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國文課本教我們這樣背誦「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但往往只有紮紮實實地痛一回之後,我們才會明白,「人生苦短」不是虛妄,在這無常的世間,你所擁有的,只是現在。(推薦給你:

故事的開始

王晨之腳步輕柔地走上臺,她攏了攏披肩的長髮,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紙條,她將紙條打開,上面寫著一個大大的英文單字:「NOW」。

王晨之揮揮手中的紙條,緩緩開口:這張紙條貼在我的電腦前已經有兩年的時間,我要講的故事,就從這張紙條開始……。

 

兩年前的夏天,我去參加一場研討會,我遲到了,匆匆忙忙坐下,看到隔壁已經坐著一個男生,我禮貌地問好:「你好,我叫王晨之……。」

「妳叫王晨之?」我才剛說完我的名字,他就瞪大眼睛望著我。

「是啊!我叫王晨之。」好怪啊!他幹嘛這樣盯著我?

他十分驚喜地回答:「我也是耶!」

「你也是什麼?」

他舉起名牌,「王晨之」三個字赫然躍出,「我也叫王晨之!」

「天啊!你也叫王晨之!」我好驚訝,這是我第一次遇到跟我同名同姓的人,而且是個男生。

「我常被人家當成女生,被叫成王晨之小姐。」他哀怨地說。

「我也常被人家當成男生,被叫成王晨之先生。」我心有戚戚。

更有趣的是,我們兩個從小都被爸媽叨叨叮嚀著:「一日之計在於晨,千萬要把握時光!」但其實我從小就不是行動力強的那種人,總覺得人生沒什麼好急的,想做的事情,今天沒做,明天再做也一樣。

沒想到,他說他也是!

叫做「晨之」的我們,其實都愛賴床,根本沒有如同我們的名字那樣活得積極進取。

你所擁有的,只有現在

研討會結束後,我們交換MSN。

我家裡住在中壢,不過我平常是在台北上班。

他則是住在高雄做事,我們一北一南,偶爾在線上碰到就會聊聊天,但大家工作都忙,後來漸漸少了聯絡。

有陣子,我發現他的MSN一直顯示離線,不知道是不是我們上線的時間不一樣,不然為什麼好久沒遇到他?而說實在,我沒有什麼重大的事情要聯絡,所以也沒有打電話問候他。

又隔一陣子,輾轉聽說他生病了,而且似乎病況不輕。

我感到很錯愕,跟我同名同姓的人,在另一個角落痛苦,我內心有一種莫名的罪惡感,不知道病魔會不會本來是要找我的,可是他卻替我承受了?我很久沒有他的音訊,可是我也從來沒有想要主動關心,我的疏離,更讓我覺得不安。(推薦給你:

聽我們共同的朋友說,王晨之很低調,不太希望大家知道他生病,也不太與人聯絡,我決定買一張卡片,用一種不打擾的方式,將祝福靜靜地寄給他。

那個週末,我回到中壢的家,馬上去書局買了一張卡片,我挑了很久,選了一張晨光美景,畫面是清晨一望無際的草原,在蔚藍的天空下,一陣風吹過,草隨風動,露珠在葉面上圓潤發光,燦爛的陽光照耀大地,充滿光輝與希望。

我不太知道怎麼安慰一個生病的人,斟酌了半天,我只寫了:「請你記得,有另外一個晨之,在另一個角落,一直為你加油打氣!」

星期一一早,我睡過頭,匆匆忙忙從中壢趕回台北上班,忘了把卡片帶出來,等我想起來的時候,人已經在公司了。「下次回家一定要記得寄卡片。」我這樣叮嚀自己。

偏偏,第二個週末,公司忽然要加班,我沒有回中壢,當然也就沒有寄卡片。

錯過了 Now,就是永恆

就這樣糊里糊塗又過了一週,有天上班,我打開電腦,連上MSN,一則離線訊息彈跳出來,竟然是他留給我的。

他沒有提到他的近況,當然更沒有提到他的病痛,只有簡短的一句話,寫著:「想做什麼,就是NOW。」

我看著銀幕畫面,發呆良久,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寫?他是有所感觸,還是要提醒我什麼?

我再度跟自己說,這個週末回去,一定要把卡片寄給他。

終於,又到了週末。

我加班回到中壢的家已經是深夜,雖然疲累,但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抽屜翻出卡片,我想著,今天已經太晚了,明天一大早我一定要去郵局把卡片寄了,這次絕對不能再拖延!

偏偏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傳來一封簡訊,是我們共同的朋友傳來的,上面寫著:「王晨之走了」

我手上拿著要寄給王晨之的卡片,呆望著簡訊上面的字,「王晨之走了」。(推薦閱讀:

只有五個簡單的字,我卻怎麼也看不明白,怎麼會這麼快?我的卡片還沒有寄出去,怎麼就走了?今天沒做的事情,拖到明天,不行嗎?真的來不及了嗎?

過了許久,我才發現,我的眼淚,一滴一滴滴在卡片上,收信人位置「王晨之」三個字已經被淚水暈開模糊。

「想做什麼,就是NOW。」

我忽然明白他為什麼要留這個訊息給我,如果我早一點寄,如果我不拖拖拉拉,如果我積極一點,那麼他至少可以收到我的祝福,知道我的心意,就算在生命的最後,也能擁有一絲溫暖。

「想做什麼,就是NOW」的體悟

從那時候起,我將NOW這個單字貼在我的電腦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生命不容等待。

兩年下來,這個字現在已經緊緊牢牢地貼在我的心上。

這是地球上消失了一個王晨之,帶給另一個王晨之的啟示。

我要把另一個王晨之的生命加倍活下去,想做什麼就放手去做,想愛誰就大膽去愛,想念誰就大聲說出來,一刻都不猶豫,NOW,就是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