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巴瓦拉」(dabbawala),在印度是一項特殊的工作,意為幫別人運送盒子的人。這些達巴瓦拉向上班族、學生運送他們所需要的菜飯。然而,隨著科技興起,印度國內的新創產業將矛頭指向這項運送商機,打算結合手機App再提供折扣優惠,狠狠進攻印度的運送市場。但卻因為執行技術上和對創業時成本的考量有所缺失,而導致這類App仍然無法取代傳統的達巴瓦拉。 (推薦閱讀:

在印度,獲得風投的外買 APP 未能取代傳統的送飯人「他們都忘記了一個簡單的道理:只有掙到錢,才能生存下去」。

過去 3 年來,超過 400 款外賣手機程式如雨後春筍一般在印度崛起。到目前為止,這些應用程式已經累計從眾多風投公司和投資者手上募集到 1.2 億美元資本。它們正試圖通過誘人的折扣、免費送貨服務和美味佳餚的照片來吸引客戶,以此顛覆早在 19 世紀 90 年代就已存在的印度送貨網絡,包括孟買著名的「達巴瓦拉」(dabbawala,意為「運送盒子的人」)。(同場加映:

每天,這些久經考驗的送飯人,從廚師的家中或者中央廚房,向上班族和學生運送大約 17.5 萬頓飯菜。他們通常以火車、自行車和手推車等不同方式向飢腸轆轆的客戶運送飯盒。這種飯盒使用的是一套字母數字編碼系統,可重複使用。

這項新服務能夠提供送飯人「達巴瓦拉」無法提供的東西:客戶不僅可以在隨時隨地下單,還可以從數百家餐廳中選擇心儀的飯菜,而送飯人服務則是按月訂購。此外,在整個訂購期,客戶往往被鎖定在某一類膳食方案之中。即便如此,大部份高科技初創企業仍然步履維艱,甚至有幾十家已經倒閉。

幸存者的規模也已大幅縮水,其中包括 TinyOwl 和 Foodpanda 的印度分公司 Hellofood 。投資家喬希(Anil Joshi)說,「當他們擁有大筆存款時,規模很壯觀,但他們在瘋狂地追求客戶數量的增長,迅速地花光了這筆錢,」他創建的風投公司 Unicorn India Ventures 沒有投資食品遞送企業。(推薦閱讀:

另一邊廂,「達巴瓦拉」們的工作似乎比以前更加忙碌了。儘管沒有高端科技應用的幫忙,他們還是成功地保住了自己的市場份額。現在,一些「達巴瓦拉」也開始追隨電子商務潮流:他們將配送人員租借給 Flipkart 等電子商務網站,並為 Roadrunner 這類新成立的科技型商品配送公司提供培訓課程。

「所有這些人一窩蜂地進入這個行業,爭相提供非常廉價的服務,但他們都忘記了一個簡單的道理:只有掙到錢,才能生存下去,」孟買午餐供應商協會負責人桑樂(Subodh Sangle)說,「我們已經在這個領域摸爬滾打了很多年,知道如何以合適的價位送飯上門。」

 TinyOwl 公司的經歷很能夠說明一切問題。這家總部位於孟買,為客戶提供鄰近餐廳訂餐服務的初創公司成立於 2014 年,第一年就募集到大約 2000 萬美元資金。 2015 年初, 其員工總數增長到 1200 人左右,聯合創辦人兼行政總裁芒達德(Harshvardhan Mandad)雄心勃勃地表示,到當年年底,該公司計劃將這項業務擴展到 50 座城市。

但到了 11 月份, TinyOwl 公司已經解僱了 270 名工人,主要是呼叫中心的員工和送貨人員。據科技新聞網站 MediaNama 報道,當高層趕赴孟買附近的普納市,在 TinyOwl 公司駐當地辦事處公佈這一裁員消息時,他被一群憤怒的員工扣為人質,他們要求該公司即刻支付一筆遣散費。該報道稱,在當地警方介入後,這位高層才得以脫身。他沒有回應記者通過電話和短信提出的置評請求。 TinyOwl 公司目前只在兩個城市經營送餐業務, 擁有約 200 名員工。

 TinyOwl 最大的對手是德國 Rocket Internet 公司旗下的送餐服務商 Foodpanda , 後者的業務遍及 25 個國家以上。 2012 年, Foodpanda 進入新德里,並且迅速擴張到 30 多個印度城市。到去年年底,其員工總數已增至 1300 人。儘管這家公司花費巨資播放電視廣告,並提供誘人的折扣來吸引消費者,但印度財經媒體 Mint 在去年 9 月份報道稱,這家公司一直深受假餐館詐騙、員工和外判商盜竊財物等問題困擾。

「現實的挑戰遠遠大於任何人的想像,」 Foodpanda 印度公司行政總裁科赫哈(Saurabh Kochhar)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說,「從心態到基礎設施,再到能力,我們目前面臨很多問題。」他說,為了推動業務流程的自動化,該公司已解僱 15 %的員工。當地媒體報道稱,這家公司的裁員數量是這個百分比的兩倍以上。科赫哈拒絕就該公司正在進行的欺詐指控調查發表評論。

該公司已經淘汰了一些涉嫌欺詐的餐館, 並將其營運系統轉換成為一個「管理極其嚴格的市場,」 Foodpanda 公司全球行政總裁文策爾(Ralf Wenzel)在柏林總部表示,「如果換作其他國家,我們的營運系統可能會更加開放,但這種方式並不適合印度。」不過,印度的業務「要比以往任何時候好得多,」他還否認當地媒體關於 Foodpanda 準備出售其印度業務的報道。(同場加映:

造成這種問題的原因之一,這些公司擴張得太快, 僱傭了大量配送人員和呼叫中心員工。招募顧問公司TeamLease高級副總裁查克拉博蒂(Rituparna Chakraborty)表示, 隨著配送人員的工資在過去一年上漲了近 70 %,這些公司已經陷入一種「準危機狀況」。一些初創公司,如 Swiggy ,不再招聘配送員,轉而選擇招聘兼職人員從事配送服務。

現在就連一些更加資深的公司也難以處理好訂餐業務。已有 7 年歷史,並且獲得紅杉資本支持的 Zomato Media 公司,是印度最大的餐廳菜單展示應用程式。去年 5 月份,該公司協同一項全新的無現金支付服務,進入食品遞送領域。但在 9 月份,它解僱了大約 300 人(約佔其員工總數的 10 %),並拋棄了這項無現金支付服務。

 Zomato Media 在一篇博文中表示,公司在該項目的花費超支,其中包括向數千家餐廳免費贈送 iPad 。該公司於 12 月份宣佈將關閉 4 個城市的網上訂餐業務, Zomato Media 此前一度在 14 個城市經營這項業務。聯合創辦人查達(Pankaj Chaddah)在一份聲明中說,「儘管我們最近在行銷方面付出了不少努力,包括投放電視廣告,但這些城市的訂單量並未出現顯著增長。」

在孟買 Local Bites 餐廳老闆蘭姆布亞(Rajiv Rambhia)看來,使用這些訂餐應用是一種有得也有失的體驗。起初,當 TinyOwl 、 Foodpanda 和其他公司通過提供高達 50 %的折扣吸引到大量客戶的時候,他的生意一度非常興隆。隨後,折扣開始枯竭,這些訂餐應用開始向餐廳收取相當於五分之一交易額的佣金。

「顯然,如果你提供50%的折扣,人們就會蜂擁而至,」蘭姆布亞說。「一旦停止提供這些折扣,訂單就隨之終止,這其實並沒有給我的生意帶來實質性的幫助。」(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