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販賣部開張,這是一家座落在城市裡的小店,販賣著人們的各種情緒、與嚮往的特質。如果,「感覺」是可以錢買到的,看看你自己身上的匱乏,你想買些什麼?讓我們聽第一個情緒販賣部顧客的故事,她需要的,是好好哭出來的勇氣。(推薦閱讀:

清晨五點,鐵門一拉開,除了大排長龍的人群,我不知道還能用什麼話語形容了。

這是開在士林夜市最邊邊,晚上相較於一旁的繁華,那裡則是一片荒蕪;我們只有一塊漆成軍藍色、上面印有淺駝色字樣「販賣部」招牌的小店。原本是觀光客絕對不會走到的偏僻地方,但現在也會了,而且都是一大早,不論老人小孩,最多是上班族和帽子壓得很低的模糊臉孔,通通在早晨市場營業前就來排隊,那時漁獲還沒送到、菜商也尚未抵達,天色仍暗灰灰的。

我們什麼情緒都賣,其實也不光是情緒,像是天真、忌妒、外向、直覺種種「特質」也賣。它並不是強加這些東西在你身上產生的效果,而是引出你心中原有的快樂或直覺能力(但大部分購買者好像都懶得知道)。

「我要開心。」排在第一位,身穿黑色衣服、西裝褲的男人低聲沙啞地說。他的公事包看起來用了很久,上面還留有一些酒漬殘留。

「好的,一瓶 1500 元,效用是一小時,使用時請找個安靜不受打擾的地方使用,絕對要記得的是……」他拿了就走,但我還是向他喊著重要的指示:「五分鐘喝一小口分五次喝完且不能和其它藥物或情緒搭配使用喔!」

事實上,幾乎沒人聽我說完。這讓我有點沮喪,老闆說這是很有效的東西,不分正負面,使用半年後就能有明顯恢復精力和自信的效用。更重要的是不具成癮性,但我這兩年看到的客人有增無減,熟悉的面孔更沮喪地來,陌生的面孔則是滿懷希望地來。

而到了下午,通常客群比較不同,理由不外乎開心類的一早就賣光了,或說,傍晚或下雨天好像比較多人不想買「開心」。

「你們有沒有賣……難過?」她看起來像大學生,應該是第一次來吧,我想。

「有的,就是這一小瓶椰褐色的,一瓶 1500 元,效用一小時,使用時一定要找人陪你在旁邊,絕對要記得的是,十分鐘喝一小口,分三次喝完,且不能和其它藥物或情緒搭配使用。」

她仔細聽完,直接坐在店門口旁的石階喝下第一口。

「那個……你要不要找個其它舒適一點的地方…」我有點尷尬,畢竟我要收攤回家了。
「你能陪我一下嗎?反正現在沒客人,看起來你們情緒也賣光了。」她冷冷地說。

「好吧,那我一邊收東西喔。」我經常這麼做,因為我也想知道,為什麼他們需要這些情緒或特質?我聽過購買快樂的那位黑衣男子說,他的事業前途太令自己沮喪,他媽媽也很沮喪,但每人一次限購一瓶,所以每次兩人都分著用;我也聽過有人純粹想讓自己無憂無慮地享受 Party,所以買了一瓶來試試看,她把它當作迷幻藥類使用,但效果並不是那樣,後來也就沒看到她了。(推薦閱讀:

「我沒辦法讓自己掉下眼淚,」剛剛買了「難過」的女大學生接著說:「從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就哭不出來了。即便很難過,像現在,我還是沒辦法真的發洩出來,好像隔著一層鐵壁,我的難過撞不出去,只能困在一起被它吞噬,然後就是我瘋狂崩潰地大吼。」

「聽起來比難過還要難受……」

「上禮拜和我前男友分手,我們整天吵架打架,你看,這是分手前最後一道傷口。」她露出肩膀上的瘀青,然後喝下第二口藥水,「我媽在天堂肯定不忍心看我這樣,但她兩個禮拜前過世,他是我最好的支柱,我完全沒能承受這種打擊啊。」

「她對你來說一定很重要吧,」我一邊收好始終沒賣出去的「關懷」,一邊思考她身旁是否有人能協助與傾聽她的聲音,「……不曉得你有對其他家人朋友說過這些事情嗎?」

「沒有……我爸是個整天喝酒的廢物,我弟在我媽死前就從不回家……我覺得我沒有朋友。」她說話哽咽,感覺身體正在抗拒眼淚的反動,「……也許從我爸和我媽鬧不和開始吧,那時候我都躲在樓梯間啜泣,從縫隙中看到他們大吵、摔碗、甩門出去。從我國中到她死前都是這樣,我當時只能每天哭,哭久了,就哭不出來了。」(推薦閱讀:

接著說:「她告訴我,別相信男人,因為她從來沒遇上一個好人。我懂,後來我交了男友也懂她在說什麼了。哼,可悲的是我每一次又都被那些爛貨吸引,然後吵架、分手,我覺得自己好可悲……」

「很像自己無法克制去愛人的衝動,但每次又免不了傷痕累累。」她看了我一眼,仰頭喝下最後一口藥水。「似乎只有媽媽懂你的辛苦,因為她是這樣走過來的……而現在,你好像也正在走媽媽走過的路。」

她點頭,我們沉默了十分鐘。他靜靜的,掉了兩滴眼淚。

「暫時先這樣吧……」他吸了很大一口氣,再緩緩吐掉,「你說的對,我媽影響我真的好大,連我們挑選男人的眼光都很像,或許該換個方式了……謝謝你,坐在我旁邊讓我覺得不是一個人,我也許很需要這個……」

我微笑:「我想我們都需要有人陪伴,有時候即便對方對我們再差,有一點點的愛就讓我們難以放手。但可以想想看,他是否真的是適合你的人……」我看她氣色好多了,我也差不多要回家了,「剛看到你哭出來,很不容易的一件事吧。」

他笑笑地,邊擦眼淚地說:「對啊,我也沒想到,這肯定是藥水的功用吧。」

也許囉。

我總想著,藥水買了是買了,但只能有效一小時,更重要的或許是,買下這款情緒背後的原因是什麼?而我們又如何不靠藥水的功用,持續發揮這項情緒/特質呢?

【情緒販賣部】你想買什麼?

這家店剛開幕不久,我也只是被一位神秘的老闆聘請的員工,但總在關店前的夕陽下,會看到一兩個寂寞的身影,這時,我喜歡聽聽他們買了什麼情緒/特質?他們的故事又是什麼?

原因沒什麼,只是我想更了解你,更瞭解人們腦袋中思索的、感覺的是什麼,才讓我們內在苦痛不堪、遠離人群、甚至自虐成癮。

如果你也想和我分享,你買了什麼?你的故事是什麼?又可能蘊含什麼意義?我很樂意聽你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