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最紅的電影《我就要你好好的》講述因車禍癱瘓的男主角和照顧他的女主角之間,墜入愛河因此改變人生的故事。面對愛情,我們總以為這樣讓人神魂顛倒的能量可以改變一切,人生那樣寬廣而複雜,你唯一能做的,只有好好去愛。(同場加映:

這電影絕對是我最近看到最讓人難受的片之一,不是很劇痛大哭的那種,電影其實對於男主的病痛沒有著墨太多,鏡頭是跟著女主跑的,整齣電影並沒有太刻意的「用力」。可是這種難受竟然持續到隔日早上,我想原因之一是:它的結局與我想像的截然不同。

以下有雷(編輯對不起XD)。 有次去旁聽團體諮商的課,老師問大家是否贊同自殺,有組同學說:不鼓勵,會盡力幫助他,但是也尊重他的決定。這答案與我心裡的相同,而我會這麼想其實來自於一次訪談。當時那位受訪者說,像是存在主義名著《變形記》,主角第一次面對生命之後做的決定就是「結束生命」,這是他面對生命的方式。所以她並不想用教條的方式要大家別自殺,但也並不鼓勵,畢竟一旦自殺就是斬斷了一切連結和可能。

而這堂諮商課最後,老師笑說,其實唸心理系選擇諮商的路,如果贊同自殺,那還有什麼好談的?(推薦給你:

如果我親愛的人決定要死,我真的能夠鬆手嗎?我能夠不攢著他、不綁著他的去尊重他的意志嗎?我想著我會怎麼說,想來想去總脫不了以愛為名的綑綁:我這麼愛你!你怎麼能夠走?你怎能忍心?你能不能為我留下?我記得在我更不了解憂鬱症以前,我老覺得怎麼會有擁有愛情的人還想自殺,我覺得愛情是一件很熱情、充滿生命力的事。所以若是我的愛人想自殺,我會覺得自己很沒用、羞憤不平,因為我們的愛,並不夠讓你眷戀世界。

可是不是這樣的。我後來知道,有些痛苦並不能用愛的快樂來抵消。我們確實相愛,我確實讓你快樂,但這並不代表就能夠除去你的痛苦,人的情緒感覺並不是快樂 +1 、悲傷 -1 這樣簡單的數值可以相互消去的。

只是知道歸知道,我們總忍不住盼望對方為自己留下。同樣都是伴侶死去,《我就要你好好的》(舉雙手贊成還是照原著翻譯「遇見你之前」更好)比起《生命中的美好缺憾》讓我流下的眼淚少了,心中的悶痛卻很長,因為前者是他癱瘓、決定要死,而後者他別無選擇,他甚至在生前始終努力延長生命。然而,我們如何判斷怎樣的死才是「別無選擇」?當我們的生命再也不是生命,我們能不能以選擇死亡來面對?或者我們該不計一切的苟活?人類的安樂死始終還是好大好大的爭議。

「那是在遇到我之前!」露依莎以為他們相愛的快樂,能夠改變威爾安樂死的決定,抱著這樣的渴盼付出,最後他還執意要走,那種打擊真痛,她覺得自己失敗了,轉身跑走。而威爾只能眼睜睜看她走,除了大喊「露依莎」別無他法,他不能在愛人流淚的時候抱住她,也不能在她傷心跑走的時候拉住她,對比影中威爾父母、露依莎姊妹相互擁抱安慰的鏡頭,更讓人覺得難受無比。

可是你以為威爾不珍惜生命嗎?其實不,比起露依莎,他才是熱愛生命的那一個。他曾經活得非常精彩,工作能力好、有著迷人外表、相愛的女友,他樂於嘗試所有冒險,在朋友製作的慶生影片中,有著他高超的滑雪技巧、一身肌肉的跳水畫面。他甚至在愛情發生的時候,沒有拒露依莎於門外斬斷情絲這種老梗(還直接嗆聲露依莎男友XD)。

而露依莎,她非常容易滿足,願意為溫暖的家人付出、有著穩定交往七年的男友,總是過得很快活,穿得很「鮮豔亮眼」——她最喜歡的襪子是黑黃相間的蜜蜂褲襪!可是在遇到威爾以前,她不看外語片、沒潛過水、沒看過賽馬、沒聽過莫札特演奏會⋯⋯「遇見了一個人,然後世界完全不同」,在電影中指的不只是威爾,更是露依莎。

「我在這裡過得很快樂!」露依莎說。 「你不該滿足,」威爾告訴露依莎,「人生只有一次,妳有責任把它過得精彩。」

我老覺得這樣的威爾,他會活下去,他會改變主意。但沒有。他太清楚自己想要的生命是什麼模樣,他知道他熱愛的那一種再也不可能。「你不能改變別人想要的,」露依莎的爸爸告訴她。「那我還能做什麼?」露依莎問。「去愛他們。」爸爸回答。

是的,我們愛的人,能夠讓我們的世界完全不同,能為我們打開一個全新的世界,但這樣的改變是自然的、是對方願意接受的,我們並不能執意改變對方。我大概也是有點控制慾的人,老希望生活過得像我想要的一樣,希望一切按照我的安排,所以才為這樣的結局這麼傷心,可是「人」是不能被安排的,他們有自己的意志。威爾的護理師說:「我也希望他活,但前提是他也希望自己活。」

所以,除了愛,你別無他法。

在露依莎終於趕往參與威爾人生最後階段的時候,播放了這首我在裡面最喜歡的歌曲,紅髮艾德的《照片》:

Loving can hurt
Loving can hurt sometimes
But it's the only thing that I know

And when it gets hard
You know it can get hard sometimes
It is the only thing that makes us feel alive

⋯⋯

Loving can heal
Loving can mend your soul
And is the only thing that I know

愛可能會傷人,愛有時候也很艱難,但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是唯一會讓我們感覺「活著」的事。愛會治癒我們。

圖片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