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是什麼?是一家三口說走就走的恣意,是欣賞一條亂石小徑、一組黃銅杯架的細膩,是能夠享受靜謐午後、體會市場人情的開放心胸。女人迷作家 Fanning 用她的親身經驗告訴你,用開放的心感受最細微的小節,那就是生活所以美好的奧秘。(同場加映:

一連下了好幾個星期大雨,週末來臨前的星期五終於放晴,徹底乾爽明亮,是個通透著金黃陽光的好天氣。工作到一段落起身到臨近超市購買食材,推開大門走進公寓樓下小花園,撲鼻的清香還帶有前夜裡花露的芬芳,深呼吸通體舒暢。下午,等女兒、先生都回到了家,我問:「來趟單車之旅吧。」(你會喜歡:

三個人換了舒服適合活動的衣著、套上軟便鞋,將水壺裝滿,面著灑落下的金色陽光光束,我們瞇著眼出發。

按照平常的單車路線出發,大方向往北,一路上東繞西轉就為了看些漂亮民宅的花園。夏初大雨過後的季節,萬物生長格外快速茂盛,有些人家這天一早出了晴,已經勤勞先修剪了園裡的枝節花草,萬紫千紅看來精神抖擻十分賞心悅目。繼續往北邊森林騎,深不見底的樹林裡,百樹交縱,即使在烈日底下依舊黑幽幽一片,致使周邊溫度一下驟降。

樹林在我們右手邊,左手邊是道雜草叢生的土石陡丘,一條小徑露出。「那是去哪的?」三個人速度太快一下子滑過,眼尖的女兒喚住我們的注意力。掉過頭架好車,我們爬上小陡丘,一來到丘頂,眼前一片隨即以四十五度陡坡降下蔓延開來;因為地勢關係,遠方又是另一片樹林一望無盡,在樹林前有座大水塘映著陽光粼粼閃著光。「怎麼去水邊?好美呢。」女兒興奮地手舞足蹈。

找到了路沿著石子陡坡路往下,大小石礫滑腳,我們索性將車停在路旁徒步而下。遠遠望見了一簍白煙,煙勢愈發旺盛,待我們來到水塘邊,生火的一對年輕情侶就坐在火邊一段粗樹幹上,各拿著一隻長樹枝撥弄著火,兩人笑著鬧著,替這水邊景色添加不少青春活潑的氣息。

即使已經在德國南方以綠地著稱的巴伐利亞州居住了這麼久時間,每每都還是讓眼前大地美景給震懾無語;而這片忘憂如畫景色就在離家約十五分鐘腳踏車程遠距離,誰說生活中的確幸得來不易,勞神傷財呢?

我們已經說好,下次帶齊野餐吃食水酒,好好享受一個下午沒有叨擾的時光。(推薦給你:

我喜歡在平凡生活中發掘幸福點滴的喜悅與驚喜;更加欣賞把這種精神納入生活中實踐的確幸達人。在我看來,他們並不是為了探掘幸福而奉行此準則,而僅是認真看待尋常日子裡的任何事物,絕非生活在手機螢幕之前,快門之後以修圖軟體加工,囫圇吞棗線上分享。

我的作家好友,貓,在國中任教。認識她這些年最愛靜靜在她身旁聽她說故事,都不是些驚濤駭浪了不起的大事,卻足以令人細細品味、反覆咀嚼的好滋味。比如說,她喜好品咖啡;不過哪家咖啡好喝不是她追逐的目標,而是探究因為哪裡來的豆子、烘培的方式、研磨顆粒粗細、煮咖啡的方式與機器等,才造就了如此美味的黑釀。(同場加映:

還有呀,她將生活中細節放大再細細品嚐的態度著實令人讚賞。她的生活簡單、物慾望低少,卻在精神上豐富充足。去年夏天在慕尼黑跳蚤市場上,貓在細細斟酌再三考量之後購入的一套以黃銅當作杯底架座,裡頭置有細薄玻璃內杯為設計的咖啡杯組;付了錢之後她溫溫地捧在手中,臉上卻露出珍惜滿足的笑容,那令我難忘。

等她回到台灣,看見她以這組咖啡杯品嚐著週末裡的那杯手沖咖啡,我看著圖片露出了微笑;是這種生活中細細的觸動渲染了開心的分子。

另一位做過採訪,有過一面之緣的作家,米果,也絕對是此款幾乎絕跡的生活達人之翹楚;更加有意思的,她甚少以影像紀錄生活,只活逼逼地以文字加諸描述,卻道盡了品嚐萬物以心,也了然於心的舒暢快活。

你讀米果文字裡,聽她晨起運動再順道買菜的描述;還有那些無謀、有謀的旅行,方向與目的都不是重點,關鍵是放寬心體驗路上風景與人情。當然還有她對東京的情感、付諸棒球的熱誠以及投注在台南故鄉的心思,其實還有其他。(你會喜歡:

她們體驗生活的出發點是對內、對自己與生活的珍愛,而非對外的展演。她們放大了心思在微小細節上,專注的態度放寬了生活的廣度;就算把她們兩人囚禁在家,我相信她們也會寫出「不出門也快活」的篇章。

如果我們一昧遙望遠方,相信其他彼方都會比自己所居的此方來的更加美好,那麼即使來到了其他國度,也只會嚷嚷著想家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