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的第五年,第三屆女人迷我愛我節來到了台北市府前廣場。大好時代,是女人迷的新嘗試。「愛自己」從來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我們貪心地準備了三個主題,十四場講座,希望你從中能得到滿滿的力量,「#EmbraceDiversity 世界之所以美,在於拒絕相同」,擁抱多元,我們談男人與女性主義、我們談非正規的女體,我們談婚姻平權進程,你不只一種樣子,世界也不只一種樣子。(延伸閱讀:回顧大好時代

今年的 528 大好時代,女人迷第一次跟台北市四局跨界合作,第一次在香堤大道規劃大女子房間特展,也是第一次舉辦 14 場接力演講,種種的第一次讓女人迷突破外界「不可能」的懷疑,這樣的舉止看起來近乎瘋狂,但是,我們不怕瘋狂,只怕沒有做到窮盡的努力。我們多麽願意成為世界的一道光,不因為前方的黑暗而退縮。

女人迷的活動宗旨是希望牽起大家的手,一同勇敢的向世界宣告:「我愛我,我就是我最愛的樣子!」

當天,夥伴們早上八點來到台北市政府前廣場,密集的對活動細流反覆演練,不斷修正場區座位和硬體設備,在豔陽下模擬各種突發狀況。一日夥伴們臉上掛著燦爛笑容和炙熱眼神,我們驕傲著能夠與女人迷一同打造大好時代,讓所有喜歡女人迷的讀者也能感受這份真心。我們的努力或許有點笨拙,但是很真誠,只因為我們想把最好的活動獻給每一位特定前來的你和妳。

這次活動的講座區分為職場女力、她故事和擁抱多元,希望這三場演講讓所有參與 528 大好時代的人能聽見與世界並容的多元價值。講座區域雖然不大,我們仍然看見聽眾們在毒辣的天氣下等候著,眼神閃爍的聽著講者所分享的「自己」。

愛自己不容易,但是我們相信,一個人走是孤寂,一群人走是擁抱孤寂的勇氣。

我在現場感受講者和聽眾之間凝聚的氛圍,才發現,講者講述的不僅是自己的故事和理念,它同時是這個社會下你和妳和所有關係的真實。無論從職場力量、生命價值或是性別意義,都清澈了愛自己的輪廓。在情感流動的過程中,我們會開始相信,只有自己能決定自己的模樣,並且透過每一個人的坦率中,共創屬於所有人的大好時代!

紫色,代表擁抱多元的思辨

我們將紫色設定為擁抱多元的主題色,紫色象徵了多元思辨的力量,我們希望能將這個力量傳遞給所有聽眾,當大家擁抱著這個世界的多元,思辨帶來的不是攻擊,而是對世界的了解。

我們邀請長期關注同志運動和性別議題的呂欣潔擔任引言人,當天,她幽默開朗的主持功力串連了 5 位各具風格的講者,從性解放的學姊、汪綺、周芷萱、康庭瑜再到許秀雯律師,每場講座皆深具爆棚的魅力。

性解放的學姊:學長也懂女性主義!

「壓迫和歧視不是必然,而是選擇。這場講座其實是一種邀請,邀請世界上所有的男人跟女人,一起樂觀的改變社會,一起加入這場性別戰爭!」

擁抱多元的第一場講座,我們邀請了「性解放的學姊」的范綱皓與我們談到在 #FreeTheNipple 以後,性別議題還有哪些該努力的方向。身為 14 位講者中唯一的生理男性,范綱皓也希望和大家分享,男人為何也應該關注性別議題。講座一開始,范綱皓以自身經驗出發,難過的回憶通常是不願面對的脆弱,但是他卻先解剖了自己的過往。

「大家都知道葉永鋕事件,當我知道的時候其實很難過,因為我也曾經因為個人的性別氣質而遭受歧視,我避開人群大哭,害怕他們又把愛哭跟娘娘腔連結,但是,為什麼愛哭就一定是娘娘腔,娘娘腔又有什麼不對?」范綱皓坦承,萬一他不是一個樂觀面對性別歧視的人,有可能就會是下一個葉永鋕,然而 16 年過去了,台灣社會的各個角落中,又有多少人身處於這樣的性別歧視?因為人生的過往經驗,如今,范綱皓更能夠在那些被視為「理所當然」的歧視當中,擁有不一樣的觀點。

