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士酒譜】,品酒的日子也品味男人,找到人海與酒海裡最對味的那一抹香氣與眼神。今天來個小奢華的香檳 Comptes,像當年遇見的 K,淺嚐之後,留給人十足的幻想。(推薦閱讀:


圖片來源:The Finest Bubble

滿開著小白花的花田裡,飄著檸檬的香氣的微風拂過臉龐。眼前出現的是精瘦的金髮男子,讓人神清氣爽。微笑只是淺淺的,帶著些許知性又傲嬌的性格,很可愛。

說到香檳,我有很多朋友都錯誤的以為香檳應該是甜美的氣泡酒,但是香檳其實是只有在法國香檳區生產的非常干(Dry)的一種酒,佐以在經過瓶中二次發酵後所產生的細緻氣泡。同時,香檳也分為『無年份(NV)香檳』和『年份(Vintage)香檳』。與其他葡萄酒不同的是,不是每年都有年份香檳的,只有在釀酒師認為最好的年份,才會單獨使用當年所收成的葡萄來製作年份香檳。當然,年份香檳的價值也就不言而喻了。(同場加映:

如何才能夠說明一個好的香檳,我不想用一些很技術性的字眼來說明,非常簡單的回答就是「怎麼樣是一個有魅力的男人?」

一些所謂的把妹酒,就像一味討好女孩的男人,雖然容易親近,但是總是少了一點魅力;粗糙短暫的氣泡是一種呆板且粗暴的調情;沈澱下來想回味時沒有餘韻。酸度高是香檳很重要的個性,就像有骨氣不隨便到處示好的男人,能讓女孩不斷有期待和想像;細緻優雅而持續上升的氣泡,在入口後創造出難以形容的情趣;繚繞在口鼻的悠長餘韻帶著烤土司的溫暖香氣,讓我們無法自己的想要再喝上好幾口。

Comtes de Champagne Blanc de Blancs 是泰亭哲很有名氣的一款酒。雖然不是香檳中的貴族,也算的上是香檳中的偶爾小奢華了,同時他也是一款經典的年份香檳。100%的 Chardonnay 做成的白中白,在香檳年產量裡只有5%,其口感非常細緻,清雅的高酸度雖然有些高冷,卻很純粹。在一個特殊的酒會上以此酒優雅的嘆息聲下開場,與三五好友在露天的看台上聊著天,沒有時間壓力,我認為非常的愜意愉悅


酒杯裡的酒這麼少的原因是因為太誘人,喝了好幾口才想起來要拍照。

「喝酒是需要緣分的」,帶我進入沒有盡頭的品酒路上的老師常常這樣說。

只要口袋夠深,要喝好的酒貴的酒不難,但是喝到能打動自己的酒,除了緣分還是緣分,這是我在累積葡萄酒經驗的路上越來越能體會到的事實。其實,人與人之間不也是如此嗎?

常年在外東奔西跑的我,怎麼也想不到竟然能認識這樣的你。K 是一個很爽朗同時也很細心的人,第一次見面我們就輕鬆自在的聊天,語言上的隔閡不是問題,因為我們都知道發自內心的笑容是最好的溝通。K 有法律和經濟背景,自己在香港,深圳,日本創業,而我是一個100%的理科女。

他的獨立和知性是清爽的高酸度,他的細膩和深度的思考是精實的骨幹,他的幽默爽朗是溫柔綿延的氣泡,近一年的接觸中我們談話之間的深度和廣度超越了我以往的經驗,然而我們也都很有默契的保持著距離。(推薦閱讀:

你問我是什麼原因?或許是深怕一下喝完就沒了而格外小心翼翼。他是一瓶小奢又美好的 Comtes,能帶給女孩們優雅又有分寸的幻想。然而幻想終究敵不過現實。當我試著想把幻想拉近現實時,原應持續下去的香氣和尾韻就這樣硬生生的消失了。

Comtes 圍繞著清新怡人的柑橘和小白花的香氣,高酸度的骨幹做為主軸性格很到位,大概因為是100% Chardonnay 的白中白,是一支知性的酒,細緻的氣泡給人很從容不迫的趣味,回味的長度有些單薄而有點可惜。雖是缺點,也是特色。(同場推薦:

說實話,我認為這支 Comtes 沒有達到我前述的100分魅力男人的水準,但是在生活中能碰到這樣的他也已經相當難得。有的時候不完美反而讓人難以忘懷,不是嗎?

不知道有緣喝過這支酒的各位女士們同不同意我說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