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與植劇場合作為期一年度的「女人迷 x 植劇場 Drama 實驗所」,專訪《戀愛沙塵暴》編劇溫郁芳與主角柯淑勤,談青春至中年的愛情轉變,從戀愛到婚姻做一個妻子、做一個媳婦,更要做自己。(延伸閱讀:

你還記得被台灣電視深深感動是哪一部戲嗎?《流星花園》曾掀起偶像劇的風靡、《痞子英雄》帶動電視電影的優質產製、《他們在畢業前一天爆炸》讓短片與劇本更被重視....。這些年,這樣振奮人心的戲劇好像少了,許多人對著電視圈搖頭,而好風光卻挺出身來,以王小棣帶領的《植劇場》系列,企圖改變電視圈萎靡生態。

首當其衝以《戀愛沙塵暴》打頭陣,從青春到中年,從少女轉身為歐巴桑,探問在柴米油鹽裡,我們還能戀愛嗎?從戀愛的敘事爬梳出女性生命經驗的幽微與壯闊,讓看電視不只是娛樂,在笑聲落下後,心中激起的漣漪讓你從迷惘中靠岸。(延伸閱讀:

溫郁芳X柯淑勤:從少女轉身少婦的《戀愛沙塵暴》

這次我們邀請兩位大來賓從《戀愛沙塵暴》談女人,其一是的領銜編劇之一溫郁芳,你不一定認識這名字,但你一定看過她的戲,溫郁芳作品多元,從《我在墾丁*天氣晴》、《波麗士大人》、《含苞欲墜的每一天》到《植劇場系列-戀愛沙塵暴》,她試過以小火侯醞釀故事,也能用大火炒熱生命。

另外一位是在劇中飾演中年媽媽的戲劇界大佬柯淑勤。在演藝圈子裡,人人喊柯淑勤一聲柯姐,她演活的角色,比我們經歷過的悲歡離合更多。柯姐螢幕前有豪爽女人的氣魄,她卻說:「都是裝出來的。」

人到了五十歲還有問號,是不是很美的事情?

「豪爽都是裝出來的,那是我的保護色啊。為什麼會這樣?是因為我怕,我膽小。我覺得我是很不融入於社會的,所以特別要裝個樣子,讓人覺得我好相處。」柯姐說無論做女人還是做演員都是,有太多框架包袱:「我不是社會可以控制的,我也覺得自己不適合這個體制,所以你看我很少接受專訪,因為我不是明星,我是演員。

溫編劇特別好奇柯姐「不容於社會的特質」是什麼,柯姐說是自由。

「我希望大家都能自由,現在的社會是你特立獨行就無法在人群裡生存,這個社會上有很多樣態的人啊,沒結婚的、失婚的、單親的、結不了婚的,不論哪種狀態我們都想擁有愛與自由,可是很奇怪,人對愛的想法不是自由,而是擁有,所以你如何愛到自由?我覺得也是劇本給我的思考,愛的終極,為什麼只是佔有跟慾望?」

中年的叛逃:做一個快樂的女人吧

柯姐說自己飾演的角色有一段中年婚外情的機會,她其實希望主角就走出去吧:「我會覺得她可憐,捨不得。我希望她踏出去,而不是回到老公身邊。我希望她發展另一段美麗人生。」溫編劇說可是有時候那種叛逃,不一定是社會可以接受的。

劇中不只描述媽媽的婚外情,也寫了父親的婚外情,都來自溫編劇耳聞的故事:「我聽朋友說過,在爸爸臉上看見了一生都沒看過的表情,那就是對一個陌生阿姨說話的時候。但是這個表情,始終沒有發生在媽媽身上。」(推薦閱讀:

那是一個男人對女人的表情,而非爸爸對媽媽,所以我們的婚姻,到底成全了什麼?

