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星星寫詩】第二章,作者張宀一筆一劃寫下風象星座的飄渺存有,那個我們心底最真實的自己。讀一首屬於你的詩,那些描繪你靈魂形狀的字,都珍藏進心裡。(同場加映:

星座,那遙曠星塵裡最為突兀的存在,希臘神話裡優美的篇章,落在心上將我們塑成不同的靈魂。是刻印、是情緒,在心底深處最原始的本能。而將那些屬於星星的神話化為詩篇,筆書捻來屬於他們的哀愁與美麗,所有不為人知的晦暗與光明,揭穿幽密的偽裝。

為星座寫詩,風象星座篇。

【雙子座】

知名不具的邀請

狄俄斯庫里的戰場

聽見華格納的後浪漫主義

又是穿插交響樂的舒曼

 

時候彈奏、舞蹈、拿起刀劍

捉摸不定的偶陣風

捲起時尚的尖端

可悲,查無此人的安全感

終究還是你詐欺的手法

 

那風吹走了我,也吹走了你

誰也無法將最後一行字寫完。
 

至今我依然無法確認你愛的是糖還是鞭子,執迷於每抹餘韻中,但僅是淺嚐即止。喧鬧聲讓你失去了歸屬感,也無從選擇,不安於室的才華總在人群間穿梭。(推薦閱讀:

有多少個羨煞的眼光投射終究是浪費,浪費於聳動的世俗,愛的萬物論。孩子的心有著倔強與軟弱,好奇成了猜忌,失去根的幼芽隨風飄逸年華匆促的不安全感,害怕卻又嚮往。

「你終究抱著純真與矛盾在生命中穿梭,儘管渴求的僅是一個安穩的家。」

【水瓶座】

他們要你醉了唱著空城計

卻反覆消遣你的靈感

不過是一介酒恃

 

居然也得必須賠罪與陪醉

鷹爪殘留的痕跡是你矚目的象徵

背道而馳就被社會封鎖

 

依然有些刮目相看,但必須等到千年

門可羅雀的那時,唯一的訪客

 

依然摸不清你的心

在這被雨籠罩的城市,如你

表裏不一,也僅是

老莊也不得不撈月的痕跡。

 

恐慌的年代有個流浪的孩子,沒有故鄉的母語,也不擅於溝通。唯一飄蕩的是如夢的心之觸鬚,麻質粗糙,但這是他唯一能避寒的衣襟,只因親手縫製。如陣風般的你,時而擁簇時代的爆裂。偶時柔軟似水,飲進卻如酒般扣人心弦。

孩子注定永遠當個赤子,不因世界的混亂而遷就,路就是一段夢,飄渺中是堅定的,他脫下一身麻簑,為自己的夢鋪路。(同場加映:

終究無法妥協,但至少夢地快樂著,如原生民謠裡輕迭的瘋狂,順手瓶酒引人醉。紙醉金迷之際保有清醒,是你的天賦,直到夢想張揚前,在論斷蟄伏後。

「依然倔強地可愛。」

【天秤座】

倦了紅塵世俗

清澈的她眼中黑白分明

帶我走的紛擾,讓我飛的悲傷

捫心自問為何總讓問題拂於天際

 

也無法怪罪本能,只好呢喃連連

眼中數不盡的失望,連續慣犯的愛人

 

從左手心到右邊,滑過心房無數次

阿斯特莉雅的天秤摸不著平衡,只好回首

 

在無數夜晚啜泣與論斷

在無數黎明爬起與批評

日記無法動筆。

 

遺忘是一種懲罰,只是這塵世依舊令人選擇遊蕩,義務僅是寫下萬言書,紀錄每一個感情失衡的過往。思考無止盡的嫁禍於身,身旁的靈魂依然呻吟為愛,如螞蟻密麻的思緒,搗亂早晨練習之心無旁騖。(推薦閱讀:

遺憾至今模糊的竟是自己也淪陷染泥,亂了分寸亂了原則,淪為世俗一類之乖蹇,終究還是人的模樣,抵擋不了生徒中的原罪。晚風輕拂臉頰,只是早已感受不到心的清涼,譴責自我的輪迴,在日記上畫了無數個圓圈,細紋延伸至手心捧住僅剩的鄉愿。

「只能放棄紀錄無常,因它讓我心慌,日記如亂麻。」

 

「為星星寫詩,我們於下次期待火象星座的癲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