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忙著討好別人、害怕被討厭嗎?嘿!試著把自己拿回來吧!人生太短,捨不得你浪費在妥協和認人予取予求,真正的朋友,不會忙著消耗你,真正的朋友,就算沒有天天聯絡,也能直視你的靈魂,明白你的本質,在你開心的時候損你幾句,那你遇到困難的時候,毫無猶豫地伸出援手,朋友,是走在路上的夥伴,你們可能不會走得很近,甚至不時常走在一起,但是你心裡明白,他一直都在。(同場加映:致青春:陪你看細水長流的遠距離朋友

我認識 Echo 八年了,他是個不喜與人交惡的人,什麼都微笑著說好,面對刁難也能做到波瀾不驚。我常誇他的心實在是大得可以,他說不是我的心大,而是懶得惹麻煩,人生中相熟的人不超過百個,何必鬧僵?

上周和 Echo 約吃飯,席間吃著吃著他突然笑了,忍住笑對著我說:「我把幾個人封鎖了。」那種情不自禁的小雀躍就像是自己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對於 Echo 而言,這的確是件了不起的事。

一位是與 Echo 交情不錯的前同事。前同事離開公司之後,加入了對手陣營,他時常在朋友圈發一些暗諷前公司的事,一開始 Echo 會在底下留言說一些玩笑話,言下之意就是提醒對方:「我看到了,你別再寫了」。前同事似乎沒有接收到這樣的訊號,反而變本加厲。不管 Echo 的部門有任何舉動,對方都要評論個幾句。

有一次,Echo 負責一個電影專案的發表會。該電影導演上一部片子創造了票房佳績,觀眾都很期待他的新作。由於故事不同,題材不一樣,因此,其中一位男主角換成了新人,也算是個冒險的嘗試,畢竟,之前的角色形象太根深蒂固,深入人心,觀眾能否接受一個毫無根基的新面孔呢?

預告片發表之後,果然網路上出現了唱衰新人演員的評論,甚至有網友起了讓該演員滾出電影的話題。這些評論大多圍繞一個主題:「你沒有之前那個演員好,放棄吧。」這樣的留言一波接著一波,無論 Echo 他們發佈任何新資料,只要有新人演員出現,底下都是一大片反對的聲音。新人演員本來個性樂觀,也抵擋不住網路上鋪天蓋地的抵制,心裡覺得很委屈。

同事擔心他會多想,想安慰幾句,但他又裝作沒事,叫大家不用擔心,私下卻對自己越來越沒有信心,也越來越沉默。

後來 Echo 他們商量,與其讓那個新人演員逃避議論、否定自我,不如讓他直接面對這些聲音承認這一切,唯有面對了,才有重新站起來的機會。於是 Echo 的部門在發表會現場設計了一個橋段,讓新人演員當眾念十條網友諷刺自己的留言,不管多難聽多刻薄,都勇敢念出來。新人演員事先沒有做心理準備,念到第九條時,實在是忍不住,哭了。

導演擁抱了他一下說:「以前罵我的人更多,當有一天你念這些罵你的評論不哭的時候,你就真正的強大了。」

壓抑了很多天的新人演員痛哭一場之後,整個人豁然輕鬆起來,他面對觀眾,坦然地說:「雖然我和之前的演員相比的確有差距,但我相信,我會努力做到更好。」

新人演員在台前失聲痛哭,Echo 也在後台偷偷擦眼淚。他覺得自己和部門的努力是有意義的,任何事都是不破不立,逃避永遠解決不了問題。與此同時,Echo 看了一下微信動態,發現那個前同事果然酸溜溜地發表了一句話:在現場把人弄哭,你們的目的就達到了,是嗎?這樣的方式簡直是電影宣傳的恥辱。

Echo 拿著手機看了許久,很想和對方爭論。但最終,他忍住這衝動,同時果斷決定把對方封鎖。封鎖的那一刻,他覺得好爽。

「為什麼仙人掌要長那麼多刺?」

「因為它是仙人掌。」

「但是摸它的話,就會被刺到啊。」

「仙人掌生下來就不是被人摸的,就像有些人天生就是要被人封鎖的。」

還有一位朋友叫華子,是個極其熱情的女孩,跟不熟的人也能聊得歡天喜地,不到三句話,便能稱兄道弟,談出合作機會來。華子其貌不揚,但性格外向,說話語氣中時常潛伏著撒嬌的病毒。

我曾親眼目睹華子對 Echo 說:「哎呀,人家這個不會啦,你能不能幫人家搜尋一下嗎?」Echo 輕輕歎了一口氣,無奈地答應下來。給了結果之後,華子在一旁以誇張的語調說:「你好厲害,你最好了,謝謝你。」然後轉身消失在人海。

