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成熟的關係中,我們總是想找握伴侶的一舉一動。科技的發達,也讓心靈膨脹的我們更容易做到控制關係的想法。因為有這樣的想法,我們才會隨時掛心他跟誰在一起,在做什麼,而綁住了自己。其實我們要真正面對的是自己的安全感,整理自己那顆害怕被背叛的心,在準備好之前,都要小心翼翼,不然,可能讓了伴侶,也傷了自己。(推薦閱讀:

妳說妳在愛情裡充滿了不安全感,總是想一再確定。

他三不五時看手機是在回誰的訊息,已讀不回是在忙什麼事情,即使他已經先告訴妳,晚上要跟朋友聚一聚,或是約了人看電影,妳還是不死心,繼續追問那個人是男是女?你們怎麼認識的?有幾個人要去?(推薦閱讀:

每一次焦心,胸口就像是鑽了個小孔一般,隱約地刺著自己發疼,一點一滴細細地流掉了安全感;他去看電影,妳也跟著演了一個晚上的內心戲,計算他是看幾點的電影才會沒回應,第二天還開始旁敲側擊,問他昨天電影演了什麼劇情,好像越是追問得鉅細靡遺,越能查到什麼蛛絲馬跡;偶爾逼急了妳也會偷看他的手機,好確保他沒有什麼事情瞞著妳。(推薦閱讀:

妳說,這就像一種上癮,妳知道不好,但是就是無法自拔,因為妳很沒有安全感,如果不能一再確定對方的心還在,妳會被自己的胡思亂想逼瘋。

親愛的,我跟妳講一個故事—跟愛情無關,但是聽了也許會了解愛情的真相。

有一次我家人出遠門,一連幾天都不在家。因此那幾天我外出,必定會隆重地確認自己有沒有鑰匙──因為鑰匙沒帶事情就大條了,除非找鎖匠來撬門,否則至少要在外面流浪一週才能回家。沒有人有備用鑰匙。

那幾天出門我都會確實地檢查鑰匙至少三次;鑰匙放進包包前確認一次、出門前包包拿起來時確認一次、穿好鞋子打開家門前會再伸手進去摸一次,確定鑰匙沒有長腳跑掉,才會開門走出去。

然後呢,即使如此,關上家門以前,我還是會很緊張的打開包包拉鍊再確定一次鑰匙還在(才隔三秒鐘鑰匙是能跑去哪?),關上門前還很不放心,鎖扣喀啦的一聲關上時,心臟還是跳了一下,隨即又無意識地摸了一下包包,確定鑰匙沒跑掉。

妳會覺得這故事簡直不可理喻,而我在意識到自己的神經質後也啞然失笑妳知道嗎,這件事雖然誇張,卻很明白的告訴我們一件事:「當妳的恐懼根深蒂固時,光是一再的確定,是不會消除掉不安全感的。」

如果連鑰匙這種紮紮實實、可見可摸又不會自己跑掉的物體,牢牢地被握在手中,都不能消除人被關在門外的恐懼,那麼「另一半的心思」,這種更抓不住的東西就不必說了:一再地想確認情人沒變心、行蹤都有告訴妳、跟他出去的人只是普通朋友、打電話來的都是講工作妳說,在查勤的那一刻會覺得安心,其實我很懷疑,被不安推動的行為怎麼會換得真正的安心?就像摸到鑰匙的那一秒也會很安心,但也就只有那個當下而已:撐不到關門前,又會開始擔心鑰匙跑到哪裡。(推薦閱讀:

妳呢?妳的查勤可以讓自己安心多久?

當查勤的藥效一過,或是他又讓妳覺得難以捉摸,妳就如同毒癮發作四處尋找針頭般失去理智地,想再藉由著掌握所有的細節讓妳重新感到心安如此之外,妳不知道還能怎麼辦。

親愛的,我沒辦法告訴妳該怎麼辦,但我能告訴妳,妳以為要靠不斷確認愛,才能證明自己被愛,實際上卻是在過程中逐漸忘記怎麼愛──因為妳談的早已不是戀愛,而是恐懼。查勤或許可以暫時維繫你們的感情,卻安頓不了妳的心:一顆隨時害怕被背叛的心。(推薦閱讀:

我說,真正推著你去刺探對方的,不是對方真的做了什麼,而是你無力面對自己的不安。放下他的手機、關掉他的塗鴉牆,然後問問自己:如果不靠這些東西來確定,我是否還能夠相信自己被愛?勇敢地去面對心裡的答案,那才是妳該直視的東西而不是他的塗鴉牆、瀏覽器、手機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