事情太不容易了,而運動給了我們一個理由,堅定地踏在這條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