Echo 說華子是公關公司的銷售經理,手上有很多客戶資源,她經常拿著客戶的需求對 Echo 說:「你能不能幫我做一個提案,我好來跟客戶推薦你。」一年、三年、五年。據我所知,這些年裡,Echo 幫華子做的提案不只二十套,無論大事小情,她都把他當成查號台來諮詢,還包括查詢各種業界人士的電話號碼。

可惜,那二十套提案沒有一套被採用,全部一去無回。

我問 Echo:「用不用暫且不管,我只想知道,每次你把提案給她之後,她會給你任何回饋嗎?」Echo總是憨厚地笑笑,說沒事沒事,我只是出於好心幫忙,不求回報。

終於有一天,Echo 下定決心,也把華子封鎖了。那天 Echo 正在加班準備第二天的工作,華子又打電話來,一副撒嬌的語氣:「哎呀,今天見了一個化妝品的客戶,他們很想與時尚電影合作,你們有什麼現代電影嗎?今晚可以提案給我嗎?想要給客戶看看,對方還挺急的呢。」

Echo 愣了一下,想想自己手頭的事情太多,實在是完成不了,準備開口拒絕。華子卻自顧自地在電話那頭說:「唉唷,我還不是為了你好,多一些選擇多一些機會。你就幫幫忙,隨便寫一個提案吧。」

往事如跑馬燈,華子這些年說過的所有話在 Echo 的腦子裡快閃而過。每一次都是「 幫幫忙」 , 每一次都是「為了你好」,每一次都沒有結果, 每一次都「楊白勞 6」,每一次的隨便幫忙都要浪費 Echo 起碼五個小時的時間。

想到這裡,Echo 在電話裡快速而堅定地對華子說:「華子,我發現這些年我給你的提案都沒有成功。其實不被採用也無妨,好歹我也有其他的案子在跑,但是你呢?永遠都在做提案,永遠都沒結果。還有,每一次你都讓我幫幫忙,說隨便弄弄就好,可每一次我都很認真做好提案給你。你說隨便只是因為你很隨便。最後,我非常感謝這些年你一直想著我,為了我好。但不要因為你覺得為了一個人好,就可以不顧忌對方的感受而任意提要求。我說完了。」

掛斷電話的同時,Echo 徹底把華子在心裡封鎖了。

我在心中為 Echo 叫了一萬個好。聽一個老好人描述他被逼到牆角後奮起反撲的心路歷程,竟然那麼暢快淋漓。

我問:「還有嗎?」

他說:「還有一個朋友,老在我面前說這個不好、那個不好,也會跟我說他們的秘密和八卦。每次我都覺得他肯定是從內心超恨那些人時,卻發現他和他們依然混在一起。那一刻,我決定不能再和這樣的人聊天了,倒不是因為他沒有原則,而是我害怕成為他口中的那個人,我甚至可以想像得到,他如何在別人面前說我不好,但依然和我談笑風生。」

我們總覺得時間帶來的都是朋友,既然是朋友,就有相處下去、維護關係的必要。我們並沒有意識到時間也是河流,總有一些東西要被帶走的,唯有真正的珍寶才能沉澱停留。

後來

曾經寫給自己一段話:以前對自己不喜歡的東西,會很討厭。現在對自己不喜歡的東西,只會不關注。兩者之間的不同在於,不喜歡的東西已經不會再進入自己的生活了,就連討厭都浪費了情緒。

越來越發現,人年輕時,對於很多東西都是想「得到」,得到更多的肯定、得到更多的人脈、得到更多的信任、得到更多的機會。後來也一定會意識到,得到更多的肯定,就要表現給更多人看;得到更多的人脈,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去交際;為了得到更多的信任,就要付出更多的真心;為了得到更多的機會,就要撒出更多的網,守在岸邊更多的時間……當所有時間都用來交換之後,自己已經涓滴不剩。後來,大家都開始慢慢梳理自己的生活,剪枝剪葉,於是有了一個詞─「斷捨離」。

不要在意不在意你的人,不要考慮不考慮你的人,不要擔心不擔心你的人,不要花時間給不會為你花時間的人。

果斷捨棄掉我們不想要的、不喜歡的,讓生活變得簡單、純粹,我們要把精力用來做更重要的事。封鎖一些人,不是因為小情緒,而是為了大日子。放棄一些機會,不是因為不上進,而是為了更好地享受當下的生活。

著一襲素衣,迎風而行,能跑能飛,連微笑都像蒲公英一樣,四處飄散。

我坐在沒有人的長板凳上。

你經過我的身邊。

有人按下了快門。

每一個定格都是不經意的時候發生的。

你又如何確信那些關於自己的記憶是準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