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番外篇——談向那些電影影劇裡的單身女子致敬。她古靈精怪、她孤獨終老、她狂傲不羈、她望眼欲穿,千奇百狀的單身態:女子抬頭挺胸,女子泫然欲泣。我們都可能像雪兒一般,生命沉到了最底,卻很少人有她一樣的勇氣,繼續挖掘著暗黑的洞,找到前行的路徑。(推薦閱讀:

曾經愛情虛構了我們的整個世界,事實上只是去了南柯一夢,分手以後,你發現你的生活依然停滯不前。你才知道,愛情本該只是冰山一角。

不知道為什麼沒有愛情的電影劇本經常讓人覺得難耐,或許是因為我們經歷過太少真切的關係,只能從電影裡去說服自己。有沒有可能,我們能耐住性子欣賞一個單身女子枯燥而沒有愛情滋養的旅程?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的雪兒,她才 26 歲,人生卻經歷過所有泥沼,父親家暴、與唯一相依的母親離別,她開始沈入毒癮、流連在不同男人的臂彎,直至她肚裡的孩子因為毒癮死亡,婚姻破局。

除了絕望的自己,她一無所有。

單身兩個字,不只指涉愛情有無的狀態。單身的時候,世界可能遼闊,也可能荒蕪。生活一團糟、為什麼要振作、人生真沒意思,或多或少我們都在孤單時有這樣的念頭。雪兒的人生再壞也僅止於此,她的單身健行裡,男人只是插曲,在書寫過程中,她想保留前夫的關愛,可是又享受情人對他的思念,也不忘在旅程中豔遇。

雪兒的誠實,來自她過去為生活織過的謊,只有面對那個懷有小惡小善的自己,我們才能從記憶的束縛中解脫。解脫不是丟去所有發生過的壞事,而是接受。去面對孤獨時候的自己,一覽無遺你的脆弱、你的夢魘,你傷過的人、受過的疼,去接受過去真實存在,也將你推進到這裡的事實。

單身女子第五卷:如果生活拒絕你,就去超越它。

愛情不該從單身狀態裡被棄如敝屐,也不該成為單身者前進的目標,愛本來就存在,無論它來或不來,你都該擁有滿足自我的能力。去接近一個人的時刻,去認識那個最真實的自己,如果是一段失戀或無疾而終的感情解放了你的出走,輕輕感謝路過的人,然後踏實走完這一段旅程。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的英文片名是“Wild”,讓我想起〈野子〉這首歌:「任風吹任它亂,毀不滅是我盡頭的展望。」

生命會不斷帶走你身邊的人,愛你的、不愛你的,致終將剩下的自己,經濟與生活的獨立使你自由,精神的獨立使你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