這部戲的大觀園,就是我們這一輩與上一輩的戀愛縮影,蒐集了媽媽一輩的不快樂,與子女世代的戀愛經驗,溫編劇說:「我希望世代可以互相理解跟對話,這都是我們的成長經驗。雖然《戀愛沙塵暴》是詮釋荒謬愛情的喜劇,可是你不覺得,人生比戲還荒謬嗎?」

柯姐說:「你背叛社會,就是要被指責、謾罵,但我們人又要靠社會生存。我很希望她(劇中角色)跟洗衣店的老闆就走了,你為什麼不跳入新的體驗、踏入另一個關係。」

「人到了五十歲,還有問號,是不是很美的事情?」

柯姐說著,我與溫編劇都專注凝視著她,那個此刻,她是我們眼中最為美麗的女人。有問號,就是還有追尋、還對世界渴望,柯姐說這是自己從結婚到離婚很深刻的體悟,你的人生還存在我可不可能、可不可以的曖昧,是很令人心動的。

我瘋狂過,錯過都不可惜

溫編劇點點頭,說對呀柯姐,所有你現在擁有了一片森林。柯姐笑應,有沒有森林我是不知道,確實的是:「離婚以後,你反而更珍惜自己。你過去沒有太多時間留給自己,一個人的時間很奢侈呀,現在我最珍貴的時間,真的就是下戲後開車回家那段時間。」(同場加映:

溫編劇欣賞柯姐活得比誰都反骨:「我很羨慕柯姐,我覺得女人就要活到這樣,我多希望我媽媽可以出去玩,我媽媽有陣子每天都要找我,因為沒有生活重心呀,不是看韓劇,就是跟爸爸相看兩瞪眼。」

柯姐說自己是狠狠瘋過了,才能到這一步。她談過一次婚姻,婚姻太容易成為愛情的死穴:「生活的瑣事柴米油鹽都是灰塵,你會被太多灰塵掩蓋,就看不見愛情。除非你們可以經常停下來擦拭灰塵。」溫編劇回應,確實我們這個世代很多女人都是這樣的:「含苞也是這樣,當時我身邊有兩群朋友,結婚的跟沒結婚。但不論是誰,我相信每個人都渴望感情。」

溫編劇說柯姐談的愛很有意思,可是自己劇本裡的愛情,還是很多人的綜合體,劇中有個角色設定「嬌嬌」,人如其名驕縱,像個恐怖情人時時想佔有你:「其實每個人在戀愛,心裡都住嬌嬌,你無時無刻想跟他在一起,角色成立後,角色會有自己個性,我們可以把自己的生命經驗跟態度放進去。」

問柯姐還想不想愛,她分享自己散步路線有一條上坡,每次她都是自己走那個坡,看有四十幾歲的夫妻各走各的,有五十幾歲的夫妻牽著手:「我就想,媽的為什麼每次我都一個人在走這個坡,有天有個男的說,要陪我走,我突然覺得不想要,我就就想你可不可以不要陪我走。就是這樣吧,很多時候我寧願一個人去吃小火鍋。」

「你尊重自己的愛情,你也會尊重自己。我瘋狂過,所以不可惜。」

痛過哭過,才懂愛

溫編劇說劇中有一幕,她一直很深刻,那或許是我們年少時都對愛情提過的疑問。角色亦謙在與同學太妹討論愛情時,亦謙問太妹:「是不是我們無法一直愛一個人?」太妹回答:「你沒有愛過,你怎麼知道。」(推薦你看:

溫編劇說:「那是青春期的疑惑,可是在戲裡,我們還是可以看見所謂大人們的混亂。我們一定要成為更好的大人,是從這些小孩身上得到的感情期待。」

柯姐說青春是無價的,青春就是你做錯還有時間修復:「你必須在感情挫折,才能找到對的人。受傷是為了累積你的厚度。我自己的女兒兒子,我都叫他們試試看。他們老是擔心這擔心那,我都說,就去,會痛一定痛,會哭一定哭,但是去了才知道。」

你沒有愛過,你怎麼知道。留給青春或中年,都是這麼一句話。

訪談間我常看著溫編劇,聽柯姐談完一段人生又續問,她按捺不住編劇的性格很是可愛,在觀眾面前,溫編劇有不能曝光的自己。可是她寫劇本,或許已經道出她的脾性與銳利的雙眼。我感覺她已經在柯姐談自己散步時又構思完一部小劇本。

她們之間有一名好演員與好編劇的惺惺相惜。柯姐老說自己是神經病不服世故,溫編劇就說,你會找到另一個神經病。這兩個女人都不典型,溫編劇帶有中性氣質,她提問的都是社會價值,以及作為一個女人,我們可不可以活得不那麼女人。柯姐則像一匹脫韁的馬,沒人能阻止她奔馳。

x

要瞭解女人一生的史詩,一部劇本是看不完的。但如果想品嚐戀愛的皮毛,歡迎來到《戀愛沙塵暴》,在荒唐的人生裡,找到自己思考的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