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位職場媽媽,都讀過 Sherryl Sandberg 的 Lean In,我們勉勵自己,拋棄教條、挺身而進。可惜,不是每個媽媽都能稱心如意地走這條路。身為媽媽,你要夠幸運,才不會碰到必須面對那個痛苦「抉擇」的時候。活在體制沒能善待女人的當代,女人也可以 have it all,是一句漂亮的謊話。(推薦閱讀:

「我離婚了」,好友 Z 淡淡的說。

Z 是我所有朋友裡面,最優秀、最好強、最努力的一位女性。她是出色的商務律師,三十多歲就已經在美國律師事務所升到的合夥人,更被選為「三十之星」,得到「年度最有影響力的女性」等殊榮。

她不只在事業上闖出人人稱羨的成績,她要求完美的個性,顯現在各層面:在家庭上,她有一個體貼又愛她的老公、一雙可愛的兒女;在物質要求上,她胼手胝足打拚出來的經濟環境,允許她要求食衣住行一切都符合最高規格;在外貌上,她趨近無暇的肌膚和勻稱身材,別說是媽媽們,連青春年華的少女都羨慕。(同場加映:不當完美媽媽,孩子更快樂

但是她終究離婚了。

這段婚姻最終走到盡頭的原因或許很多,但她回想,壓垮夫妻感情的最後一根稻草,竟是老二的出生。老二出生後,就是他們性格差異的浮現、婚姻破碎的開始。

他們的個性迥異:她是拚命三郎,憑著她的不服輸,在競爭激烈、爾虞我詐的律師界中竄出頭。雖然每天在蒸汽鍋中的高壓環境裡求生,她仍堅持養孩子要事必躬親,給孩子最好的教育和最毫無保留的愛;他,是溫柔好好先生,人生哲學是不必事事要求第一,過得自在、輕鬆、開心最重要。

在還沒有孩子時,這對夫妻說有多黏就有多黏。兩人有時間、沒經濟負擔,世界裡只需住著愛情,其它都不重要。老大出生,他們夫妻的感情更好了。兩人為了同一個目標而努力,看著寶貝粉嫩、胖呼呼的小手小腳,一切辛苦付出都值得。

然而老二出生後,兩人對教養要求的標準不同、對人生中優先次序的排序不同。多了瑣事、少了夫妻獨處的時光,多了慌亂、少了溝通。一個跑得快、一個跑得慢,跑得快地死命拖著跑得慢的,越拖越痛苦,跑得慢的發現自己被拖著苟延殘喘,只求解放做自己。最後,兩人發現,因為孩子的出生,讓他們體會到兩人人生觀中巨大的價值差異,他們的路越走越分歧,只能選擇分開。

美國知名外交事務專家 Anne-Marie Slaughter(現職美國智庫組織 New America 的執行長),在她的書《Unfinished Business》中提到,很多身兼母職的職場女強人,長期一心多用、身心俱疲,但仍到堅持希望能兼顧家庭、事業、孩子。然而,每個婦女多少都會碰到過不去難關,那個瀕臨崩潰的臨界點(Tipping Point),就像馬戲團小丑雜耍連拋好幾顆球一樣,難免碰到失了重心、造成翻覆,球散落一地的狀況。

而這個臨界點,隨著每個人的狀況不同,都不一樣。Slaughter 自述,她 2009 年接受時任國務卿的希拉蕊的邀請,擔任政策規劃主任,而這也是美國國務院史上第一位女性擔任此職務。

當時雖然她必須一人獨自在華府工作、老公和兩個兒子留在紐澤西,但有著家人和上司全力的支持,她信心滿滿能兼顧家庭和工作。巨大的工作壓力她都能承受,然而,兒子們開始邁入叛逆的青春期,正需要父母加倍的陪伴和聆聽,她這才發現,這是她必須做出抉擇的時刻。2011 年,她選擇離開她夢寐以求的華府工作,回到紐澤西重拾教鞭,真正在兒子們的成長過程中「不缺席」。(推薦閱讀:

連 Slaughter 這樣向來堅持支持性別平權、鼓勵女性投身職場的女性代表,都坦言自己面臨了困境,就代表這些臨界點其實是普遍存在的問題。有些職場媽媽的 tipping point 是工作量突增超過負荷、職務變動需要大量出差;有些人是婚姻出了問題;有些人是身體健康拉警報;有些人,就像我的朋友A一樣,是碰到了所謂的”second-child syndrome ”(第二胎症候群)—也就是,原本只有一胎時,所創造出來職場和家庭完美的平衡,到第二胎的時候,整個瓦解、崩潰了。

我們這些職場媽媽,都看過 Lean In,都深深把 Sherryl Sandberg 勉勵職場女性「全力以赴、挺身而進」的思想奉為圭臬,相信只要夠努力、有支持的另一半、友善的工作環境,女人也可以 have it all。

然而,事實是,我們每個人的狀況都不一樣,「不是挺身就一定能夠前進」。 卡住我的關卡,或許對妳來說,只要轉個念就能輕舟過萬重山;或許我覺得完全不是問題的事情,對她來說,卻是讓她深陷淵藪的難題 。或許,妳夠幸運,一輩子都不會碰到必須面對那個痛苦「抉擇」的時候,也或許,我們有時候都必須承認,有些關卡就是過不去,不管是工作、家庭、或在育兒教養的某些堅持,有時候,真的就只能 let it go。(推薦閱讀:不一樣的媽媽

Lean In 之後,絕對不會一帆風順,但至少我們都願意盡我們的「洪荒之力」,不向難關妥協、抬起頭挺起胸奮力挺身。因為我們相信,撐過懷胎十月的不適,咬緊牙關熬過了自然產、剖腹產的疼痛,也歷經過為了孩子能犧牲自己那種超越死生強大的愛,我們都擁有源自野生本能、那股專屬於媽媽的巨大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