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當受歡迎的女人迷X海苔熊為你點歌單元,每週三晚上七點,在女人迷準時為你放歌!兵變,可能是台灣部分男生所共同都有過的經歷,在體制下眼睜睜看著兩個相愛的人感情逐漸變淡、褪色。過後才了解,原來,一直深信不疑的情感都可能突然在某天有了改變,最後也只能選擇放手跟祝福。雖然他終究還是離開了,但還有一首自己曾經用心投入唱過的歌,每每在回憶時陪伴著自己。(推薦閱讀:

親愛的海苔熊:

「如果我這次猜拳猜輸了 會不會我就被神取消了 我愛妳的資格」

第一次不是盲目的為唱歌而歌唱,就是這首,為了送給妳這一首歌。曾經獨自在房間裡演練無數次,當我們把這首歌唱完之後,妳那認真看著我的眼神,是我這輩子看過,最美麗的星空。(同場加映:

有時候真的很討厭當兵的制度,他不只切割一個男人的學生時代跟出社會,還會強制把兩個原本相愛的人分開,隨著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兩個人之間的感情也逐漸褪色... 其實並不是要抱怨兵役制度,只是怪自己無法擊敗現實面的各種難題......

「未來會怎樣誰敢保證呢 此時此刻怎麼輕飄飄的 好像不是真的」

每段感情開始的當下,我們都堅信,身邊的那個她就是命中注定的另一半,也認為自己肯定可以跟她走下去... ...但是,隨著距離的拉遠,現實生活的洗鍊,這些肯定就變得越來越不肯定,反而變成疑問句,最終變成過去式。要怪,只能怪我愛上了比我年長、比我有能力的人,只能怪我敗給了徵兵制... ...但是自己想想之後,反而明白了一句話:要一個人幸福不一定要跟她在一起,或許最後能給的,就是放手跟祝福吧!(推薦閱讀:

我最愛的 Kelly ,妳要過的更幸福喔,要找到,比我更愛妳的人喔!

 Wing 先生(點播時間:2016/2/27)

親愛的 Wing 先生:

謝謝你跟我分享你的故事,我想起多年前我也曾經追過兵變的論文,結果意外發現國外的志願役軍人離婚率超低 der ,大約是 10%~13% (你可以對照國外離婚率大約是 1/3 )。但就像你說的,國內因為是徵兵制,處境可能大不相同。事實上,研究也發現入伍生的確最在乎「與外界隔閡」的問題,如果遇到很反覆的長官,那更是有苦難言(卓淑玲 & 邱發忠, 1999)。

「依依不捨 捨不得 地球上最浪漫的一首歌 我怕太超現實的快樂 只是妳借給我的
緊緊抱著 擁抱著 地球上最浪漫的一首歌 我的靈魂二十一公克 因為妳而完整了 完美了」

多年以後我才發現,真正重要的並不是距離、兵役或年齡,而是當對方「目前」不能滿足我們需求的時候,我們願意給這段感情多少的彈性。這裡的彈性並不是一種假文青的說法,而是至少包括下面三個部分:

  1. 當你自己在面對挫折、過不去的檻的時候,你可以有多少的「心理韌性」(hardiness),改變自己的想法或行為,來適應現狀(程淑華 & 溫惠雯, 2010)。
  2. 當伴侶需要你的安撫、協助的時候,她有多少「自我安撫」的心理空間,而不是在向他人求援時,一併把心裡面那屬於你的一塊,給渡讓出去。
  3. 當你排了好久的隊,在電話裡面卻跟對方吵架的時候,你們能勻出多少的體諒,體諒彼此各有各的情緒,而不是把舊帳通通算在一起。

    最後這一項是最難的,因為對於愛情,我們總是擅於探索親密而不擅討論差異,一些說不出口的,在心裡擱淺了,已為時間過了舊不會怎麼樣的東西,卻成為讓彼此回不去的一道縫隙;但生氣時翻出來的記憶,往往醜陋而帶刺,我常常開玩笑說,刺得好、針到病除就是針灸,刺不好這段感情就難持久。(推薦閱讀:

「妳眼神裡那一種光澤 心裡還是熱熱的」

初看你的文字會覺得有些懊悔和遺憾,但細看會發現,其實你很感謝這段回憶,感謝這首歌,感謝那個她認真看你的眼神,以及那眼底的星空。生命中很少有人讓你花一整個晚上演練、讓你不是為了唱歌而唱歌、讓你願意相信儘管人心險惡,夢還是可能的。(推薦閱讀:

雖然她最後還是離開了,但她曾經因為生命裡有你的存在,而散發出只屬於你們的光彩。多年後,當你想起這道光,心裡失落的某一塊,就會隨之溫暖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