 

「男人為何必須肩負養家活口的責任,男人為何必須陽剛,而什麼又是男人應該擁有的樣子?」在這個社會當中,很多人都忽略了男人也應該關注性別議題,這些被視為理所當然的性別枷鎖,對男人其實也是一種壓迫。在#FreeTheNipple 的活動中,有些男人會阻止女人追求情慾自主、身體自主以及性別上的平等,但如果只是指著男人的鼻子大罵沙文主義,對於這樣的性別處境並沒有太大的幫助。

「這個社會要求男人要有男人的樣子,他們從男孩變成男人的過程中,都被教導成為社會所期望的角色,所以他們並不知道男人跟女人其實可以更多元。」如果男人並不了解性別議題的重要,便永遠無法理解男人與女人各自在性別上的壓迫與缺陷,只有女人做這件事情不足以撼動社會既存的性別結構,因此,范綱皓以一個生理男性的角色,希望所有男人都應該正視性別問題。

 「當我們身上沒有發生性別歧視時,不代表性別歧視不存在!」范綱皓提及在性別議題裡面,我們也必須面對階級、族群等社會問題,某部分的女人可以作為經濟獨立的新角色,但是社會同樣有許多在底層的女人無法獲得自由。「壓迫和歧視不是必然,而是選擇。」范綱皓相信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能力去改變這個社會,我們應該要創造更多的社會劇本,讓所有人都可以依循自己的劇本生活,而不是讓我們的社會只有一種模樣。

「我們要做的事情,其實不是關注於一個女人或一個男人遭受了什麼樣的性別歧視,或是女人在性別上做了什麼樣的掙扎,我們要做的事情其實是去撼動那個性別結構。」撼動這個結構並不簡單,但也因為如此,我們更應該要去實踐。

講座結束前,范綱皓邀請大家,一起加入這場性別戰,我也深深相信,這個戰爭不是為了要爭得你死我活,而是要讓大家更了解這個社會,並且大力擁抱社會的可能。(延伸閱讀:半路出家的女性主義!性解放の學姊 范綱皓:「解放的不只情慾,更是所有人的自由」

汪綺:不合格身體的女怪運動

「社會給的枷鎖,只要你不認同,它就不存在。」

 「我今天會站在這裡,是因為一台計程車。」汪綺用逗趣的開場白介紹自己,瞬間拉近了與聽眾的距離。因為在計程車上唱歌的影片被放上網路而爆紅,同時也因為外型而在網路上引起罵戰。「有很多人在留言底下 tag 別人說:『欸,妳馬子耶!』。奇怪了,這些人有經過我同意嗎?」汪綺的直率讓聽眾大笑。

因為這些不友善的回應,汪綺寫了一段話:「我不徵男朋友,你不需要挑我,我不是物品。我不暖你的床,所以你喜不喜歡我的體型跟我沒有關係。」因為這段話引起了蘋果日報記者的注意,汪綺又再度爆紅。

在這一連串的經歷之後,許多人開始問汪綺為什麼可以活的這麼有自信?但是在問答的過程中,汪綺發現大家將她特殊的勵志化,把她定位在「正能量汪綺~~~~」的無限光輝當中,卻忘記她也不過是一個活生生的人類,同樣會遭遇挫折。汪綺並不是因為樂觀向上的人格特質而造就了現在的模樣,而是因為她是殘缺的,所以才看起來有光。

「當我發現大家時常用扁平化的想像去標籤我的時候,我開始思索這個社會是不是都以同樣扁平的想像去定義他人,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在這個社會中,似乎胖子勇於發言就是積極樂觀,而受害者媽媽就應該哭得驚天動地,但是每個人的特質是多元的,並不能被單一化的標籤。

接下來,汪綺與大家談到對她而言的自信三大要點,第一點是「自信來自於自覺,而自覺來自於對這個世界的認識。」在社會中不斷跌倒的過程,汪綺開始去尋找「為什麼」。許多人因為她的體型而指責她,汪綺後來才理解:「原來在父權體制下,女體是單一想像的樣子!」因此,她發現當我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越多,越能夠諒解它,即使無法去諒解,也是一個想要改變它的機會。

