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戀、分手,彷彿是再多痛幾次都無法麻痺的。只要你是真心的,無論你敗足過幾次戀愛,時候到了,都還是那麼疼。寫給失戀療癒自己的痛楚,再沒人陪伴你,你會陪自己好起來。(同場加映:(同場加映:

「我睡不著 / 疑心枕頭上有你的味道 / 我醒不了 / 像遲到的朝聖者 / 神已經死了 / 還在原地守候 / 我還不想變好 / 不想變得跟你一樣 / 懂得遺忘 / 你仍然是我的亂世 / 即便我已不是 / 你的佳人」--- 徐珮芬《戰爭》

我想,人生大概一輩子都得面對感情的課題,無論失戀過幾回,還是會哭的聲嘶力竭、痛徹心扉。

每回一段感情開始時,是起源於相知相惜,還有那最得來不易的緣分,也許是從沒想過會跟這樣的一個對象在一起,內心有過掙扎與矛盾,最終還是排除萬難牽起了手,可是,每一段感情開始時,總以為最後有足夠多的勇氣承受也許會走向失去與別離的那個瞬間,但真正到了需要放開彼此的時刻,卻怎麼也沒想過,會是那麼的痛,椎心刺骨的,承受那些曾經充滿歡笑的回憶,原本以為不長的回憶當放手時都能夠輕如鴻毛,可其實那些重量,沉重地讓人足以面臨崩潰的邊緣。

經歷失戀的痛苦是相當痛苦的歷程,好像自己的心莫名的空了一塊,你會忍不住期望對方還能施捨你一點點的關心,可是你也同時明白,無論是多麼少量的關心,都足以擊垮你已經脆弱萬分的內心,假裝勇敢、假裝堅強、假裝能夠馬上回到正常生活的軌道,可是淚水是無法止息的落下,每一滴眼淚都像是對回憶的嘆息。(你會喜歡:

可身為一個人是好的,人阿,就是能夠在每一次的心碎後,再有機會遇見一個人,然後愛上一個人,所以每回失戀若能夠痛痛快快地哭上幾天,之後也才能再轟轟烈烈地再愛上幾回,勇氣應該要自己給自己的,如果把心給了那個人,給了他一個位置這樣傷害你一段日子,現在既然空了,就別再逼自己繼續坐在那個位置上不走了。

有幾回失戀,到了最後,雖然是自己提出了分手,可說實在是因為這段感情真的是無以為繼了,試過了各種方法,比方說:溝通、假裝不在乎、冷靜理性、逃避,這段感情都毫無起色,因此在幾個午夜夢迴時分,做了好幾次最痛苦的決定,然後才在某一天,鼓起勇氣告訴對方:「不如我們就走到這了吧」,而對方的反應也許是驚嚇的希望能夠挽回,也有可能是冷漠的讓你心如刀割,一方面希望對方的挽回證明你們之間的感情還有點意義,一方面又希望對方還是狠心一點的對你,好讓你能夠就此不再猶豫、不再不捨,矛盾的情緒在失戀的情緒裡,彰顯的徹徹底底。

這是一場沒有未來的愛情,有些感情,在牽起手以前其實就已經知道這會是一場沒有未來的愛情,可是為什麼這樣的愛情還是選擇走上一段路,體驗這一回愛呢?

明白在這個社會上,一段感情是應該要有美好結局可以幻想的,可感情的方式有很多種,有時候很多事情可以說是自找的煩惱,但有更多時後,愛情就是來的這麼匆忙,從沒想過能夠走多久,但就是無可否認也無可避免的要走上一回,共度一些良辰,說白了點,感情不就是一場緣分嗎,緣分不夠的到頭都無法走在一起,但緣分到了卻不足的,就是走了一段時間終究得面對離別,最後,只會剩下一些人,可以幸福快樂的一起走到盡頭。(推薦閱讀:

至少,若是還有勇氣在愛裡兜轉個幾回,都是好的。

這場仗我是打輸了,雖然我已不是你心頭念念不忘的佳人,但此時此刻,你仍然是我的亂世,只因為我不想變得跟你一樣,懂得遺忘,所以我僅以淚水記念失去你的痛楚。

「本來就知道留不住,失去了還是情緒化的掉眼淚,對你阿,我笑著流淚,流淚著笑,對自己說,還真是沒辦法,可我好喜歡和你在一起,全世界我只有你,在這茫茫人海裡,和你相偎依」--- Frandé 《Every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