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努力改變自己來迎合別人,時間久了,你覺得好累。上司、同事、朋友、家人,有無限對,待你不公的眼光,審視著你,才發現你無從改變起。我們在生活中需要面對太多別人的期待或要求,當你覺得不舒服,不快時,那就是真的不適合,所以無須刻意為了討好而改變自己,那些偏袒永遠在別人的身上,而你永遠只需要做你自己就好。(同場加映:

「雪兒,我最近心情好不開心,總覺得家人總偏袒其他人,對我總是不理不睬,我感到無奈又憤怒,討厭到不想回家,該怎麼辦?」

「雪兒,最近公司的某一個同事似乎很討厭我,處處都在刁難我,我還要在這家公司繼續待下去嗎?」(同場加映:

「雪兒,我男朋友都一直無法照我想要的方式生活,相處起來很沮喪,他總說是我想太多,是不是我們不合適?」(同場加映:

親愛的,你知道嗎?其實並不是你不好,也不是對方刻意對你不好,而是被所謂的「負面情緒」綁架,還有「期待」價值落空。每個人總希望得到公平的對待,不管是親人、愛人跟職場,但總會不甘心:

為什麼同樣都是女兒,爸罵總是溺愛小女兒?明明就是女朋友,為什麼每每電話一通來卻不如兄弟重要?職場工作內容都一樣,為何跟隔壁的 A 小姐的薪水卻差了一截?

實際沒有多少人能做到真正的公正公平,尤其只要扯上人,就會有不同的觀點跟偏見,「偏心」是每個人喜好厭惡的看法,有時候討厭某個人,不是他做錯什麼事情,或是喜歡一個人,也不是他對你好,最終只能歸咎個人觀感,有些人就是一眼定生死,問你為什麼不喜歡她,一句話「磁場不對」。

二十幾歲時,若遇到這樣的人我會很受傷,因為在意別人對自己的想法,甚至希望可以改變「磁場不對」的氛圍,總覺得只要努力就能得到別人的好感,慢慢的為了討好別人失去了自己。

或許過了幾年家人就會看到我的付出,事實上父母特別疼愛誰是天性,就像爸爸寵愛女兒是天性,要他們溺愛兒子的確有是少數;或許多幫前輩跑腿辦事她們就會讓我融入公司的小圈圈,事實上老鳥都喜歡欺壓新鳥,公司都喜歡配合度高的員工,最終利益當頭前,她們也只會壓著你的頭往上踩。

男女朋友當然也是,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熱戀時還可以盲目,但盲目總有結束的一天,硬是要把另外一個人改造成自己想要的那個人,或許對方也會思考,是不是為了你要犧牲下半輩子一生,過著別人期待的生活。(同場加映:

「偏執」是我們把情緒投射在別人的身上,同時也會造成了情緒上的壓力,然後變得吃不好睡不好還會憂鬱,但往往看到施壓者的處境,竟然還可以開心快樂逍遙自在,就整個憤憤不平。

親愛的,認清楚「壓力」來自你不是別人,有些不是討好、爭取就可以得到公平,放下情緒上的不安,甚至換個方式解讀所遇見的困境,那麼許多情緒上的問題就迎刃而解。舉例來說天下哪個父母不偏心,或許上輩子爸媽欠小女兒的債比較多,小女兒要什麼隨叫隨到,對你雖然不見得這麼寵愛,但也是也有愛,手心手背都是肉,何必計較愛多愛少,大部分人對父母的愛其實也是有偏差的,不是嗎?

公司的討人厭同事每次訂便當都跳過你,聚餐也不約你,請樂得一個人吃飯,你是去公司上班,又不是玩小圈圈,何必非要所有同仁一家同樂才可以,除非她在你工作內容刻意刁難,也就不要為了爭一時之氣,把對方當仇人,頂多當空氣。

男朋友總是低頭玩手機,女朋友總是亂買東西,念了一萬次都無法改變,或許這就是她們在紓解壓力的方法,刻意的改變另外一個人,只會讓他感受到委屈,委屈之後累積淚水,最終還是只能走上分離。(同場加映:

三十歲後,逐漸明白不需要刻意在去迎合什麼人,或是特別羨慕什麼人,畢竟自己的底有多少,手指掐著幾兩重也明白,要卑躬屈膝刻意討好別人,這種馬屁精也漸漸做不出來。

努力過生活才是當下最重要的事情,慢慢放下情緒的包袱,對於成功與失敗的執著,當你明白自己是誰時,或許就不會困惑「得不到、愛不到、要不到」的沮喪中。(推薦閱讀:

別人對你的偏見,永遠也是別人的,不應該隨便加諸在自己身上,你對別人的偏見,也只是你自己的,也不需要刻意改變,因為也很難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