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五,我們共同慶祝華航罷工的勝利,這是一場勞工權益被看見的戰爭,這是一場爭取休息時間的革命。女人迷觀察家洪任賢投稿,在華航罷工之後,想見證更多族群的勝利。他們是不支薪的實習教師,作為免費的血汗勞工,他們的聲音也期待能被聽見。(推薦閱讀:

文/洪任賢(臺師大美術所學生)

近日,以華航空服員為主體的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於二十四日凌晨起正式罷工。空服人員的罷工事件,使我回想起過去在當實習教師的受壓迫經驗。即便我的教育實習經驗不能代表所有實習教師的共同境遇,但實習教師作為一群免費的血汗勞工,甚至還要繳交四學分的實習學分費,確實處於受壓迫方。

我的實習學校是臺北市知名的「大校」,每年最不缺的就是實習教師,對該校而言,實習教師如同免洗餐具般,用過即丟。有薪水的空服員有罷工的權力,但沒薪資的實習教師呢?以下分享四則自身在實習學校的工作實況,反思教育實習現場的困境。

一、當休息時間被視為一種偷懶

學校教師有時間在辦公座位上種花、養魚、聊八卦、滑手機、看臉書、泡茶等,實習教師卻連一個辦公座位都沒有,僅能坐在學校各處室的「倉庫」,或是公共電腦區。實習教師甚至連請假、午睡、外出買午餐等時刻都需要膽顫心驚,深怕學校任何一位「長官」不開心,認為實習教師在偷懶。(推薦思考:

二、當「老師好」成為一種壓迫

學校教師曾對實習教師威脅:「你們實習老師看到學校老師都不會主動問好嗎?將來你們去考教甄時,學校都會打電話來探聽你們的實習表現,到時候就別怪我們『據實以報』。」反思這些話語的背後動機:當實習教師向學校教師問好時,學校教師會有一種優越感、愉悅感,感覺自己是在上位者、受尊重者、握有權力者。而實習教師在學校通常是地位最低者,甚至根本沒有地位,沒有尊嚴,不被尊重。

縱使熱臉貼冷屁股,實習教師也要主動向學校每位教師問好。雖然禮貌很重要,但是一個微笑與點頭就是一份對學校教師的尊重,甚至當學校學生都不太可能向學校教師說「老師好」時,為什麼會特別「規定」實習教師看到學校教師就必須說出「老師好」這三個字呢?以致於實習教師走在學校走廊時都必須戰戰兢兢,深怕跟哪個學校教師擦身而過,不小心忘記問好。

三、當實習教師淪為打雜人員

實習教師的實習工作主要分成教學、導師、行政三大部分。

論行政實習,實習教師其實只要大概瞭解行政體系的類別與運作即可,遇到大型活動時則支援協助。但實際上,所有的實習教師都被當成行政人員,除了上下班時間準時到校外,一堆電話、掃落葉、撿垃圾、倒汙水、抓老鼠、做雜事、跑腿、加班、課外活動支援等工作,可以說學校教師不想做的事情幾乎都會丟給實習教師做,各種場合絕對少不了實習教師的畫面。學校總是「以學習之名,行工作之實」。這些工作內容幾乎都是實習教師本來就會的知識技能,根本沒有所謂的學習。(推薦閱讀:

四、當「行動研究」變相成為校譽楷模

學校規定實習教師必須完成一份行動研究並投稿後才能「畢業」。投稿規定,實習教師僅能以第二作者的身份投稿,第一作者必須掛學校實習指導教師的名字。但實際撰寫行動研究者是實習教師,非學校教師,為何要強迫實習教師撰寫行動研究後投稿,還僅能是第二作者呢?

校方表示,撰寫行動研究是為了讓實習教師有學習的機會。但真正要求實習教師撰寫行動研究的根本動機是為了校譽,為了跟他校比較,讓參賽數字看起來很高,使外界認為學校教學認真且不斷產出學術研究。

很多「前輩」老師或許會認為:「實習老師是來學習的,本來就應該多做多學。」、「我們以前也是這樣走過來的。」、「吃苦當吃補,忍受壓迫和不公平,會是一種競爭力。」、「教育圈很小,將來你們去考教甄時,別的學校都會來探聽你們的實習表現。」反思學校教師這麼多,為什麼不找領薪水的老師來做?那些有薪水的老師根本沒有人可以同時肩負教學、導師、行政三份工作。

為什麼實習教師要承擔三種工作?因為實習教師不敢吭聲,實習分數掌握在學校教師手上,學校教師可能會封殺實習教師將來的教甄之路,所以學校教師就可以這樣壓榨實習教師?此外,忍受壓迫與不公平如果能提升自己的競爭力,那麼 LGBTQ、原住民、黑人等弱勢族群都應該是社會的菁英份子,女性也早已書寫歷史,掌控世界。壓迫與不公平是結構性問題,不可能因為「忍受」而神奇地翻轉這樣的權力關係。校方該反省的是:若沒有任何一位實習教師來學校實習,所有的工作本應由學校教師自行承擔。

當實習教師完成半年的實習後,由於教檢合格率約控制在六成左右。其次,處於實習階段的實習教師根本沒有太多時間唸教檢考科,學校教師甚至告訴實習教師不應在實習上班時間唸書。沒通過教檢的實習教師等於白白被壓榨半年,最後連張教師證都沒有,連當「流浪教師」的資格都沒有。(同場加映:

綜合上述,我想對教育實習制度提出兩項訴求:

一、修改「師資培育法」,讓實習教師先考教檢再實習,以免實習完,沒通過教檢,白忙一場。

二、修改「師資培育法」,拒絕實習勞動剝削,應給予實習教師應有的勞健保與薪資保障。依法令規定,實習教師不得在實習期間從事其他工作,再領其他工資。若是需要兼職以維持基本生計的弱勢實習教師,這半年該怎麼活?

有薪資的空服員有罷工的權力,但沒薪水的實習教師呢?實習教師能聯署罷工嗎?多數實習教師認為:「實習僅有半年時間,忍一下就過了!如果有任何不滿的聲音,未來就不可能在教育界生存!」是的,這就是我在教育實習的現場實況!法令雖明定,教學、導師、行政的實習比重,但在教育實習現場根本不可能明確將每項工作區分開來,實際工作量全憑各校良心。

論年資身分,實習教師是全校最底層的受壓迫者,對於不公平或違法的體制根本無從發聲。教育界應多關心實習教師被學校壓榨的血汗實相,沒有領薪水的實習教師工作量卻最大,這是何等荒唐的教育悲慘世界?(推薦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