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跟多數人一樣,希望被別人接受,所以活在別人的期待中,忘了真正的自己?如果你只是為了想當個普通,跟大家一樣的人,而忽略了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那你可能會在生命的某一天突然覺得不滿足與失望。真誠地面對自己內心的聲音吧!你是不是總覺得在做的不是真正的自己,也許聽從內心的聲音,比你現在正在賣力做的事來的重要多了。(推薦閱讀:

不再只做別人期待的事

我們發展成配合者,最重要的不是自己的需求和願望,反而是小心翼翼不要變成醒目的人,希望能夠順利被別人接受。這讓我們的內心感到非常悲傷,而這樣的悲傷,讓大部分的人面有愁容。

我們很早就學會留意別人認為何謂「對錯」,這發生在還需要依賴他人的時期,是我們當時聰明的選擇;若不如此,我們在心理上(有時生理上也是),無法安然度過那段時間。在兒童和青少年時期,我們學到避免父母的指責和否定,盡可能讓他們滿意、稱讚,或者至少不要受到批評、不要被看輕。(推薦閱讀:

雖然配合他人的期待和想法的時期早已過去,但我們已經學會並習慣避免做出引起負面評價的事、迴避批評與傷害,這就像本能一樣深深影響我們,並且在往後的人生,繼續影響我們的人際關係。

你總是希望被別人接受嗎?

很多小孩在某一段時間會開始叛逆,不接受父母、保姆、幼稚園老師等所提供的事物,或者反抗他們禁止和規定的事,第一次這種行為發生最激烈的時候,被稱作幼兒的「叛逆期」,第二次才是在青少年時期,他們可能根本還沒有聽見他人對自己的要求是什麼就已經說「不」,他們是在利用自己的行為,得到比「聽話」更多的關注。(同場加映:

除此之外,這也幫助他探尋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但是,多數人終其一生都沒有成功找到。他們常感覺自己的生活和做的事,並不是真的讓內心感到輕快喜悅的,卻也沒有勇氣去追尋什麼才是自己真正感到快樂幸福的事、什麼才是自己真正想要成為的樣子。

就這樣,很多人發展成所謂的「正常人」,他們的心靈已經預先配合別人對他們的要求,避免別人不希望看見或者聽見的事,例如我們都聽過這句話:「那別人會怎麼說啊?」就算根本沒有別人在場,也會表現得像是「希望別人不要覺得我們很奇怪、不要認為我們不好、也不要讓別人知道我們真正的感覺」。(同場加映:

我們發展成配合者,最重要的不是自己的需求和願望,反而是小心翼翼不要變成醒目的人,希望能夠順利被別人接受。這讓我們的內心感到非常悲傷,而這樣的悲傷,讓大部分的人面有愁容。

「正常人」的理智大概會對此提出反駁:「是這麼說沒錯,但是最低限度的配合是必要的,如果每個人都做自己想做的,那我們人會往哪裡發展?」沒錯,我們會往哪裡發展呢? 你自己認為呢?

我的心告訴我,我們會到達天堂,如果每個人都跟隨自己心的願望去做,我這裡特別強調不是「想要的」,而是「心的願望」,這是關鍵的分別,問題在於許多人並不知道或還不知道什麼是「心的願望」,因為他們少了一種與心敏銳的連結。

心的律動都是出於愛,當缺乏愛的時候,往往也會少了心的感受;我們意志上的願望,卻通常來自我們內在那個受了傷的孩子,來自他的經驗世界,滿懷憤怒、恐懼、憂傷等壓抑至今的感覺。(推薦閱讀:

如果每個人都去做自己內在那個受了傷的孩子想做的事,就會到達現在的處境:身處在一個自己製造出許多的衝突和傷害的地獄,一個充滿暴力、竊盜、謊言、謀殺等等的世界,每份報紙都充斥了這些事。

一味配合人們做或不做的事是沒有意義的;完全不自覺地做自己當下想做的事,也不會讓我們成為一個幸福的人。因為對於大部分人而言,這個「我們」背後藏著的是內在那個受傷、害怕、憂愁或者憤怒的小孩,他讓我們的想法和行為變得冷漠,如果沒有意識到內心這個小孩的存在並接納、學會去愛他,就會被他所控制。

心裡的小女孩、小男孩的行動都不是出於愛,而是被過去經歷的影響,是那些沒有被愛夠,不滿足、失望、受傷甚至受到虐待的經驗,在傷口還沒有癒合前,這些人和他人的共同生活將是充滿痛苦的。

如果我們一直沒有意識到這種關聯性,就會不斷嘗試去配合滿足別人,而不是讓我們的生活變得開心、幸福和滿足,了解其背後的意義並不困難。我們所追尋和渴望的是肯定、認同和愛,我們努力想避免遭遇批評和拒絕,請誠實地問問自己:在我的生活中,什麼時候我會做別人期待的事?

