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是女人迷的新單元,用 500 字寫繾綣的單身心事。有時候單身是自願的,是覺得再也無法承受起被愛與愛人的重量,所以選擇離開,選擇對自己誠實一點。單身日記,為你點一首 Hello Nico 的〈接下來如何〉,我們大概都曾有過這樣的時候,愛我的人我始終捨不得,我愛的人我再也要不得。(同場加映:

有個非常老氣的問題是這樣的:你要一個愛你的人,還是你愛的人?

直到很久以後,我離開了他們,狠狠地討厭了自己的懦弱之後,我才明白愛與被愛,從來不是三角習題,而是自己的練習題,練習不計後果地,對愛誠實一點。

懵懵懂懂想像愛的時候,我遇見愛我的人。他愛我,用寵溺的眼神看我,用無限上綱的甜蜜餵養我,他親吻我時小心謹慎,唇瓣顫抖,像親吻一個易碎的秘密,他愛我,假裝不介意我並不愛他。

我不愛他,可我的時間很慷慨,我想我可以練習愛他,我捨不得不溫暖他,捨不得讓他疼痛,捨不得他不愛我。我漫不經心地讓他愛我,我靠著他的背膀,聽他說愛的語言,我想像我們倆空白的未來,像一片雪地,沒有任何痕印。

我變得很討厭自己,覺得自己犯賤。

後來我遇到我愛的人,他不是我的愛人,並不屬於我。他像冬日的溫火,喚醒我心裡的小獸,原來愛竟是這樣,他什麼也不必做,我的感官知覺就因而甦醒,我竟然是能愛的,光是愛他,我就覺得幸福,想掉眼淚。

我在遙遠的另一頭,隔著窗戶撫摸他的眉心,就足夠讓我悸動。他不屬於我,我沒告訴他我愛他,我沒資格說,我說不出口。

愛著他的時候我覺得自己難得偉大,不用告訴他。

我的世界慢慢失衡,愛我的人我捨不得,我愛的人我要不得。被愛與愛人原來都是獨角戲,是一個人的踽踽獨行,只能一路向前走,不許回頭。愛傷害過我,也圓滿過我。我捨不得這兩個人,於是我知道該走的是我。

我走了,我們都會更自由。

我想我終於學會了一些什麼,不再對自己藏著秘密,不再懼怕愛得赤裸,那麼有一天,在很多年以後,我或許能夠回頭,告訴你們,我已經更懂得愛是什麼。那時候,我們的愛會如繁花盛開。

「愛我的人我總是捨不得,捨不得看他痛著,怎麼說出否認。我愛的人我變得要不得,要不得我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