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有一個人,陪你長大、陪你哭陪你笑、陪你回到幼稚純真的時光。你們在一次次的跌倒裡,看彼此長成更堅強美好的人;你們在一次次受傷裡,為對方留下最真摯的眼淚。「親愛的,謝謝你讓我有了勇氣,去成為自己渴望成為的那種人。」(同場加映:

那天和好久不見的老友 L 見面,我們兩人躺在床上天南地北地聊了好久,聊過去、聊未來,聊兩個人的變化。我和 L 從 13 歲就認識了,到現在我們兩人都 21 歲,這段即將邁入第 10 年的友情,我們陪伴彼此經歷了好多好多重要的事。

在台北讀書的 L,裝扮越來越有都會女子的樣貌,一頭俐落短髮、不對稱的耳環、窄裙、墨綠色指甲油;而留在新竹的我,也漸漸長出了自己的樣子,素色上衣、刷破牛仔褲、勾針罩衫,我希望自己總是看起來舒服自在。看著我們兩人越來越清楚自己的樣子、勾勒出屬於自己的樣貌,是一件很美好,但同時也很惆悵的事,我們都不再是當年那個小女孩了。

我笑著問 L 怎麼打扮得越來越成熟?L 歪著頭想了一想,告訴我,她喜歡自己看起來成熟幹練、很會照顧人的樣子。我笑著戳她一下:哇,難道妳不希望遇見一個可以照顧妳的人嗎?L 沉默了一下,然後笑笑告訴我說,她希望遇到的男孩是,可以喜歡她成熟的一面,但同時又能夠一眼看穿她成熟底下的脆弱,並且願意溫柔包覆它的人。我望進L的眼底,兩個人相視一笑:我也是。(推薦你看:

我和 L 都一樣,隨著年紀漸長,越來越清楚自己的樣子,也越來越清楚,自己想要呈現在別人面前的樣子。L 希望看起來成熟洗鍊,我則希望自己看起來自在、優雅、聰明伶俐。

我們兩個人其實都一樣,希望自己呈現出不需要別人照顧、能夠獨當一面的樣子,但矛盾的是,我們又都希望遇到那個能夠一眼看穿自己脆弱,並願意輕輕拾起的人。那個,一眼看穿我們倔強底下的侷促不安,體貼地假裝看不見,然後輕輕捧起它的人。我不知道我們是真的成熟了,又或著只是,不再那麼勇敢了。

在受過傷之後,我們都清楚明白,那樣赤裸裸地將自己交到另一人手中,必須抱著粉身碎骨的風險。因此,我們將自己層層包裝起來,希望自己看起來泰然自若、獨當一面,但其實我們又都多麼希望,能夠遇到一個同時為我們的獨立堅強喝采,又願意溫柔包覆我們脆弱的人。(推薦閱讀:

啊,這是多麼矛盾的一件事啊!我們都不再是可以任性的年紀了,即將成為大人的我們,已經慢慢有了自己的樣子,也長出了可以妥貼照顧他人的溫柔,但是,我們都多麼希望,能夠遇見一個男孩偶爾讓我們在懷裡撒嬌耍賴,在我們脆弱時,妥貼地說出一句:「別怕,有我在。」

我和 L 躺在床的兩側對望,看著 L,我的腦海中浮現我們一起經歷的種種過往。我是多麼慶幸,在那些生命中最難捱的日子裡,有彼此相伴。在 L 面前我總是一把眼淚一把鼻涕,而她,總是一無反顧地擁抱我最不想被別人看到的樣貌;當我的自尊摔得粉碎時,她溫柔包覆我的狼狽,告訴我:沒事,妳做得很好!

那些最脆弱不堪的日子裡,我們總是靜靜伴著彼此,那種隔著手心溫熱傳來的,溫潤的沉默,是理解,是看見彼此最血淋淋的傷口後絕口不提的體貼,是最令人安心的陪伴。然後啊,我們就這樣搖搖晃晃地站起來,慢慢成為我們想要成為的那種女人。

best friends
圖片來源:來源

和 L 在一起的時候,就算不說話,我也覺得溫暖。L 的陪伴讓我有了勇氣,去成為自己渴望成為的那種人。

看著 L 略顯疲憊的側臉,我握住她的手,肯定地對她說:「我們都會遇到那樣一個人的,別擔心哪!」但其實我更希望的是,我們都能夠找回那個,對愛情義無反顧,天真而願意毫無保留愛上另一個人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