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自生活的你,習慣一個人努力、一個人療傷、一個人品嘗生命中的大小事。你期許的,也許是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也可能是一次細水長流的平淡。你講究品質,不願枉愛;你要求無悔,不肯濫愛。猶如《一代宗師》故事裡,為了那份堅持,鞏固著自己珍貴高傲的氣。(同場加映:【單身日記第一卷】宮二:與其做短暫的佳人,不如做自己一世的英雄

「卡比,什麼時候到你上台表演?」我和利亞在澳門的「武林群英會」當天到塔石廣場附近吃飯,路上全是穿着功夫衫拿大刀長棍的武林中人,皇都酒店頓成龍門客棧。

數月來深居簡出,練少林武功多久,朋友就取笑多久,打量我的樣子像在看周星馳的《少林足球》。利亞閒來跳鋼管舞,我卻混在一群穿太極鞋的中老年人當中,拉筋、下腰、烏龍盤打、彈踢衝拳。比帥比陣勢,我認我輸了。

大銀幕的都會單身女子生活,不是沒日沒夜的工作狂,就是 party、clubbing 、一夜情、酗酒、抽煙、瘋狂購物、享受性解放。現實中,一個人生活最重要的資本,是健康,說白了,就是無時無刻要有自己照顧自己的準備,“要吃蒼蠅還得自己抓”,摔斷腳病倒了,還得自己爬起來倒水喝。(同場加映:單身日記:這一天你決定比任何人都照顧自己

用武俠片比喻的話,單身女子可以任性地做幾年《卧虎藏龍》裡的玉嬌龍,但演到後來往往就成了《一代宗師》的宮二。單人生活畢竟不是用浪漫鋪就,而是用倔強支撐殘酷而漫漫的人生,宮二奉道退婚,立誓不傳藝、不婚嫁、不留後,為的就是報父仇。 

台灣電視劇裡的女生們擠眉弄眼耍心機,把找對象定婚姻,看成是兵刃相接,見淚不見血的武林,好像稱霸了就贏了全世界。「武學千年,煙消雲散的事兒,我們見的還少嗎,憑什麼宮家的就不能絕。」一門武功能絕,一段感情也能。聽着骨頭碎的聲音長大的宮二,唱膩了《楊門女將》,偶爾換個《遊園驚夢》,人要知道自己軟弱的部分,才知道如何藏拙,如何回頭釋放自己不可計量的堅強。

「卡比別敲鍵盤練一指禪啦,今晚和我去練醉拳吧。」利亞催我把稿子寫完,深夜拉我去吃韓國炸雞啤酒。只有她知道,別人練武強身,我不過是練武療傷。杯子碰在一起,盡是心碎的聲音。(同場加映:致青春:陪你看細水長流的遠距離朋友

拳不過肩,掌不過眉,練武讓我明白生活不能只用狠勁,想要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地愛,就要能老猿掛印回首望地不愛。待他日和某某重逢,獨身的精氣神看上去比相愛的時候還要自在、圓滿,然後淡然地把珍藏過的一顆鈕扣歸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