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別選書】單元,我們將一月誠摯推薦一本好書,與你分享書摘以及編輯心得。「親愛的,我們不生小孩好嗎。」年輕時,你心高氣傲的說,孩子算什麼,人生才重要。孩子意外來了,你鐵了心的強悍,都要軟弱,養孩子的路上,那些曾經是文藝少女的人們,一個個變成了媽:人不是愛的動物,人是經濟的動物,當你明白這個道理,你才算成為一個真正的文藝女青年。(同場加映:

只有錢從未辜負我

年輕妹子招人愛,是因為她們基本上是外星人,比如我不下十次遇到如下表述:「我想要孩子,可不想結婚。」遇到這樣天外飛仙的妹子,我通常都非常堅定地鼓勵她:「支持!你行的!你不是一般人!」於是她們就都很喜歡我,認為我雖貴為師奶,但從來不會滿嘴媽媽經囉嗦人生道理,而是能夠理解並看重她們那一顆不羈的個性之心。

但所有的過來人都知道我有多陰險——基本上我就是嗑著瓜子坐等這些少女在她們與眾不同的不羈邪路上人仰馬翻。

婚姻和愛情的關係屬於少女話題,不是我的強項,在這裡不予展開。我要說的是婚姻,尤其是生育和金錢的關系。冷靜、客觀、中立的表述它大致是這樣的:沒!有!錢!你!生!毛!孩!子!啊!

有一天餵完孩子,娃睡在我懷裡,這時夜風從樓下河道裡吹上來,帶著蘆葦和蛙鳴的氣息,讓人恍惚不知身在何處。鼓脹的窗簾撫掃著書桌,恍惚著恍惚著,就把桌上的奶瓶掃下去了。我痛苦地一閉眼,聽到一百元響亮的破碎之音。我曾經有一個天才的設想,大致類似谷歌眼鏡這種,但不是用來上網,而是用來掃條碼計算價格。我戴上眼鏡掃看某人,除了血肉部分,他全身披掛總價幾何很快就被掃查清楚,連心臟起搏器和金牙也不能倖免。我把這款高科技產品命名為「勢利眼」。(推薦閱讀:

當然這是我少女時代豪門夢的遺跡,但現在完全可以用來做小家庭的財務管理之用。假如哪個天才真把它發明出來,戴上它掃看屎尿狼藉的嬰兒房,你就會發現,隨便一個普通人家的基礎育兒裝備輕鬆就過十萬,還不能算奶粉和尿布這些耗材。

奶瓶大大小小就得五六隻,奶嘴要按月齡更換,奶瓶刷奶瓶清洗液奶瓶把手奶瓶消毒鍋,大小冷暖深淺薄厚的各種衣服褲子襪子鞋子帽子被子包被斗篷,澡盆水溫計浴網沐浴液潤膚油潤膚露護臀膏爽身粉浴巾浴衣幹紙巾濕紙巾口水巾安撫巾牙咬膠搖鈴床鈴嬰兒躺車坐車傘車遮陽棚餐椅馬桶——天哪,你讓我扶牆緩一緩。

而這還是零頭,月子中心、月嫂和各種吃喝、紙尿褲那就別提了。我算了一下,兒子沒出世,光醫院的常規產檢就已經花了七、八萬,還不提那些因為懷孕你沒辦法接的活、沒辦法升的職和沒辦法加的薪。

所以對於那些想靠一己之力生孩子的妹子們,除了點贊送祝福,我確實沒有什麼可說的。生孩子就是人力物力大比拼,生不是問題,養也不是問題,但這期間的辛苦程度確實和富裕程度成反比。

最簡單的一個例子,早期的恒溫調奶器就能幫上很大的忙——特別是對於媽媽母乳不夠,孩子小的時候需要半夜起來沖調奶粉,大了吃奶又不專心把熱奶吃成涼奶的——不知道別人如何,至少對我來說它是一項利器,不單會降低護理難度,也會增加餵養樂趣。

當然任何機器都不如人好用,但是你也知道,新社會新國家,不可能像地主家似的養著奶媽和婆子。我敢說,幾乎任何一個心氣高的新媽媽,都會在長久高強度的餵養和護理中崩潰百次以上,這時候想要回到萬惡的舊社會去做姨太太是不理智的,唯一可行的辦法,就是相信科技改變人生,就像洗衣機為女性解放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那樣。(同場加映:

人不是愛的動物,人是經濟的動物,當你明白這個道理,你才算成為一個真正的文藝女青年。

她接地氣、善理財、愛自己,堅忍不拔地在舒適和省錢之間尋找平衡,而不是一味砸錢或者賣苦力。永恆的愛情不能洗乾淨屎孩子,歌詠人類的孤獨也敵不過夜夜起三次餵奶。日子一釐米一釐米往前熬時,只有錢從來不曾辜負我,它換來月嫂幫我忙,換來奶粉彌補奶水不足,換來各種電器減輕護理壓力,換來各種物件增加育兒樂趣。

在每一次忍無可忍時,只有錢會跟我說:「不行就離!怕什麼!」在每一次瀕臨崩潰時,只有錢會給我帶來暫居之所和可口之物,讓我發哪怕十分鐘的呆。

明白了這個道理,你才算具備文藝女青年的真正風骨。現在,每一次兒子鬧覺夜裡三點起來玩時,我都深刻地理解卡夫卡的名言:「一切障礙都在粉碎我。」而當晨光初現,兒子終於肯睡去時,我又更為深刻地理解了巴爾扎克:「我會粉碎一切障礙。」


作為媽媽,你天生就該一個人去戰鬥!

「交織在金錢、人際、家庭生活的慾望之網裡,文藝已經成為一個笑話。文藝女青年又該何去何從?永恆的愛情不能洗乾淨屎尿孩子,歌詠人類的孤獨敵不過夜起三次餵奶。明白這個道理,你才算俱備文藝女青年的真正風骨。」--蘇美

【女人迷性別選書】《文藝女青年這種病,生個孩子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