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弋的【那些年|那場戲】專欄連載,從戲裡頭帶我們閱讀生活。最近台灣針對「性侵」與「合意性交」有許多討論,微弋在 WEF 的聲音工作坊現場,也有一個女人緩緩說出自己被性侵的過往,說出口,是因為覺得該發出自己的聲音,是希望自己的傷痛經驗,終能帶給更多人力量。(推薦閱讀:

在酒吧一晚的深聊,與演員的深度對談、交流;以及表演本身對學員的震撼,似乎在學員心中無限迴蕩,產生了美好的效果:隔天早上上課時,我感受到整體氣氛之改變。大家迫不及待的想開始上課,所有的練習似乎都全力以赴。幾個本對練習們些許嗤之以鼻的學員們,變成最熱烈參與的一群。他們問問題,努力達成老師的指令;而當他們終於可以上台嘗試的時候,興奮的程度像想拿糖果的小孩子!

接下來的幾天,我看見每人驚奇的轉變:對老師的信任感大增,對自身的好奇心上升,對自己能從表演課中學習到的事物感到興奮。

他們不再是一群厲害的領袖,身上包覆著形象或沈重議題的包袱;而是一群心胸開敞的學生,帶著一片空白的畫布,迫不及待的想畫上豐富的顏色。笑容、自然產生的情緒、以及學習的快樂,像花朵一株株的綻放開來。我覺得好快樂。好開心我參與到的那一齣小小的戲,改變了這一群人看世界的眼光,甚或是,看待自己的眼光。

急於學習的熱情。
示意圖:我看見所有人急於學習的熱情

尾聲:最震撼的驚奇

工作坊的最後一天,學員們除了課堂上練習過的分組小景呈現之外,他們也各自準備了一小段『演說』。這段內容,可以是向我們訴說你堅信的公司理念,解釋你現在工作所奮鬥的夢想遠景;或你本身遇見過的, 激發你成為現在的樣子的事件故事。

老師們希望學員們準備這段兩分鐘左右的『台詞』之目的,是試圖真正運用這星期課堂上學到的表演技巧,到之後這些領袖菁英們可能遇見需要開口說話的場合。誰知道,搞不好坐我隔壁的這位仁兄,下星期就上 Ted Talk 跟兩千名觀眾解說他前無古人的新發明了。

緊張的學員們一個個輪流上台,有些人分享了小時候被歧視的經驗,因為那些被歧視的經驗,激發了他成為重量級電腦工程師的決心,好能在同學會上正眼看著歧視者「你以前看不起的那個矮黑中東人,正在改變世界」的驕傲感。有些人說出終其一生的信念:「致力於用永續性的食品製造,有機,衛生,健康,安全的原則;希望為此教育人類,不要因自身的食慾為而破壞環境生態。」

而這一位女性,姑且稱她S,站了上台,開始緩緩地向我們說了她的故事:

她的第一句話:「大家好今天我要跟你們分享的事是,我六年前被性侵犯的故事。性侵犯的過程跟細節過於難堪,也並沒必要在此說明,因為那並不是我的重點。我不要重現事發現場去讓加害者有更重要的存在感。」

「以前,我以為,會被強暴的人是沒有自制力的人。以前我認為,像我這樣受過高等教育,『家境良好,不鬧事』的背景,不會被性侵害。以前我認為,像我這種女強人,有能力,無所畏懼的女人,不會輕易被侵害。但我錯了。」

「被侵害的當下,以及事後。我感到渺小,無力,為能,無用。本來以為『萬一』遇到的話,我一定會知道如何反擊,如何反抗。但我就此讓它發生。性侵之後的夢魘,才剛開始。」

接下來的十分鐘,她緩緩地說出事發後的經歷。在場,我們只聽見沈重的呼吸聲,啜泣聲。台上S極力不失去聲音的呼吸聲,以及中途停停走走產生的空白停頓,在偌大能承受四百位觀眾的米勒劇場中,產生戲劇性的共鳴:她深夜家中被搶劫,搶匪溜進家門,搶匪除了劫財,也同時侵犯了她。這從天而降的不幸大大地擊碎了她的生活能力。(推薦閱讀:

