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慾青春留下的隻字片語——我們都懷念,為一個人奮不顧身的那種勇敢。後來的我們呀,無論愛的多深,都不再擁有那樣的單純莽撞。輕易地流淚、輕易地擁抱,讓人傷痛與甜美的記憶,也是我們繼續好好活著的一部分。(同場加映:

那晚沒哭出來的,常常在很久以後,眼眶泛淚時又壓回去。沒辦法,大概是身體認為,若真的留下眼淚就輸了。

其實贏了又如何,輸了也好,壓抑本來就不是天性。
  
誰說過,一生只能對一個人好,最好。
怎麼可能,只是不同階段有不同溫柔的對待。只是第一次總是刻骨銘心,第一次真心愛上一個人是新鮮的,觸骨般的溫柔。
  
像第一次夏天,在高山上臉龐被親吻的微風;像第一次抵達冬日的大海,如此廣漠又荒涼。像第一次被緊擁在懷中,以為會被燙傷,卻融化的想脫去外殼。
不再把持,一同輕狂。
  
尚未被冷卻定型,新鮮的心。
儘管哭過,最初的善意,用盡心思的溫柔,總新鮮的令人屏息,一片翠綠。
  
獲得那些善意的人們,是該珍惜的。
一頓飯或一場夢,對不同的人來說,有不同意義。懂得撫摸的人,便懷有溫柔。
  
但總有保鮮期。
付出禁不起浪費,到後來,人們懂得付出的意義。某種程度來說,那像是種默契的約定。
  
「儘管都是不求回報,但那是我的一廂情願,不該是你的假設。」
「付出變得不只有快樂。」
  
並不是一生只能對一個人好,應該說,總有一次那麼難忘,那麼難得。原來青春不總是那麼美好,付出像豁出去了。
經過那些後,我們並沒有比原來勇敢,而只是變得更加嚴苛,不自覺的推測怎樣的付出會有怎樣的痛苦。
  
蒐集好雨水,負責把眼淚曬乾。
慢慢變成長大後付出時的功課。
  
{美好的後來}
文字慾(photography)
‪#‎Tainan‬ / Location
也許有天,我付出的時候,能不再有假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