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 兩個世界》引人注目的,顏質只是其次、劇情才是亮點。你相信平行時空的存在嗎?你知道自己的意識可能牽動世界轉變的風向嗎?看看《W 兩個世界》,重新練習正直與善良的重要。(推薦閱讀:

「那天以後,我的世界裡存在兩種聲音,一個是別人都能聽見的聲音,另一種是只有我能聽到的聲音。」——《W 兩個世界》

除了精靈寶可夢,現在討論度最高的莫過於《W 兩個世界》,抱著好奇開始追劇(唉呀被推坑了),看看韓國如何把離譜劇情拍的深刻動人。一個高富帥,一個傻白甜,當前者不再只是英雄,後者不再只是公主,世界開始有了顛覆的可能。(同場加映:

《W 兩個世界》是兩個平行時空的交錯,2016年的首爾,同一個空間內不同的時空,漫畫闖進了現實,當主角外科女醫生尋找失蹤的父親時,被神秘男子意外拉近漫畫世界,之後往來現實和虛幻中。漫畫裡的角色有血有肉的活起來,原來充滿波折的劇情直轉直下變成了愛情劇,懸疑的苦難裡終於有一絲溫暖。

接著,我們用以下幾句台詞,來認識W 兩個世界》的人生醍醐味!(以下微雷)

「絕望才能鑄成英雄,如果找到兇手故事就會結束,幸福的話,誰會去付出那個努力?」——《W 兩個世界》

這句話出自《W》漫畫的創作者吳作家,他把自己視為審判的神,讓主角姜哲經歷全家喪亡、含冤入獄之苦,所有人生最悲壯的情節,都發生在他身上了。作者的心態也點出我們身而為人的自視甚高,人是狂妄審判一切的起源。「我是最高等的動物」這種優越想法產生資源的掠奪與競爭,我們依照己利行動,輕易占有其他物種生存呼吸的空間,也反應到資本主義社會裡的貧窮世代,權力者有最大的能耐,去操控體制的運作,只要自己好好活著就夠了。可是權力者或許同時抑鬱、脆弱、缺乏與人的連結。(推薦閱讀:

我想起大學的劇本課,一位老師每次看到同學的劇本就搖搖頭,他說:「為什麼結尾不是病亡就是車禍,不要輕易製造悲劇,不要把悲劇想的那麼簡單。」現在想起老師那句話,我心裡滿是感恩,謝謝有人曾經教會我這件事——不要輕易把快樂建築在別人的悲劇上。即便是虛構一個世界,悲傷都是舉步維艱的。我們思想衍生成行動,觀點造就環境,死亡是很容易的,最難的是活下來的人,如何面對充滿惡意的世界。

「我能理解伽利略.伽利雷的心情了,他曾說過:『即便如此,地球依然轉動』,長今也說過:『因為有紅柿的味道,所以才說是紅柿。』。」

「大家不看脈絡,只看表面現象,然後認為那就是常理。妳說他的舉動不符合常理,但其實妳根本不明白吳妍珠這個人的脈絡!我之所以開創事業,就是為了幫助像我這樣被常理犧牲的人,但妳在我身邊,製造了另一個犧牲者。」

女主角在嚷嚷著自己進入漫畫世界時無奈地說出這句話,這種眾人都無法體會的荒謬,真切發生在她身上。很久以前聖修伯里就說過,最重要的東西,只用眼睛是看不見的。我們依賴眼見為憑,卻總是忽略「真相」背後的脈絡。

姜哲在漫畫中的角色設定是一個肩負正義感的人,儘管他被體制迫害也未曾低頭。他信任事實以外的事物,因為他曾被人們眼中的事實推入谷底,「合理」兩個字讓人輕忽世界上殊異的存在。小心真相、保持質疑,很有可能我們在「理所當然」的認知裡,不小心迫害他人。坐擁自己的知識體系去思辨,在資訊爆炸的網路世代裡,「自己」就是最好的指南針。(同場加映:

「我存在的理由,才是真正的問題,感覺這個女人掌握著我人生的鑰匙。」

劇情中姜哲說過好幾次這樣的話,身為一個漫畫角色,怎麼會探測自己存在的原因?吳作家嚮往一個比現實自己更強大、正義、有鋼鐵意志的男子替他在漫畫裡活,可是這樣性格的人,從不屈服在權力的威嚇下,就從第一次創作者的刺死開始,姜哲頑強的意志抵抗了命運,開始有了走出自己道路的可能。

劇中創作者的「安排」,或許也都在你我成長出現過,你的家庭、學校、社會,是否影響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只要活在體制內,就難以抵抗他人的企圖與安排,我們必須在雜音中,釐清自己真正的想法,需要從不斷探測自己開始。就像劇名 W 的命題,Who 質問自己是誰、Why 提醒追根究柢。我們常常覺得自己沒有退路,都是環境役使你的,但是,我們又為何要一昧順從環境?相信自己是有選擇的,從知道自己是誰開始。(你會喜歡:  

「再說一次,我就要動搖了。」

女主角吳妍珠發現自己回到現實的方法就是讓主人翁姜哲內心動搖,因此她總做出荒唐的舉動,當她說了我愛你,姜哲笑了,吳妍珠依然沒有回到現實世界。姜哲在內心說著「再說一次,我就要動搖了。」被設定為意志強大的他,意外發展出了自己的愛情敘事。

漫畫外的讀者大叫不平,「哪裡來的花瓶,姜哲還是好好找兇手吧」、「別讓懸疑素質低弱了」,愛情的現身,讓許多專注在懸疑劇情上的讀者不安,他們要看的不是俗氣的愛情,而是苦難的復仇之路。可是,總是懷抱著獵奇心態的我們,過著平凡生活的我們,為什麼不能樂見溫暖無奇的愛情呢?

愛始終沒有高低之分,愛來的時候,無論是鋼鐵也會柔情。懂得愛,便懂了生存。(推薦閱讀:

W 兩個世界》,讓人願意相信人生逆轉勝的可能。當虛構遇上真實,當強悍的意志站在死亡前,是造物者勝利,還是堅毅存活下來的主人翁。如果我們活著的此刻,真的有另外一個平行時空,你希望那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