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是一個太傷感的名字。它把一個笨拙的男孩,變成財大氣粗的商人;它把一個為理想衝撞的女生,變成一個亮麗世故的主播。青春,都讓我們長成什麼模樣了?走進劇場,看《我記得……》,你,還記得自己什麼?(推薦閱讀:

城市會說話,城市有風情,城市不只是個咖啡廳,城市也是一個大劇場,城市隱含著機會也隱藏著殺機,它讓意氣風發的少年追逐理想,然後變成他最不想變成的那種大人….

【我城劇場】一個大家不熟習的名字,卻在這個社會蟄伏了十七年,透過一個社會觀察者的角度,要說出你我最熟習卻也最不願曝光的故事。


(照片提供:我城劇場)

【我城劇場】的藝術總監,也是這次創團新戲《我記得……》的編導陳培廣,在【台北故事劇場】時期,就以創作都會題材見長,《花季未了》、《寂寞芳心俱樂部》《春光進行曲》《你和我和愛情之間》部部叫好又叫座。尤其擅長描寫人性的幽微,細膩而掙扎,慾望與謊言,愛與絕望,似乎這些看似矛盾的情緒,都能在他的筆下,融合成讓人不忍直視的人性真相。

而轉教職的十幾年間,他始終鍾情於創作,這次重執導演筒,重返他所熱愛的劇場,其實付上很大的代價。在他幾乎要放棄劇場,而人生感到最黑暗的時刻,卻有一絲光,牽引著他,或許那是創作的魔力,或許那是劇場的呼喚,他終於決定在沉默多年之後,出來說說話,說出人們想說卻不敢說的那些,真心話。(同場加映:

在陳培廣導演眼中,他所蟄伏的這些年歲,觀察到在社會上發言的人,輸出創作的人,似乎都稍嫌浮濫的使用了他們對這個社會說話的權利。就像不斷跳出我們眼前的廣告訊息、APP 軟體、重播新聞、政論節目、遊戲程式,人們少了跟家人朋友溝通的時間,少了紙本的閱讀。好像一切來的很快很多,卻好不深刻。回望那個通訊還很古典的年代,一封親筆寫的情書、一通打給遠方親人的家用電話、一本從高中時代就反覆閱讀的書籍、一場看過就不會忘記的好戲⋯⋯這些美好似乎都變得很遙不可及,就像記憶,被藏在D槽的檔案夾裡。原本以為不見了也不可惜的那些,卻是我們走向未來的關鍵。

你喜歡現在的自己嗎?
過著真正想要的生活嗎?

還是在享有安穩之餘,只好將內心尚存的青春、躁動、空虛都壓進皮包的夾層中,知道它存在,卻鮮少被翻起。《我記得……》講述五個高中同學,在闊別二十五年後,帶著一身風光與風霜,再次回到那些不用戴著面具的朋友面前,重新面對在與現實征戰多年後,自己都快忘記的自己。

「傷逝青春」是個不管什麼時代都會一直存在的題目。不管是台版《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我的少女時代》或是陸版的《致青春》、《將愛情進行到底》,都揭露了告別青春後,成熟的代價。而《我記得……》說的有什麼不一樣?在傷逝青春之後,還留下什麼繼續往前走的力量?

融合了多年的社會觀察,《我記得……》裡面的人物角色特別反應我們所生存的這個時代,眾人都在一起經歷的時事,你一定也會在故事中看見,你一直以為他混得很好的那些老同學。他/她們總在 FB 嶄露自己最令人羨慕的動態,而藏起那些背後的痛苦蒼白,《我記得……》卻要讓我們,一起從正面走到背面,從外面看到裡面。(推薦閱讀:


(左起:黃健瑋、朱芷瑩、謝盈萱、隆宸翰、莊凱勛)

長年參與社會運動,到後來卻不知為何而戰的黃救國(黃健瑋 飾演);打假球而被開除現在以開私家車維生的莊振飛(莊凱勛 飾演);身為兩性專家卻深陷家暴疑雲的朱佳佳(朱芷瑩 飾演);曾經嚮往民主如今卻操弄民意的當紅主播謝彤雪(謝盈萱 飾演);曾是最受期待的博士生,現在卻成為派遣工的隆家寶(隆宸翰 飾演)⋯⋯這些我們天天可以在電視上或八卦雜誌中會出現的人物,但我們曾經想過他們是怎麼變成現在這樣子的嗎?他們是在什麼時候跟過去斷了線?我們又是在什麼時候跟自己失去了聯繫?

我想這是創作者對自己最深層的探問,而這些問題,同時也在對著每個觀眾的內心敲門。不知大家有沒有這樣的共同經驗:年輕時,老師爸媽說,只要好好念書就能考上好學校,考上好學校才有競爭力,選一個好工作,才能擁有光明的前景。但是這個社會,並沒有回應我們爸媽口中的理想圖。

當我們聽話照做,我們卻面對薪資倒退二十年的窘境,國家正義尚未到來,住宅正義蕩然無存,世代正義還在組建階段,司法正義又豈是廢死不廢死就能斷定。隨機殺人事件層出不窮,媒體每天丟出毫不考證的監視器畫面資料,參加國際會議卻連自己國家叫什麼都不明不白⋯⋯

這些吶喊並非在控訴這個正在重整步伐的時代,而是我們都必須一起看清事實,看清正在遠離我們的榮耀過往,看清正在崩壞的國家謊言,看清正需重新對焦的社會價值,重新面對自己心中最原始的夢想,有什麼值得我們用放棄自我去追求?

我想在這個新政局正式啟動的一刻,我們都該揭開那些自我安慰的面紗。只有面對,才有重新開始的機會,我想這也是《我記得……》想要表達的,在直視真我之後,坦然面對自己的不完美或平凡,從而給自己一個可以重新開始的機會──重新當一個再普通不過,卻也再真實不過的凡人,每個人都值得 a second chance,只要他願意面對那個最真實的自己。(推薦閱讀:

在闊別劇場多年後,在人生半百之際,陳培廣導演以奮力一搏的決心,卻是最溫柔的姿態,邀你/妳重新走進劇場,像見老朋友一樣,會會那個你快遺忘的曾經。

在這個無線網路遍佈的城市中,

讓劇場與生活重新連線,
讓青春與現實重新連線,
讓你與自己,重新連線。

我城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