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當受歡迎的女人迷X海苔熊為你點歌單元,每週三七點,在女人迷準時為你放歌!這次點播《Stone Sour Through Glass》。你也有過美好的曾經,那在個時候有個為你默默守護,給你溫柔,給你溫暖。但會後你們還是錯過,而往前走的你,也後悔地頻頻回首了,只會了能彌補那時候的錯。(同場加映:

Dear S:

人都有過去,都曾後悔過,都曾錯過。

離開你,我才知道你對我的好是這麼浪漫。當時你為了見我一面,上完夜班就趕來找我,但我卻不領情的拒絕。每次我的生日,你都會親手做卡片,但我卻覺得習以為常。為了帶我出去玩,陪我吃好吃的,你都願意空下時間,從來沒有拒絕過我,對我發過脾氣,始終把我擺第一。(推薦閱讀:

分手後,我才知道原來這世上只有這個你,會這樣溫柔浪漫的待我。(推薦閱讀:

我曾期望能在別人身上找尋你的身影或是彌補我的過錯。後來懂得那些有愛有難過的回憶,只能放在心裡,每當聽到這首歌,我就無止盡的回憶你,聽完這首歌,就將它放回心裡。

謝謝海苔熊提供這個平台,讓我們把話說出來,像是在對過去述說一樣,我很想親自都他說聲抱歉並深深的謝謝他,讓我知道我曾經幸福過。真的很喜歡女人迷,每次看文章都能感受到你們的用心,細心的針對各個族群分享,每每看完文章,都讓我充滿感動。

Li

給親愛的 Li :

「 I'm looking at you through the glass
我正透過玻璃看著你
Don't know how much time has passed
不知道消逝了多少時間
Oh God, it feels like forever
喔天啊,這感覺像會永無止盡
But no one ever tells you that forever feels like home
但從來沒有人告訴你永恆就像是
Sitting all alone inside your head
孤獨的深鎖在自己的世界裡」

謝謝你跟大家分享你的故事,你說「每當聽到這首歌,我就無止盡的回憶你」,雖然不知道這首歌跟他的連結是什麼,但我一邊聽著歌,腦袋裡面出現了關於他,心裡的話。

「那天我一如往常開車來接你,汽車音響流瀉出來的正是這首《Through the glass》,你自顧自的看著窗外的風景做著自己的事情,偶爾滑一下手機,但就是不看我。我看著你,就像是從玻璃的那一端看著一樣。你像是 Sour 歌詞裡面的明星,在我的心裡面用閃耀卻不知道該如何親近,你的一切看起來都很美好,但總有那麼一點不真實。」

How do you feel? That is the question
你的感覺如何?這才是我想問的問題
But I forget, you don't expect an easy answer
但我忘了你不會給出簡單的答案

「你是怎麼想的呢?關於我們這樣的關係。我親手做卡片給你、接你上下班,但你總看起來好冷淡,你對我是怎麼想的呢?只是一個暫時陪伴的男朋友嗎?在你的心裡,我跟別人有不一樣嗎?我有好多的疑問,卻等不到答案,因為你從來都不會直接回答我。我覺得自己離你好遠,你像是活在另一個空間。」

And while you're outside looking in
所以當你置身事外看著這些發生
Describing what you see
試圖理解描述你所看到的
Remember what you're staring at is me
請記得,你正凝視著的是我

「當我把禮物交給你的時候,你看著我的手然後把視線往上凝視我的眼睛,我卻感覺你不在,或者,不曾把我當成一個『活生生的人』。你說,你很喜歡我送你的禮物但不知為什麼,我總是有辦法讀到你所說的,只是一種客套的委婉。」

當然,這個故事只是我的腦補(可能和你的故事相去甚遠),不過我想說的是,在愛情和友情裡面我們都渴望對方能夠回饋並珍愛我們的好,但在愛裡,我們更希望對方能夠展現他真實的一面,希望對方符合我們的期待與渴望(expectation)(Giles,1994)。感情將像是一面鏡子,當你用虛假、阻隔的自己面對他,他也無法呈現出真實的自己,而變得彼此損耗。

Satir 的四種求生存模式

聽起來,他在這段關係裡面比較像是「討好」的一方,當他在關係裡面討好的時候,他會把自己的需求和感受放到最後,以你的開心當成自已的開心。「你喜歡什麼?」、「只要你高興就好了」、「對不起,都是我的錯」,為了想取悅你,他幾乎都不敢生氣,但也因為這樣漸漸變得受傷而無助。

Satir的家族治療當中(Tam,2006),還有其他三種應對的姿態,分別是:

1. 指責型:覺得都是他的錯、利用蹂躪別人、責罵或挑剔來忽視自己的感受。「你在幹嘛!」、「怎麼這麼不小心」、「真的是會被你氣死!」透過這樣的指責,終於可以逃避內心深處那個真正脆弱又不想讓人看見的自己。

2. 超理智型:強迫讓自己合乎邏輯、一定要客觀不偏,用研究或數據來證明自己是對的,卻很少表達自己的情緒。「你這樣說不合理,因為……」、「根本沒有這種事阿,你不要被騙了!」、「我不相信,不然你拿出證據來阿」躲到研究後面的好處是,終於可以不用讓自己的情緒、痛處被人看見。但這樣的一種退縮,卻也讓身邊的人覺得無力,像是和機器人在一起。(推薦閱讀:

3. 打岔型:這種人從來不會認真面對你的問題,常常用岔開話題或打岔帶過,像是「我跟你說喔,那個超好笑的」、「你知道嗎,昨天我去……」等等。他們以為只要「跳過」就可以不用面對尷尬的情境,卻也惹得身邊的人很生氣,覺得他「不在乎」。

一般來說,討好型的人會吸引到一些指責型的人,變成「你怎麼都做不好」加「對不起,那什麼是你要的呢?」的組合;當然他們也可能會遇到超理智或打岔型的人,但不論如何,這些不真誠(authenticity)的關係(Kernis、Goldman,2006),都會讓討好型的人感到挫折、覺得自己沒有價值。

我想起周星馳電影的一句經典台詞:「曾經有一份真誠的愛擺在我的面前,但是我沒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時候才後悔莫及,塵世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

或許,那時的不成熟,讓兩個人都在感情裡受苦了。就像是你說的,他總是那麼浪漫,把你擺在第一,你卻很後來才明白,他是用多少的愛,來經營這一段感情,你很後悔沒有好好珍惜,也擔心自己再也遇不到這樣好的人了。不過,那些覺得已經錯過「人生最美好的一段關係」的人,最後往往還是找到了人和他攜手終生,因為那時候的你值得那樣的戀愛,而現在的你也值得現在的戀愛。(推薦閱讀:

我們都是星星的碎片,就算再傷心,也不要輕易放棄自己。」或許,對於一些人來說,他們還在感情裡面複製過往的求生存模式,還不敢用真誠的自己來面對感情,因為這樣的防衛讓身邊的人失望了,但或許有一天,他會轉身發現自己當年是多麼荒唐,並試著用更長大的方式,去呵護每一段相遇。

那些曾經的錯過,也能開出美麗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