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 我愛我節過後,愛自己的行動繼續!大好時代影片熱騰騰上線,我們想為你帶來背後企劃、採訪與拍攝的動人故事。愛自己曾經是非常玄妙的一件事,而我們多麽希望用簡單的方式讓你明白,力量一直都在你自己身上。(同場加映:

不騙你,我一直認為「愛自己」是一件很玄的事情。

我是負責這次我愛我大好時代 #Let's Do It Together 影片拍攝的 Doris,當初開展專案的起心動念是希望大家透過我們傳遞的訊息,讓更多人開始相信「愛自己」的魅力。

接到這個任務的時候,我其實有些不知所措,因為我自己也搞不懂「愛自己」到底是什麼:市面上很多書籍、網路上許多文章、女人迷也不斷與讀者討論「愛自己」這件事,但是要如何愛自己呢?要如何在這個世界活出專屬自己的樣貌?如何不因自己的格格不入而感到迷失與彷徨?

各式各樣的論述與觀點,讓相對思考簡單的我不時暈頭轉向。看似簡單的詞彙,執行起來卻比想像中更複雜。

因此,今年的 525 我愛我大好時代,我們想用更簡單直白的方式呈現「愛自己」,用最深刻且淺顯易懂的語言,鼓舞更多仍在「愛自己」的旅程中迷茫的人。(推薦閱讀:

資訊爆炸時代,能被記憶的是什麼?

我問自己,資訊爆炸之下,我們會記得什麼?我相信,能被記憶留下的是最真摯的眼神與誠懇的聲音。

在這個訊息爆炸的時代,大量訊息充斥在我們的生活周遭,電視、手機、電腦、平板,各種不同的裝置承載著上千訊息,不但快速也容易被下一秒的訊息取代。在大腦篩選訊息的過程中,究竟哪道訊息會被留下?

最後,我們選擇用影音的方式呈現,因為能被記憶留下的是最真摯的眼神與誠懇的聲音,而我們真的想要將第一線感受到的感動更清楚傳遞給更多不在現場人們,讓每一個觀眾用與心最貼近的距離擁抱自己最真實的感受,並且聯結他們的故事與自己對話。

老實說,這真的不是一件簡單的小事,但也是讓人興奮與充滿幸福的事情。

不過,要簡單呈現卻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就如同「愛自己」一樣。

四月底開始企劃,剩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充滿緊張、焦慮、無奈與不安情緒。緊張腳本的內容規劃怎樣才能讓大家清楚感受;焦慮夢想的人選是否可以力挺邀約;無奈有限的時間內沒有更多人力幫忙;不安影音技術層面自己能不能勝任。

不過,恐懼都是被自己幻想出來的,事情沒有真正開始,就絕對不知道自己即將獲得什麼。

老實說,這真的不是一件簡單的小事,但真正做起來卻讓人感到興奮與幸福。從邀約被拍攝者開始,其實自己並不是只有一個人,我擁有整個全團隊與我一起打敗心中嚇死自己的怪獸。

我們一起努力邀約夢幻名單,一起可惜著因為時程安排不上被婉拒、找不到聯絡窗口或預算不足等因素滑鐵盧,在打掉重來的過程中,等待下一次的喜悅。同時,我也在與編輯 Ab 撰寫腳本規劃的過程中感受到文字的幸福,更重要的是,我們成功邀請到以 When Mom Visits 作品在酷兒影展中得獎的導演張瓊文與他的拍攝團隊與我們一起共同製作。(同場加映:

傾聽深具重量的故事,我們都是幸福的

拍攝影片的每個當下,我奢侈地享受這份幸福。

因為我近距離接觸原先寫在紙上的夢幻名單,傾聽每一個都好有重量的故事。每一位受訪者都是獨一無二的,用不一樣的口吻敘述不一樣的故事,唯一相同的是,當他們在訴說自己所相信且堅持的信念時,都能由心發出閃閃發亮的光芒,讓站在他們眼前的我熱淚盈眶。

他們的聲音很堅定,讓嘈雜的世界鴉雀無聲;他們眼神很純淨,熾熱地直逼心房。完整三天的拍攝時間,我覺得自己很像無限量的行動電源,不斷地被他們的故事滿滿充電充電。

我特別想與大家分享其中3位人物的拍攝紀實。

劉安婷:每個人,都是走鋼索的人

「不論鋼索下的世界有多麼困難與恐怖,而是最前方的願景依然還存在,我希望朝更好的地方去前進。」——劉安婷

第一位,劉安婷。剛見到劉安婷的時候,其實我內心有說不出的驚訝,因為我對他的印象還停留在之前穿著藍色禮服在 Ted 分享自己是餅乾怪的故事。那時候的他容光煥發、精神充沛與現在站在我身旁前的安婷有些許的差異。在等待機器架設時,在一旁的安婷,說話輕聲細語且看起來好累。但在正式開拍後,身軀疲態的他卻因為他所分享的話語充滿「電」力。(推薦給你:

其中,令我意外的是他告訴我,其實他一直到現在都在檢討自己當年在 Ted 中分享的演講內容,除了很謝謝媒體們為 TFT 曝光之外,同時也因額外被付諸的個人光環而感到抱歉,因為他被賦予的光環模糊了原本他想告訴大家的核心價值。

