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瑞珊閱讀散策,一位媒體人闖入了獨立書店的大叢林,從青鳥起飛,給城市人歸零而重獲新生的空間,讓我們從閱讀,重拾心靈的自由。離開舒適圈,告別閱樂書店店長,蔡瑞珊以閱讀為念,用獨立書店開啟人生新的旅程。閱讀《純真》在動盪的權力裡,找回自己的安定。(同場加映:

堅守下的初衷

「傀儡只要喜歡身上的線,就是自由的。」美國著名哲學家 Sam Harris 在探索自由意志時,2012年提出的觀點。然而傀儡的自由,在哲學世界裡,正如同自由意志是否存在,是一道難解的題。我更想問的是,在網路的世界裡:我們擁有初衷的自由嗎?

近日這本在美國引起一陣軒然大波的《純真》,作者強納森·法蘭岑(Jonathan Franzen)在面對令人困惑的網路世界,用書本拋出疑問:「打著純真的理想,他們開始要曝光所有秘密,人們是想追求純真,還是追求新聞揭秘所引來廣大的名聲與利益?」他彷彿以沃夫當作每個自我藍本,從神秘窺探隱私的網路裡,尋求佔有也尋求慰藉。(同場加映:

沃夫原是一位生在東德社會主義體制底下,終日躲藏在暗無天日的教堂地下室裡,生活被慾望所奴役,糾纏在年輕女體的世界裡,就在東德社會主義垮台後,他為了隱藏過去骯髒的真相,期待拿到不能見天日的檔案,在奔走過程裡意外成為了意見領袖進而掌握媒體發言權,從抵抗權力的階下囚成為被權力奴役的英雄。

《純真》:「我叫安德瑞斯.沃夫,我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公民,我正在監督諾曼街公民特別委員會進行的工作。我剛剛從史塔西的檔案樓出來,我看到一些情況,懷疑史塔西在粉飾太平。我沒有官方身分,我的任務不是在幫他們,而是要對抗他們。這個國家有太多化膿長瘡的祕密和有毒謊言,只有最強烈的陽光才能消毒殺菌!」

在極權主義的網路世界,每個人都擁有權力,也都被慾望奴役,正因我們在行動時,意識出現的好壞感覺,在哲學理論看來,只是伴隨著想要做事情慾望出現的副作用,總而言之,人是機械的,而意識是不存在。我們不過是跟隨時間流逝和天體運行不斷往前。

故事裡的沃夫被自我理念和名氣餵養,他判斷人性的價值與求生本能也都與名利相關,在網路時代的我們正是活在這般被操弄者的世界,其實你我都是甘願的傀儡,自以為擁有的初衷在慾望的選擇間不斷消耗殆盡。

故事軸線裡的另一個對比是女孩碧普,她的真實讓書中的純淨色彩對映在複雜世界有如一股清流,純真如她卻也曾徘徊在無盡的慾望裡,吶喊權力的可怕。

《純真》碧普:「她知道他很會表裡不一,只差他沒有親口承認,嘴上不停強調信任與誠實,卻只證明他是個偽君子。」有時妳的純真是「真」,因為世俗的眼光是「偽」,在他們的眼裡,這世界沒有純真,一切都是污名,所以即使真的也都變成偽的了。碧普正是在偽善和真善之間掙扎,在愛人與被愛間迷失。

當權力慾望的競技場走向了最後的親情時,《純真》一段內容由驚人的告密者對沃夫說道:「我知道你的行銷關鍵字是陽光,如果你將我寫的密辛公開,就證明對你來說,沒有什麼秘密是碰不得的。你會更出名,會有更多人知道你的傳奇。」

這本揭露他母親秘密的文稿,考驗沃夫將選擇名利還是純真?正如同權力的交鋒,各自思考的真與偽之間,已不必然純粹。當各方叫囂怒罵,爭論究竟誰的版本是對?「是我們控制了權力?還是權力驅使了我們?」可知的是:自以為擁有的自由意志其實比成為傀儡的自由更是可悲。

因此,在這個操弄與被操弄裡,人們往往會做出自以為正確的抉擇,自以為擁有自由意志,最終卻沈淪在權力慾望的名氣世界。初衷正是凸顯了極權生活裡的極大諷刺,回頭思考:哲學家們探討的自由意志,意志所掌握的純真只是一陣虛煙。

在權力鬥爭的世界裡,純真也許是假面,那麼書店呢?

經營書店以來,常有人問我書店核心價值是什麼?我總是毫無遲疑的回答:「初衷與信任」。這份真誠存在於每位創作者、書店和夥伴之間,所以人與人、人與書之間所傳遞的美好信仰即能連結彼此,擁有力量得以往前,這是種不需言語的善與信任。(推薦你看:

記得某個假日的午後我與 Cxcity 的蘇民碰面,當時正就青鳥書店的定位躊躇不前,我問他:「如果設計是書店的主軸,你願意成為夥伴嗎?」隔了一日的上午,他慎重的回答:「願意。」簡單的一句話,對他來說是承諾也是沈重的負荷。今年9月是 Cxcity 團隊赴倫敦參與設計雙年展的年度大事,這極盡忙碌的時刻,也是書店建築工程的顛峰期,他默默的按時將青鳥書店設計完成,默默監工、默默調度、默默進行,過程裡沒有聽他說過一句怨言,這樣的默默與信任成為安定我們團隊心裡的重要力量。

初衷與信任正是需要經歷時間和事件的考驗,有了事件的發生,經過考驗,才有夥伴。事件正是慾望與權力的誘惑,也正是自由意志能否存在的界線。彼此的脆弱在面臨利益時,若能比較不受誘惑、比較不背離初衷,這一點僅存的極渺小,是人性之最珍貴。

一隻鳥飛過去了,天空還在,有時候,事件過去了,時間繼續走。如微光般的自由意志,在變動的時間裡能夠堅守就能成為重量,其中的真與善讓人們不至於在這個茫然的時代裡潰散,正因為它是這麼明顯的存在,因此在無論多複雜與困頓的環境裡,初衷更顯珍貴。


青鳥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