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用 500 字寫繾綣的單身心事。分手之後,總要段時日,不敢再次談起想念,刻意把自己活得不哭不鬧,去成全那一句成熟。可是依然能夠想念的人,其實是幸福的,等待想念終於不痛不癢,終於能說一句,我已經敢想你。今夜,跟著單身日記,點一首林宥嘉。(推薦閱讀:

我已經敢想你,敢承認你曾經是我的人生,我的時間,我的命運。你終於被我歸檔成為回憶,燙印過去的日期,不溫不火的,讓我時而想想你。

原來時間是這樣過去的,讓我明白,我們都已經離開,不必在原地。

分手最初可難了。

觸目所及都是你,無處可躲,空間感模模糊糊,知覺被買斷,走到哪裡都是曾經相愛的場景。

失戀者為自己打造一座虛擬城市,每一個街角、公園、海邊、電影院都存放相愛的意念,不願醒來,睜眼夢遊好過面對這殘酷世界。分手之初,那感覺竟如單戀,梳整愛戀記憶,仍覺甜蜜。

半夢半醒之際,單方的想念最是難堪,呼叫沒有回應,訊息不曾已讀,提醒我那是愛得七零八落的痕印,這座城市裡只有我還活著,你已經走了。

然後終有一日,被緊緊揣著不放的回憶,會趁我毫無防備之際,在身上找到一方棲息地,成為身上,若有似無的胎記,不疼不癢,不悲不喜。等待我發現它,知道往後的日子,它一直也會在那裡,是身上的一部分,只是不再具有特殊意義。

如此,才能學會坦率地說一句,我已經敢想你,不再疼痛地想,不把自己當作受害者地想,為著你經過我,我經過你,愛後餘生,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不愛你了,回憶舉重若輕。
不愛你了,想念你依然可以。
不愛你了,我們都將成為下一個人的命運,下一個人的胎記。

不愛你了,所以敢說,我已經敢想你;敢問一問你,那麼你呢?

「我已經,有勇氣聽到你消息,不害怕別人說,有你的話題
甚至,我已經,和回憶和平在一起
不刻骨不銘心,不強迫忘記,我已經敢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