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電影重讀——1986 年的巴黎野玫瑰,寫下法國新浪潮的愛情經典。愛是瘋狂的、頹敗的、無畏的,男孩遇見前所未有的一位女孩,她偏執、她篤定、她令人上癮。第一眼,誰都知道這是悲劇,只是,他們仍想愛下去。(電影同場加映:

「愛情的來臨,使人的體溫上升 0.2℃。」——電影《巴黎野玫瑰》

活在這個世界上,從來就不是為了成為他人心目中的完美模樣,生活也好、做人也好、感情也是。

愛上你就算是個錯誤,我仍然心甘情願,他人總說:「妳呀,整個人正常正常的,怎麼在感情裡就老是栽了呢」

其實我也不明白這是為什麼,為什麼在愛上一個人以後,就這樣心心念念,毫無怨尤地把對他的愛這麼揹負在自己身上了,從來沒有擔心負了誰,反倒擔心負了自己的心,在感情裡面,如果連自己都不明什麼是愛,這世上究竟還有誰能將你的愛重新定義,然後幫你決定呢?

「看你的表情,有一點不確定,眼看被愛情圍困的腳步如何看齊,離開了人群,什麼都不想聽,誰都別問,我早已下定決心,就算全世界與我為敵,我還是要愛你,踩著愛情的潮汐,在你我之間來來去去,就算全世界與我為敵,我也不會逃避,我要的不只是愛你而已,我要讓所有虛偽的人都看清自己。」——陳綺貞

為什麼現代人對於愛情,老是給予一個既定的模樣,然後將那個模樣稱作「幸福的樣子」。

有時候真覺得,難的也許從來就不是愛情,而是談一場,符合所有人期望的愛情。

包含該與什麼條件的人在一起,在感情裡應該要如何做個理性的人,該如何經營一個大家公認幸福的樣貌,好像幸福老早就擁有一個固定的模式,在那個方框之外,都不能稱作幸福。

我以為愛情只問甘不甘願,不問值不值得,因為值不值得都得到好久好久以後,你才會回頭看看這段愛情,在這不長不短的人生裡,究竟值不值得,又或許,這還需要一點比較,比方,實質與心靈上,都是需要探討的層面。(同場加映:

可是面對一段感情,一種愛的感受,最先面對的應該是自己究竟甘不甘願,若是那些眼淚與午夜低迴,你都甘願承受,那麼愛情就是他人無從置喙的了。

就算全世界都與你為敵,你也想要愛,那究竟還有什麼阻撓著你呢?

愛情是很複雜的東西,它有時候很討人厭,也許花上大半輩子的時間,你才發現原來當時那個模樣稱作「愛」,抑或是,很久很久以後才發現,那時以為的愛,其實根本不是,那只是一時的,姑且稱作浪漫的情懷。

「我想我原是一床棉絮 / 本身沒有溫度 / 只因被畏寒的你所需要 / 冷中相擁 / 竟就有了予人溫暖的能力」──〈厚棉被〉,陳依文

在愛情裡,或許就只是貪圖那個相擁後,交換體溫的時刻,寒冷的兩個人相擁以後,就有了溫度,也才明瞭,原來我們都還有予人溫暖的能力,在這麼冷冽的城市裡。

就算全世界都與自己為敵,也要愛你的那種勇氣與無畏,無論什麼時候,都不應該忘記,別多過問他人,因為他們都不是你。

跟著電影去買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