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銳設計師黃薇替台中歌劇院操刀制服,從「打造精緻工藝」的角度出發,扭轉過往人們對制服的既定想像,一片讚好!駐站作者凡寧談起黃薇,喜歡她不同主流的設計理念,也藉由最近的新聞討論,邀請我們思考台灣對美感的態度。(同場加映:

三年前在柏林時裝周上遇見黃薇Jamie Wei Huang,一頭黑長髮、有雙大眼睛,體型瘦小的她看來像是為時尚雜誌中的平面模特兒。儘管那時候黃薇還沒有出道成立品牌,卻可以從專訪中感受到她對時尚與美感所擁有的不同信念;這份不同於主流的設計理念使得她的作品辨識度高、顯得出眾,也在短時間內迅速累積忠實的愛好者。

隨著台中歌劇院開幕的新聞發佈,黃薇所設計的歌劇院工作人員制服的話題也在台灣設計與時尚界創造許多熱門討論話題。在網路上被大量轉載的官方制服形象照片不僅獲得許多正面評價,也同時刷新我們對於「制服」的刻板印象。

維基百科中對制服的定義為:「制服是指一群來自相同團體的人穿著著統一樣式的服裝,用以辨識其正在進行的共同事情,或者用來分別其職業或特別身份。」在不同時代的變遷下,現今制服則提供了一種意識形態上的整體性,藉由制服在視覺上所傳遞的意念與包裝手法來傳達特定團體的信念與精神。(推薦給你:

歌劇院開幕當天,網路上隨即傳出歌劇院工作人員的制服實穿照片;實際穿搭情況與官方形象照之間的落差讓民眾對於這套制服的設計有不同解讀與評價。大多評論一般素民的確無法在視覺上展現出模特兒穿著這套制服的氣勢,另外也傳出在實品與形象照片中的制服材質與質感似乎有異的疑問;不過藉由一套制服的反向落差,我們可以藉此討論台灣(官方與民眾)在美學上的盲點。

在與黃薇的採訪中已經確認其實形象照片中的制服材質與現場工作人員的成品無異,不過大眾都忽略了攝影棚所呈現的整體美妝髮型造型、燈光與拍攝角度等,都是為了完整呈現制服的設計理念與希望傳遞的精神。

網路上被廣為流傳的素民實穿照片則由一般民眾與新聞記者所拍攝,不僅在取景角度上不如攝影棚內精確完美,同時,現場工作人員在服裝造型儀容上的私人準備與歌劇院對於員工的要求也無法呈現一定程度的美感。

有人認為,政府單位、公家機關的工作人員並非時尚業的從業工作者,專業上的服務表現理應重於造型上的譁眾取寵。這套制服之所以亮眼,除了設計師黃薇非尋常的設計手法與理念之外,其實台中歌劇院所展現的胸襟與氣度才是破折重點。

屏除一般公家機關、行號購買現成品制服再加以修改的舊有模式,邀請獨立設計師加入歌劇院團隊,以架構於現實面的機能性與實用性發展成的設計理念,配合上既有的預算與公家單位章程;設計手法各有巧妙,因致而生、因機能而生的形式再配上獨具發想設計師自有一套的發展信念,才有了這套適合四季穿著的相對應制服,一款可以放置文具、導覽機具、名片等工作上需求的皮腰包,以及適合長時間站立工作者穿著的鞋款。

當團隊的前置作業如此縝密地被構思執行之後,回歸到現實面,我們是否有足夠的美學態度(而非外在高矮胖瘦美貌與否等條件)撐起這套制服?

制服的出發點原是一種美意,後來卻成了一套讓大眾可以規避、躲避於後的衣著框架。免於麻煩,所以套上制服;不用多想,所以穿上一套大家都一樣的規範。求學時期的制服噩夢一路延伸成了社會上的美學套路;因為是制服,所以失去自己的風格似乎是理所當然的想法。

真的是這樣的嗎?

還記得學校教官站在校門口檢查服裝儀容的情景?制服所營造出的團隊精神象徵已經被「省下諸多麻煩」而取代;師長要求我們心無旁騖專心讀書,任何在外表形式上的心思都應該被限制。(推薦給你:

制服最美的關鍵點在於,因為穿著者的氣質體型都不同,這份獨特的美感加諸於公式化的制服之上時,才有了畫龍點睛的效果。以台中歌劇院為例,大費周章製作出制服之後,在員工對於造型上的美學培養其實可以繼續發展,而非一味地要求夾上瀏海、乾淨、綁馬尾;省下許多麻煩同時卻忽略了並不是所有個體都適合這樣的制式條件。另外,如果有位造型顧問可以以員工的獨特氣質為前提,適時適當地給予工作人員在髮型、彩妝上建議,這樣一來台中歌劇院這個國家的門面形象可以更完整地呈現。

以員工個人面來說,驕傲地套上一套全台灣職場人員都想穿上的制服同時,我們的腰桿與肩膀是否同時乘載了同樣的自信態度來撐起這套令人讚賞的服裝。在細微的做法上,施以淡妝、展露出適合的髮型,在套上制服前注意與保持燙熨整潔度都是最基本對於一套制服服儀的尊重。

美好形象的包裝與工作上的專業態度其實可以並存;不過如果我們以制服當作盾牌而反躲其後,所造成的效果與德國為了一掃納粹陰影而全面性取消學生制服的鴕鳥態度可以相提並論;只是一體兩面的問題罷了。

台灣人的靈魂裡有美的因素存在,卻在大多時候我們與舊體系妥協、與自己妥協,放棄了諸多可能性。(同場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