現在的安婷不斷地練習將「自我」縮到最小,她希望讓所有人意識到台灣教育資源不均是所有台灣人民要一起面對且採取行動解決的問題,同時他認為自己非常幸運,因為正在為這件事情努力的不僅只是他一個人,而是整個團隊與他一起努力。

他說:「我們都是走鋼索的人,要持續走下去最重要的是不要往下看而是往前看。能讓我們持續走下去的力量也是一樣,不論鋼索下的世界有多麼困難與恐怖,最前方的願景依然還存在。我希望朝更好的地方去前進」,他說這句話時,從瘦小的身體中發出巨大無比的能量。這種感覺讓我想起小時候,第一次跟同學玩紙杯傳聲筒時,一條很細很細的線,直線傳達出令人驚喜與震撼的能量。(同場加映:

劉安婷,就是這樣的人。

Lara:當你覺得心碎,代表你的心正要長大

我們總是搶著為心碎感到悲傷,卻覆蓋長大為我們帶來的欣喜。

第二位,Lara。在得知 Lara 與姐姐共同創業「妹妹娃娃多媒體」前,對 Lara 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南拳媽媽聲音很好聽的主唱。這次的拍攝,我接觸到我沒想像過的 Lara,她大大的眼睛清澈如水,相較以前的俏皮多了一份對世界的溫柔。

我問 Lara 脫離團體選擇一條困難的路,她的感覺是什麼?他說:「當把身邊保護自己的牆一道一道的推開,有了那個空間之後,才會有機會探索自己的可能性」於是這樣,她才開始更喜歡自己。

面對挫折時,Lara 也找到屬於自己的人生哲學,他說:「當你的心感受到破碎的時候,要感到快樂,因為說明你的心正要長大。」我深深被這套哲學觸動著,從來沒有想過原來心碎的時候可以感到快樂,也不知道原來這其實是心準備長大的陣痛。

我們總是搶著為心碎感到悲傷,卻覆蓋成長為我們帶來的欣喜。我重新回顧讓我記憶深刻的心痛事件,當下總是痛到一直流眼淚,但是現在所想起的快樂遠遠卻超過當時的痛與不歡,因為每一份傷痛之外,我只記得我獲得更多。(同場加映:

盧廣仲:帶給別人快樂,自己也會快樂

第三位,盧廣仲。對廣仲的認識,我和許多人一樣喜歡他歡樂的早安晨之美,對啊對啊。我總是記得他大大的粗框眼鏡、笑瞇瞇的眼鏡配上笑得大咧咧的嘴。到了廣仲公司,一邊進行機器架設,一邊瞧見遠遠的一頭,廣仲很快樂的與自己的吉他共處。他在公司裡像小精靈一樣玩著吉他,只要被他走過的地方就像被撒了亮粉一樣。(推薦閱讀:

正式拍攝時,讓我同樣感動的是添翼夥伴的溫暖。現場的拍攝因為場地空間的關係,我必須半蹲才能跟廣仲對的攝影機鏡頭視線齊平,以便順利進行訪談拍攝。為了讓我在拍攝時用最舒服的方式參與,廣仲和他的同事們花了些功夫替我找到合適高度的椅子,他們或許不知道,他們的同理心擁抱了我整個忙碌的小宇宙。

廣仲是所有拍攝人物中,最像朋友的人。受訪與對談的口吻,就像他的歌一樣平易近人,他用這麼平凡的話語分享他由衷相信的事,真實又誠懇的做自己。

我問廣仲為什麼會想要一直帶給大家快樂,廣仲說:「帶給別人的快樂,其實是出自最自私的行為,因為希望自己快樂。」是啊,我時常也會因為顧及別人怎麼看、別人怎麼說、我有沒有符合別人的期待而情緒起伏,喜怒哀樂,卻忘記傾聽自己的內心。

廣仲用他真誠的話語讓自己也讓世界閃閃發亮。

經歷過這次拍攝,我依然覺得「愛自己」很玄,但不是原本那種玄虛、模糊、摸不透的感受,而能漸漸勾勒出輪廓。愛自己,就是這樣慢慢摸索出來的。

我開始試著練習找到自己相信的事,因為相信而讓自己變得獨一無二,並練習在獨處時刻自我對話,開始之後,我才意識到自己可以透過與自己對話找出愛自己的軌跡,每天問自己最快樂以及最不快樂一件事,再說說為什麼,甚至在不快樂中找出沈溺其中的幸福感。

另一方面,愛自己其實就是在與自己戀愛,曾經有人告訴我,「對的人」是幫助你把複雜的事情變簡單,而我很幸運這支影片、我所接觸到的這些故事與人,這些總總好像成為我與自己溝通的催化劑,有了化學變化,逐漸把複雜的愛自己變簡單,而慢慢的我也成為專屬自己那個「對的人」。(推薦閱讀:

回想這次拍攝的所有經歷,所有我聽到的故事,我覺得自己很幸運。幸運的是從他們身上借到了這麼多的力量,於是我也因而能去擁抱自己,更去愛自己。最後,我想把這一份愛自己的幸運分享給你。


大女子電影院,一起分享幸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