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日記,用 500 字寫繾綣的單身日記。林宥嘉推出新歌天真有邪,唱起「愛情的神經,以後,一快樂,就難過。會撒謊之前,有句話,再不說。」好似我們都是這樣成為大人的,因為受傷之後,一夜長大。可是也或許不必哀悼我們的天真無邪,因為成熟,正是愛的天真有邪。(同場加映:

「你可知道對我做過,什麼最殘忍。就是你,狠狠把我,一夜之間,變成了大人。」

想起初戀,是兩張青澀的臉孔,你伸出一隻手,而我接了過去。我們吻得很笨拙,愛得掏心掏肺,還不懂得好心分手,不懂得偽裝大氣的面孔。

我記得你的指尖爬在我背上,順著背脊拾階而上,我癢得呵呵直笑。午後斜陽從你租屋處的窗戶灑了下來,我說陽光正好必須出門,而你沒有回答,你的臉在背光處越來越模糊。

我從你的房門繞出去,你沒有跟上來。自此以後,你被標誌成一個能夠讓我流淚的人。

我一路往前走,反覆告訴自己不準哭,起碼要忍到轉身過後,你指尖的溫度還留在我的身體上,溫燙地長成一根根刺,我的背忍不住顫抖。我想我是在那一刻成熟的。

原來成熟是,你學會什麼事情都有所保留,不要長成一個輕易被看透的人;成熟是你不再願意輕易讓自己受傷,你不再能夠傻愣愣的承諾我愛你,我們有以後。

「有一顆,我從小仰望的星星,悄悄殞落。愛情的神經,以後,一快樂,就難過。會撒謊之前,有句話,再不說。」

可是怎麼說,我是想念的。

我想念你愛我的時候,像在我世界放一把野蠻的火;我想念我愛你的時候,所有容不下一粒沙的嫉妒細節,我想念我們輕易地相信了永遠,我想念我們並不特別佯裝大人地去愛,會哭會痛。

我想,更或許,是我們一直以來都誤解什麼是成熟。成熟不是不再哭,而是珍惜自己每一次掉淚。

成熟不是不再天真,而是愛得天真有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