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和 J 相約吃飯,J 一向優秀,從美國念完研究所回來,在美國拿到待遇極好的 offer,幾經思量,選擇回台灣工作,想離家人跟自己喜歡的生活都更近一點。(同場加映:

我替她開心,她為自己選擇的,肯定都是最好的。而她說自己做選擇的時候,其實感到莫大壓力,壓力來自她明顯意識到她的選擇不符合社會期待。社會無聲探問她:「你能留在國外,回台灣做什麼?」她聳聳肩,很是不解,為什麼回自己的家鄉工作,需要這麽多正當理由?

於是又到了今年的畢業季,我在她身上看見我們這一代孩子選擇的難。我們一路升學,被要求走「最好」的路,被要求念「最好」的學校,被要求做「最好」的學生。我們幾乎要忘記自己能夠選擇,以為自己只有「最好」一種途徑。我們幾乎忘記選擇,是自己的責任。(同場加映:

我也想起自己當年離開學校時眼神迷惘,還不知道未來要往哪裡去,路途好遠,選擇好多,我心生焦慮,擔心自己不再有同路人,不再能映照別人的身影肯定自己。

誰決定怎麼樣叫做「最好」呢?離開學校之後,我們終於能認真問自己這個問題。練習把自己放得很大很大,去問自己要的是什麼,去問自己在意什麼,去問自己渴望什麼,用時間來換一個懇切的答案,用幾經挫敗來換一場心甘情願的生活。

於是我們才會知道,期待「最好」的唯一解,是對自己的懶惰。我們的教育不該教會我們,連思考的時間都不敢留給自己。

所以親愛的畢業生,歡迎光臨職場。這是你為自己選擇的職場,你難過有時,快樂有時;你掙扎有時,成長有時;可是我想你明白,如果這是你為自己做的選擇,那肯定都是最好的,時間會告訴你。(推薦閱讀:

你所能為自己做的最好一件事,是讓你有一天回首,能心安理得地對自己說,我未曾辜負我相信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