在哪些關係中我背叛了自己的心,是面對父母、朋友還是伴侶的時候? 什麼時候我的理智會告訴自己:「我別無選擇,我必須……」這種對於自我背叛的大清算是進入自由的第一步。這樣的思考需要你的真誠、勇氣和時間,請慢慢仔細地檢查,在人生中什麼樣的情況下,你不是完全的自己,在什麼人面前你無法做自己,什麼時候你會偽裝、不說出真實想法、不做真正喜歡、開心的事?

選擇真誠面對自己

一個人如果想要生活得開心、正直,就要選擇真誠面對自己。如果不能用心保持、維護這份對自己的誠實,最後也會欺騙身邊的人。這是可以理解的人性,因為我們不敢走自己的路,所以,多年來我們經常欺騙自己,而回頭看過去的幾十年,可能是件難受的事。

那些年裡,我們並不是自己關注和愛的中心,我們總是擔心其他人,常常為他們犧牲,這種犧牲一點也不值得,往往只會剩下一個受挫、憤怒或者悲傷的人,在生命的終了,發現已經錯失了愛自己和為自己活的機會。

踏上屬於自己的道路,不再跟隨群眾的腳步,這是件需要勇氣的事,你可能會遭遇到他人的批評,因為有人不再配合舊的遊戲規則會讓他們害怕。你可能已經遇過別人責怪:「你不像以前那麼正常!」或者「你很瘋耶!」我希望在未來,你能夠不帶諷刺、親切地回答:「謝謝稱讚!」

現在,我們正需要更多「瘋狂的人」脫離正常的軌道,用自己證明,帶給他人勇氣,如同一盞明燈提供指引,只有這條道路能通往充滿喜悅、熱情、滿足的人生。我們不是為了對抗別人,而是為了自己而這麼做。

「自私」常會隱藏在這種說法背後,然而這不是自私,剛好相反,有勇氣、懷著愛並聆聽心的語言,不再為了一點他人的認可而扭曲自己,如今新世代正需要這樣的人,可以在真誠與愛中讓人生的路不再崎嶇,讓週遭的人看見一個幸福的可能。因此,請在你自己的意志下做出決定,是否要走上這條嶄新的道路,前方等待你的,是無限幸福的可能。(同場加映:

過去的十年間,數千人已經被我的演講以及冥想課程的內容所鼓勵(我將其中內容錄製成 CD ,免費供人複製與贈送),或者受到我的文章、書籍所激勵,離開盲目如同沉睡的隊伍,不再走那條不自覺、冷漠的道路。

他們停止讓自己的心不斷妥協,他們不再只做別人期待的事,他們不斷察覺到過去的朋友、身邊的人會用冷漠甚至施加壓力,為了讓他們走回老路,這種經歷讓許多人感到難過。如果一個人被愛、被喜歡,只是因為他沒有違反「正常人」的「會員守則」,而一旦違反了,就會被撤銷被愛的資格,受到排擠,毀謗、言語的攻擊,這些都屬於家庭、公司、鄰里、社交網路中的基本戲碼。

假使多數人想走 A 道路,若有人不一樣,要走 B 那條路,這個人就會因此受到批評。那麼多的人不寬容,他們打擊別人想走自己道路的勇氣,這種行為代表著他們心中的恐懼有多麼嚴重,因此排擠和批判他人。

不過,好消息是:有勇氣的人一段時間後,會吸引和他們情況類似的人,是能夠理解他人的人。這些人明白真正的幸福、內在的和平、強烈的喜悅與無所拘束的自由,是只有當一個人面對自己的心,選擇誠實、真心與愛才能獲得,不再受限於「正常人」不健康的規定和限制,因為,那是出於人類迷失和被馴化的理智。我們正站在一個新的起點,你想要成為擁有愛、新時代先鋒的一員嗎?(推薦閱讀:

Ask Yourself 勇敢問自己:

.我是否很在意別人怎麼說?

.我是否不希望引起他人的注意、不要認為我不好、也不要讓別人知道我真正的感覺?

.什麼時候我會偽裝、不說出真實想法、不做真正喜歡、開心的事?

.在什麼人面前我無法做自己?

.在人生中什麼樣的情況下,我感覺不是完全的自己?

.在哪些關係中,我會選擇背叛自己的心,是面對父母、朋友還是伴侶的時候?

.在生活中,什麼時候我會做別人期待的事?

.什麼時候我的理智會告訴自己:「我別無選擇,我必須……」?

.我是否了解自己「想要的」和「心的願望」之間的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