接下來的故事細節,我們無需殘酷的重現。

然而,這位勇敢的S,今日站在台上與我們分享這個連她父母都還不知道的故事,是因為工作坊讓她產生了勇氣。她覺得,是時候發出自己的聲音了。

過去不說,是覺得沒有必要加重他人的負擔,或是因為如此感到羞恥。而此時此刻,她顫抖的手握著備好的內容,堅定地與我們分享這份勇氣。伴著停不下的淚水,她說:

「因為我希望這樣的故事能讓父母回家教育女孩,錯不在你。你不是受害者,你是勇者。」(推薦閱讀:

「說這個故事,是希望父母能回家教育他們的男孩,不,就是不,別無他意。如何尊重女性,對待女性,是避免不必要的暴力事件唯一的途徑。」

我看著她在台上,用盡力氣產生的堅毅,透過呼吸產生的穩定;那份雙眼投射出來的是無止境的愛,無止境的勇氣,以及信任。我早已不自覺地淚流滿面,全身因為被她訴說的故事內容震撼而微微發抖;心,因為看見這樣的美麗跟氣度深深、深深地被感動著。

我覺得異常、異常的幸運,甚至過分的優越感:能有機會於這看似平常星期五的中午,與其他二十位各地的菁英,在劇場中無私地被分享她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刻。而這份無法想像的黑暗,卻被她本身的美麗光輝,照耀得無地自容。

是的,她被殘酷的侵犯。但那份侵犯讓她學到被逼迫激發出的勇氣。那慘痛的經歷,讓她感受到自身深層強大的潛能。而那難以入耳的真實故事,藉由S轉化成這輩子我所見過最強大的力量,深深刻刻真真實實的震撼了今天的我們。(同場加映:

我的生命因此而改變。因為她的存在,因為她的奮鬥跟掙扎;我看見生命的真諦,我看見了真正的美麗。

我知道,我從此不會輕視每人身上的強大潛能,我理解,在自己面對困難時,我也有可能有S那樣超能的勇氣、不可思議的堅毅去克服我的黑暗:因為不管再怎樣暗黑可怕,都不可能比S在台上帶我們經歷的真實恐懼來的深層。

她說,沒有參加這個工作坊,她不可能有辦法於眾人面前如此分享。她知道,她仍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要學習;但因現在她知道這份聲音值得傾聽,她將會開始訴說;並希望藉由這真誠的聲音,再度像今天一樣感染他人,啟發他人。(推薦閱讀:

永遠的印記:我的使命

S結束下台時,台下一片靜默。

約有兩分鐘的時間全場鴉雀無聲。全體的震懾、故事的震撼,使每個人的腦子拼命旋轉;或說,我們只是想盡辦法不痛哭失聲。那將會是我此生永久清晰留存的一刻。這個親密的小群眾在當下一起經歷了最親密的懦弱,最直接的脆弱。我真切地感受到人類最美好的時刻,以及最脆弱的時候。

會後我大力擁抱了S,並直視她的眼睛給予我深深的謝意、敬意、以及愛意。謝謝妳,讓我有機會見證人類的美好,讓我有機會學會更勇敢,讓我有機會重新檢視許多事件背後更深層的意義。而最重要的是,她,以及這次 WEF 經驗給了我一份使命感:

他們讓我相信透過劇場,表演,以及戲劇的交流;的確,我能改變世界。本來不以為意的那個小我不再自我矮化。我的力量不大,但一次一些些的化學作用,聚少成多,就能間接或直接的改變許多人對待生命的態度,面對自我潛能時,能躺開心胸擁抱可能的強大。

一個演員也能充滿改變他人的力量。一個小我的長期,大量積累;終能變成具改變力量的大我。我不再以身為演員這件事感到些許的自私或難堪,我不會再因表面上看起來,這份職業並未有替社會貢獻的直接關聯,就認為自己所做的選擇不具重量。

我可以,一次一小部分一點點的間接影響一個人,一件事,一個反應。而這樣微小的『幫助』,很有可能從此改變了某人的生命,點亮了某人的黑暗。職業沒有貴賤,步伐沒有大小;只要你願意向前走,並盡力做好每一分秒,你就不只是個無關的小我,而是與世界相連接的大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