第二點是因為汪綺本身是一個表演工作者,必須要讓自己的身體很自在的被觀看,在表演的過程中也可以同時檢視自己的身體和內心,進而認識自我。

第三點是因為汪綺並不在意別人在想什麼,「所謂社會給的枷鎖,只要你不認同,它就不存在。」沒有人可以讓我們討厭自己。汪綺引用了中國作家楊絳的一段話貼近了自己的言語:「我們曾經如此期盼外界給我們的認可,但最後我們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與他人毫無關係。」無論我們再怎麼努力的跟外在的壓迫鬥爭,最終,我們還是要回歸到與自身相處的和諧,這也是自信最大的根源。

在一個眾人勤於標籤化他人的社會,汪綺決定主動用一個標籤去定義自己—女怪。「女神、女丑、妖女,這些描述女性的形容詞都是被成為的。」從古至今,女性時常是被選擇的一方,不如讓我們主動的成為自己希望的模樣。

「如果你覺得你漂亮,但是不屑被崇拜;如果你覺得你幽默,但是不自認為是女丑;如果你不覺得自己惡意到成為一個妖女;如果你覺得你對父權感到憤怒以及你覺得自己是一個怪胎,就歡迎你自稱為女怪。」汪綺歡迎大家,一起加入女怪運動!(延伸閱讀:珍惜身上不合時宜的刺!專訪汪綺:我終於不用討好你們了

周芷萱:做一個台獨的女性主義者:兩個好坑,不跳嗎?

「無論是台獨或是女性主義,最終歸屬的都是回到自己、回到你找到想要成為什麼樣子的人。一個是回到自我,一個是回到土地上的自我。」

 「哈囉大家好,我是芷萱,我是不分區立委落選人。」周芷萱笑著說自己很喜歡用「落選人」介紹自己。因為在過去的謾罵爭吵中,女人經常被罵「婊子」等性別歧視的詞彙,但是當對方知道這招對女性主義者無用的時候,便選擇用「落選人」諷刺她,「大家都說立委候選人講話還這麼大聲幹嘛?但是奇怪,立委候選人講話才要大聲啊,不然是要回家哭三天嗎?」在講座開場中,我們看見周芷萱用開朗且無所畏懼的態度,迎接到場的所有聽眾。

在台灣社會,台獨運動和女性主義運動兩者看似毫不相干,於是在講座中,周芷萱以一個做台獨運動的女性主義者身分,和大家分享兩者之間的連結。對周芷萱而言,台獨運動是一個坑,女性主義則是另一個坑,兩個坑放在一起就是一個無盡深淵,可能會遭受無盡的謾罵。

在講座開始時,周芷萱放了「刺刺菇菇」的圖片,「他是一個外表長滿刺,但是內心非常溫和的角色。」周芷萱想從中表達,許多從事運動的人,都是這樣的角色。大多數人都認為這些人非常憤世忌俗,但其實他們是溫和的好人,而這樣的溫柔不是狹隘的指女性身上的標籤,它更可能是一種反抗的力量。

台獨跟性別平權衝突嗎?作為一個同時主張台獨和性別平權的人,周芷萱認為兩者並不衝突,反而有許多共同點,之所以會讓人感到衝突,是因為許多人覺得自己關心的議題比別的議題重要,而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人生經驗和想法,我們都應該給彼此一個空間去容納更多元的思考價值。

性別議題當中涵蓋了許多面向的社會問題,而台獨也是如此,兩者之中許多相互重疊的關係。在台獨的場域裡面,大家經常以男女關係做為主權比喻,「有人會說台灣是一個可憐的女人,時常被中華民國欺壓。但是為什麼什麼不好的東西都要推給女人?」

在台灣的政治社會中,當大家批評一個政治人物時又以性別歧視或是外貌歧視作為攻擊的手段,「我們可以說連勝文自以為是紆尊降貴的貴公子啊,為什麼總是要以外貌攻擊說他是連D?」另外,周芷萱認為在台獨運動中會出現女性主義的歧視,是因為台獨運動本身就是一個爭權的行動,面臨權力稀少的狀況時,社會存有的父權體制便會強硬介入。

