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比小姐的賭城單身週記,讓我們談談愛情如何形塑一個人吧。愛情裡一個「好人」是時間煉成的,要養成一個兼容並蓄有內涵的戀愛者,往往要經過許多時間淬煉,我們當初的傻氣,總熬不過歲月漫長,只可惜,難以等待鋼鐵鍊成,心就沒了火侯。(推薦閱讀:【賭城單身女子週記】女人要的,是做為一個人的完整可能

可是,現在人們的所謂愛情啊,早就連一句「多年以後」都撐不過了。

蚊子愛吃五仁月餅,我是不能理解的,但世上不能理解的事情太多了,再多一道不解的題也沒什麼。

利亞在咖啡店跟我說起舊友五仁君鬧離婚的事情,我差點把喝到一半的榛子拿鐵噴了一桌。「不會吧?我今年初才拿到他婚後發的第一個新年紅包,怎麼一年不到就鬧離婚了。」   

細節反正我是聽不下去了,一想到五仁君在男女關係上的各種不靠譜,以及日後聚會中我不得不對他的花邊新聞裝傻扮懵裝聾作啞,面前好端端一碟千層肉醬芝士意大利麵陪我鬱鬱寡歡。利亞跟蚊子說起這事,忍不住問:「這世界怎麼渣男特多?蚊子你說是不是?還好意思找我出謀獻策草擬離婚對白?」

五仁君是做太太們生意的,想離婚,又怕影響事業發展,皇牌業績地位不保;一想到妻子之後很可能孤獨終老,又有點於心不忍。這一切的一切,聽說是利亞當年狠狠拒絕了他的追求,他去喝酒解悶,有女同事好心來勸,結果交往多年後和對方修成正果,如今卻說彼此貌合神離,好像過去八年的時光,不過是將就、將就和將就加起來的蹉跎。

五仁君每次見到我都很愛問:甚麼時候交個男友啊?甚麼時候結婚啊?甚麼時候嫁入豪門啊?然而連路人也能察覺出,他的提問節奏和語氣老是怪怪的,也不是真的期待你能給他個甚麼喜訊,而是暗暗盼望你也能像他,終有一天穿着禮服去跳海沉淪似的。(延伸閱讀:

王朔在《致女兒書》寫道:「你必須內心豐富,才能擺脫這些表面的相似。煲湯比寫詩重要,自己的手藝比男人重要,頭髮、胸和屁股比臉蛋重要,內心強大到混蛋,比甚麼都重要。」這絕對是個可圈可點的父女贈言,我猜五仁君正苦惱修飾的離婚對白和安慰勸說,其道貌岸然的程度與此不遑多讓。

每次聽到這種殘酷的成人故事,我倒是懷念起王朔的《看上去很美》:真希望在電影裡過日子,下一個鏡頭就是一行字幕:多年以後。

可是,現在人們的所謂愛情啊,早就連一句「多年以後」都撐不過了。


【賭城單身女子周記】

主角是30歲父母雙亡的澳門女子卡比,以及美國華裔女閨蜜「利亞」和台灣來的男閨蜜「蚊子」,三個單身者之間充滿電影、美食、酒、愛和欲望的故事,有一點亞洲版《慾望城巿》的感覺,不同的是,這不是一個尋求 Mr. Big 或真命天子的故事,而是探討單身女子如何在二十一世紀處理和欣賞孤獨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