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當受歡迎的女人迷X海苔熊為你點歌單元,每週三晚上七點,在女人迷準時為你放歌!在一段好似註定會結束關係的兩個人,都曾感到一種矛盾的心情,既想被愛,又覺得自己不值得被人愛,反反覆覆。最後兩個人選擇放手,在關係最美麗的時刻,符合當初的註定,卻忘了自己也有改變這一切的可能。(推薦閱讀:

我明白太放不開你的愛,太熟悉你的關懷。分不開,想你算是安慰還是悲哀?而現在就算世界都停擺,生命像塵埃。分不開, 我們也許反而更相信愛。

親愛的海苔熊:

我們都知道這是一段註定會結束的愛情,但究竟是哪一天,確切是哪一天,我們在每次吵架時都感到特別慌,卻又特別不想放開。但是有必須放開的理由,他說自己配不上我,也不願意為了我做其他改變,我也不要他這樣。 我們說穿了,都不是相信愛情的人,所以只想活在當下。(同場加映:

We killed flowers because we think it's beautiful. We killed ourselves because we think we are not.

— 綺拉,2016/2/28 上午 2:17:04

親愛的綺拉:

你的故事很短,卻深深地釘進我的心裡,那句「我們都知道這是一段注定會結束的愛情」,讓我想起了一個故事,一個讓我現在打起字來都會鼻酸的故事。

「在一起的第一天,他就告訴我,他不會和女朋友分手。我很清楚,我以為我可以克服,我以為我不在乎,我以為只要他愛我,就算是一半也好。他說他很糟糕,他有很多的缺點,我跟他說我也是、我甚至沒有辦法好好的去愛一個人。

於是我們兩個人都像孩子一樣擁抱著哭了,到今天我才明白,那是一種純然地被懂 — 原來不是只有我覺得自己不好,還有人願意陪我一起不好。」她說,直到今天我還可以感覺得到她聲線裡面的顫抖。(推薦閱讀:

「這樣的被懂,讓你覺得自己不是孤單的?」我不太確定她的感覺,嘗試問問看,沒想到我話還沒說完,她就低頭擦眼淚了。

「恩,有一種在孤島上,找到另外一個罹難者的感覺。我們一起生火、一起取暖、到夜裡就瘋狂地做愛、貪婪地過著沒有明天的生活。我們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可以多久,但是就是不想要一個人獨活。」

「而你們後來果然真的分開了。」

「是啊⋯⋯所以那時候諮商師問我『所以你打從一開始,就覺得這段感情會結束』時,我突然從沙發上坐起來,全身起雞皮疙瘩。我發現每次爭吵、每次和好,我都像是在實現自己的預言。一部分的我覺得我們沒有未來可言,另外部分的我,卻又耽溺於這段關係給我的擁抱和纏綿。

或許我害怕的根本不是分開,而是剩下我自己一個人。而在那背後還藏著更深的害怕是:我不是不相信愛,我只是不相信自己竟然值得被愛。」

缺乏愛的人,渴望被愛,但又因為不曾好好地被愛,所以在感情裡互相傷害,彼此渴望,又讓彼此失望,但這個失望又讓雙方產生更多的渴望。(推薦閱讀:

於是他們常常分別,偶爾見面,總是擔心著有一天會分開,但卻又放不開。因為是彼此的重要他人,最熟悉的關懷往往也能夠帶來最大的傷害。

有些人會在在一起的一開始就說,他配不上你,也不願意為你改變。那些聽到對方說這句話的人,可能覺得有點受傷、可能告訴自己不強求也是一種溫柔,但我在想會不會有一種可能是:他們之所以不敢強求,是因為害怕失落?

與其,說不相信愛,不如說是不相信自己可以長久地、穩定地、不變地被愛。「我可能也不值得他為我改變吧」他們對自己說,不期不待,不受傷害。

為什麼分不開

「你覺得自己和對方半年內會分手的可能性多高?」這是 Koudenburg, Gordijn, 與 Postmes (2014) 用來測量兩個人感情穩定度的題目之一,雖然它並不是該研究的主要內容,但我覺得這個測量也指出了一個秘密 — 其實在分手前半年,我們就能察覺到感情有問題。

「明知道沒有結果,但為什麼還是不願意放手」常常有人問我這個問題,我都沒有一個比較好的答案,直到最近看到的一則演講真的是豁然開朗:

「我們不會渴望已經擁有的東西,真正讓我們渴望的東西有兩種,一種是可以看得到,卻又吃不到的東西,另外總是你本來擁有,卻不慎失去的東西。」— 整理自 Esther Perel (2015)

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一腳踩進沒有結果的感情,都有可能讓我們陷入這種進退維谷的窘境。我們在感情裡面缺乏安全感的時候,通常會做出兩種事情:過度投入,或假裝不在乎,然後在這兩種焦慮裡,卻傷害了那些很靠近我們的人(熊按:失去他/她之後:佛洛伊德談失去、復原與重生)。

「我們扼殺花朵,是因為它的美麗;我們扼殺自己,是因為我們自認並不美麗。」你在信件的最後這麼說,一開始我看了覺得有點黑暗,但後來我在想,如果你也開始願意接受自己是漂亮的,是不是也就不必再殘害下一朵花?

「你所需要做的,不是要你成為別人,而是讓你成為你自己。」—《功夫熊貓 3 》

也許有一天,當寂寞的塵埃都沈澱,或許我們還是不太敢相信愛情、或許我們還是會害怕會在一段感情裡失去,但我們也開始願意讓自己「在非常脆弱的時候懷念你」,願意讓自己,成為自己,就好。(同場加映:

聽完了海苔熊說完故事後,有沒有想起些什麼呢?有沒有那麼一首歌,會讓你開始發起呆,想起許多往事?沒有那麼一首歌,會讓你想起某個人、某個小動作、某個讓你感到傷心或幸福的時刻?

每一首歌,都帶著記憶走來,寫下你的故事,讓海苔熊以心理學視角,理解你的傷口、輕撫疼痛。如果你也想讓海苔熊分享並解讀你的故事,請填以下表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