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愛情故事》已經 25 年了,曾感動不少人的完治與莉香據說即將在漫畫家筆下重逢。女人迷觀察家投稿,不只為莉香的愛情傾倒,其實,完治、莉香、三上、關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愛情哲學,在每個人的故事裡,他們都是自己人生的主角。(同場加映:

文/叢衛友

25年前的各位在做什麼呢?

小學剛轉學,不知道怎麼與新同學相處?正面臨聯考帶來的壓力?或是每天追著「東京愛情故事」的劇情,與朋友討論?

在《東京愛情故事》這部經典日劇面前,我只不過是眾多「將自己投射在主角身上」的觀眾之一罷了!用薄弱的經驗來看,完治、關口、三上、莉香,分屬四種不同的愛情。希望在經歷25年後,能帶給讀者不同的角度,重新看待讓你、我感動不已的《東京愛情故事》。

「愛情是自己的選擇,而非更成熟的自己」

在完治的愛情裡頭,願意承擔「決定別人往後人生後果」的責任是不存在的,因為愛情發生的當下無法精算自己的未來。(同場加映:

「完治的愛情」不敢愛的太濃烈,需要一點冷靜、理智去做精算,判斷什麼才是正確的決定。代表在這段愛情裡頭,更多時候是愛自己。這樣的人呀!需要找與他相同性質的人作伴。會把對方當成自己,以同理去感受擁有彼此的滋味。如此的愛情,不會喘不過氣、不會緊張、不會不知所措,更多時候是取悅自己。

「愛情是張劃位的台鐵車票,上車後可能看到有人佔著你的位子」

在關口的愛情裡頭,「一邊是吸引自己的痞子男,另一邊是了解自己的暖男」她永遠在這兩種男人間做取捨。(推薦給你:

「關口的愛情」是搖擺鐘,在前往「踏實」或「夢幻」的愛情鋼索上擺盪不定。不輕易替自己的愛情找到歸屬,以友情當擋箭牌,游走在兩者之間。喜歡「被追求感」,一旦一方消失便會失去平衡地著急起來。這樣的人呀!與剛交出少女心的人妻面對每日柴米油鹽時有相同的不安。適合經歷大風大浪的大叔,或是相信愛情的小伙子,需要的是可靠的伴侶。

「沒有打包票的愛情,只有不斷被挑戰的信心」

在三上的愛情裡頭,「玩世不恭只是與我相襯的服裝,懂得對我驕傲、鄙棄的女人才能走入我的內心」讓討厭他的女人愛上自己,就是走出黑暗的時候。

「三上的愛情」是面照映慾望的鏡子。他知道怎麼讓女孩子喜歡上他,幽默、聰明、開車代步、偶爾使壞。如果能讓自己與別人快樂,為何不去做?但也因此,心裡一直有個聲音在祈求,渴望得到真正的愛情,而非愛情帶來的歡愉。

「即便下一秒要墜入山谷粉碎,也要緊握過的東西」

在莉香的愛情裡頭,「把過去未曾得到過的關注全押給愛上的某個人」是願意拿人生作籌碼的豪賭,因為親情、友情都未曾真正擁有,只能透過愛情實現。

「莉香的愛情」是感召、是當下、是千奇百怪的「如果」。如果多等五分鐘、三十分鐘,他會不會出現?如果突然出現在面前,他會不會主動搭話?如果給了一萬年份的愛,對方會不會也願意付出一樣多?(推薦給你:

對莉香來說,「緊密、堅定、長久」的關係是她一直沒有卻嚮往的情誼。因為嚮往,她學會「擁有這些關係」的人們會有的舉止:坦率、大膽、爛漫、開朗、熱情,「想要什麼,就成為什麼」。能把愛意常掛嘴上,並運用親人、朋友、愛人等各種角色回應她要求的人,才能讓她安心。

分析完四個主角的愛情後,會發現這四種愛情,彼此牽引。若要為完治與莉香遺憾的結局,下一個冰冷的結論,那我會說:「完治與關口的默契,是相識僅一年的莉香無法超越的障礙。」劇中利用巧妙的安排暗示了這個說法。

最後莉香與完治在月台上錯過的時間差,正是完治每次約關口見面,兩人不約而同提早的15分鐘。適切地呼應了劇中台詞:「所有的愛情,是兩個心靈相通的人勝利、無法互相了解的人失敗,沒有所謂對錯。」(推薦閱讀:

今年1月,原著漫畫作家,柴門文出了續作《東京愛情故事~25年後》。25年前的勝敗,如今25年後,又會有什麼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