什麼是台獨?周芷萱對底下的聽眾提出反問。台獨在每個人心中可能都有不同的答案,「對我來說,台獨運動就是一個地方的人們,重新理解自己的過程。」我們都要試著了解這塊土地過去發生的事情,並且爭取自己決定未來的權利。女性主義又是什麼?「女性主義是一個回到自我的運動,讓男人和女人跳脫出刻板的框架中,活出自己想要的樣子。」

無論是台獨或是女性主義,最終歸屬的都是回到自己、回到你找到想要成為什麼樣子的人。一個是回到自我,一個是回到土地上的自我,兩者都是在幫助我們找尋自己,並且從壓迫中解放。儘管兩個坑加在一起是個無盡深淵,周芷萱仍然讓我們看見了她的義無反顧。恰巧,在最後演講即將結束前,棚外傳來了國旗歌,欣潔玩笑式的叫大家不要起立,這是一種威權的象徵,為這場演講的結束帶來了逗趣映照。(延伸閱讀:老娘就是反骨!周芷萱演講全文:誰偷走你關心政治的十五分鐘?

康庭瑜:媒體中「美力新女性」的情慾流動

「在多元社會之下,如果讓中產階級之外的女性都能獲得性別上的解放,那才是真正的改變。」

「作為一個女人,你想要有誰的人生?」底下的聽眾小聲地回答:「我想成為我自己。」康庭瑜老師則說在她教導的學生中很多人回答 Emma Waston,而在過去世代的回應,可能是像蔡依珊那樣溫柔賢淑的模樣。在不同世代的轉換間,大家腦中所浮現的理想名女人樣貌,已經跟著改變。

過去媒體所鼓吹的美好女人的樣子,是理想男人的慾望客體,女人是被凝視的對象。在這幾年的媒體呈現中,女人和男人之間的情慾流動發生變化,正妹新聞不是媒體中唯一的亮點,「小鮮肉」的形象開始浮上檯面,男人也能變成女人所凝視的慾望客體。

「以前女人的性感,是男人的玩物;現在女人的性感,是用來征服男人。」從瑪丹娜的《Material Girl》中,可以看見背後所要表達的意識形態,女人在社會中經常遭到物化和壓迫,因此,瑪丹娜反過來將女人的主動物化作為向男人奪權的手段,以性奪權,顛覆大家對女人的想像。在台灣媒體中,當代台灣女性開始可以在節目中談論對於情慾的需要,也可以主動的慾望男人,這在過去的媒體當中是不可能的事情。

康庭瑜老師也提到現在的「辣媽文化」,從英國的維多利亞貝克漢、美國的安潔莉娜裘莉到台灣的隋棠,媒體現在正在鼓吹一種新的女性文化,過去女人當上媽媽之後會被去性化,甚至得婚後息影,而現在女人當上媽媽後也可以擁有性感。

在影劇方面,康庭瑜老師舉電影《控制》和電視劇《犀利人妻》表達女性新的生活典範,在現在的影劇內容中,女人於親密關係裡表現的是獨立自主的模樣,在愛對方之前也要懂得愛自己,如果在親密關係中受到傷害,也要學習主動復仇,不讓自己受到任何委屈。

另外,姊妹淘也是愛情外很重要的角色,家庭和愛情不是女人的全部,一生一世的宣誓無法作為女人的救贖。從電影《黑魔女》、《冰雪奇緣》中,告訴我們王子不是女人生命中唯一的解藥,但是姊妹情誼可能會拯救我們。

以性奪權、辣媽文化、愛自己等這些新的潮流被後來學者稱為「後女性主義」,表面上好像達到了女性主義的烏托邦,其實這中間仍有很多努力的空間。「我們以前要求少女要漂亮性感,現在則要求媽媽跟阿嬤也要漂亮性感。」在這股潮流興起之後,媒體對於女性身體美的要求並未減少,反而從男人的要求變成女人必須擁有的自覺,甚至我們期待女性身體美被媒體檢視的年齡也越放越大。

