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的時候,你除了雨悲,那樣的傷感總讓你想起愛情,一個老是像雨干擾你心緒的人、一陣雨停後還不散的濕氣。下雨的時候,你希望這把傘下還有一個人,你希望這個城市,還有人讓你相信,下雨是可以很美好的。(推薦閱讀:

「我好想看到妳在雨中出現,急著找地方躲雨,而我的家就是妳的避風港」--- 《沈默茱麗葉》

我隔著視窗,平靜地告訴你:「其實每一次外頭下雨的時候,我就會忍不住地覺得有些悲傷。」

不知道為什麼,這種莫名的情緒,居然這麼輕易且毫不掩飾的透露,我想,也許你有一種天賦讓人對你坦白。

自此以後,每一回外頭下著雨,你總會淡淡地、無比自然地說:「外頭下雨了」

然後我習慣性地回覆:「是呀,好悲傷」
而你接著說:「我這不就立馬找妳說話了嗎」

每一次雨天都會悲傷,說起來有些太浪漫,但在這個常常了無生氣與過度燈火通明的台北,雨天彷彿是讓整個城市蒙上了憂鬱的樣子,原本不快樂的人們,在雨中更加不快樂了,有些人覺得寂寞,還有一群人覺得生活上面臨處處困難。(同場加映:

或許,不是每一個人在悲傷時都期盼有個人能夠陪伴,畢竟陪伴這種事,重要的是心靈上的相依,而非實際上的陪伴。

有人說,若他給的不是你要的,那麼他給的再多都與妳無關。

「雨下的太大了 / 我們先不要走 / 『水掉光就沒有水了』/ 我這樣哄騙你你接受 / 我們躲雨 / 靠得很近 / 各自想著上一次的吻在哪裡」--- 葉青《下雨》

在某一個帶著雨的深夜,我與你分享了這首詩,我多麼喜歡的葉青,所有詩都那樣悲傷刺骨,卻又無可否認地,有一種強烈的甜,大概就如同葉青所說,每一首詩刪除那些多餘的贅字後,就只剩下「我愛你」。

大概所有的人都盼望著在每一個雨天都有那麼一個人能為你在雨中打傘,然後能夠依偎在傘下說著彼此的一天,雖然平常就能說了,畢竟在通訊軟體如此發達的現代,彷彿所有的話語都可以濃縮,都能夠不必強調完整,甚至僅僅使用一個貼圖就足以表達心情了,可我總是覺得這樣的日常對話少了太多原有的溫度,把話說完整的勇氣。(延伸閱讀:寫給有承諾恐懼症的現代人,擁有,不是失去的開始

像是在雨中呢喃,雨下個沒停,你們彼此得以擁有一場雨的時間,說上平時想說卻都濃縮地太狹小的隻字片語。

既然雨下的這麼大,或許我們能夠給彼此一個機會,好好談上一些事,今天我們不談工作、不說過往、不提現實了,不如談情說愛吧。

現代人的愛太濃縮,甚至連「我愛你」都說的吝嗇,但在我愛你之前,互相了解必須構築在一來一往的日常對話裡,既然外頭下雨了,不如我們趁機好好說話吧。

我好想看到你在雨中出現,如果你有傘我便不拿出我包包裡的傘了,我們就一起找個地方躲雨,一起在傘下享受只有彼此的時刻吧,聽說你有跟我一樣的短瀏海,我還聽說你有一個很美麗氣質的樓中樓。

有沒有那麼一個時刻,因為一個人,使妳原本最討厭的場景,瞬間成了妳最渴望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