另一方面,很多人開始讚揚新女性可以贏過男人,新女性在戀愛跟性裡面可以主宰,但是背後有個陷阱,「媒體會從中暗示女人要怎麼樣可以復仇跟支配男人,答案就是女人要漂亮,那女人要怎麼樣才可以漂亮?要符合期待的減個肥,買個抗老化產品,你要消費才可以美麗,你要美麗才可以支配男人。」都會女性似乎可以用階級和經濟的優勢去彌補性別上的弱勢,但是根本上的性別結構卻沒有改變,在多元社會之下,如果讓中產階級之外的女性都能獲得性別上的解放,那才是真正的改變。

最後,康庭瑜老師希望身處在有經濟資源的女性們,都能夠有意識的去理解階級之外的性別不平等,並且試圖用自己的力量去改變這個結構,只要我們願意,我們每一個人都會是改變未來的一大助力!(延伸閱讀:這個世界不需要更多女神!專訪康庭瑜:「不是每個女人都能成為蔡英文」

許秀雯:愛是最艱難的考驗—多元成家,平權之路

「有那麼多異性戀的婚姻體系的維生系統,有那麼多的同志參與其中,協助異性戀者在婚姻體制可以存活下來得到幫助,但這些同志卻沒有辦法和喜歡的人結婚組成家庭,我認為這個荒謬也是該停止的時候了。」

「愛是我們終其一生都會遇到的難題。」許秀雯律師語氣溫柔,與所有人分享真誠的去面對愛自己跟愛他人的堅定信念。一個年輕時抱持著「不婚主義」的女性主義者,最後居然踏上提倡婚姻平權的道路,這條路並不容易,但是她一路走來,沒有後悔,也未曾退縮。

「隱藏其實就是小規模的死亡。」有一天,許秀雯律師的母親哭著告訴她,為何她不再跟媽媽談心事了?在許秀雯律師發現自己是同志之後,與家人的距離也變得越來越遠。很多同志發現自己性向時,往往會陷入一種既甜蜜又愁苦的情況,喜歡一個人是情感上的甜蜜,但在喜悅的激動中,同時又因社會的禁忌,在情感上遭遇了挫折和失落,無法找到傾訴出口。

當我們隱瞞真實的自己時,也從中破壞了親密關係中親情、友情及愛情間的聯繫,很多東西因為不去揭露,某些情感因而變成空白。但是這些苦痛並不能單方面的指責同志不夠勇敢,許多時候是因為環境的不夠友善,導致同志要將自己藏在櫃裡。

許秀雯律師也提到自己一開始對婚姻並沒有憧憬。小時候的她,無法想像自己在婚姻關係中的女性角色是什麼模樣,另一方面是對於婚姻體制的不信任。從她一開始喜歡人之後,就陷入了多重關係的迷惘之中,因為我們都有可能在同一個階段中,自然而然地去欣賞不同的人,因此在喜歡之後,也得去處理忌妒跟佔有在情感中的問題,如果婚姻制度是獨佔性的,可能並不適合當時迷惘的自己。

「婚姻其實可以有很多版本,也可能有不同的意義。」長大之後,許秀雯律師漸漸明白,婚姻中的道德觀和價值觀是什麼,其實可以有很多協商的可能,最害怕的其實是人們要將親密關係中認為「很好的」價值套用在每個人不同的生活中。這也是許秀雯律師為何開始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一起擬定伴侶制度和家屬制度的相關草案。

「許多伴侶在決定離婚的時候,才第一次翻開民法親屬編,發現原來有這些權利義務關係。」底下的人不禁大笑。許多伴侶決定走入婚姻的時候,他們放心的將婚姻交給政府規範的權利義務,但是就某種程度而言,也剝奪了伴侶們各自安排權利義務的可能。這也是為什麼,許秀雯律師希望在伴侶制度和家屬制度當中,讓當事人自己協議生活中的權利義務,將制度多樣性的開展,不要否定婚姻平權的可能性。

異性戀霸權的婚姻立場,許多人會質疑婚姻平權對於性和情感契約的建立。同性伴侶時常因為無法生育而遭到抨擊,但是當我們反過來思考,婚姻中是否必須具有生殖能力的性?而婚姻中的性是否都正確?「我們不會因為異性戀無法生育或是不想生育而阻止他們結婚,那為什麼同性婚姻就會因為這樣被質疑?」這些問題都必須要回到我們的身上,誠實的去思考和面對。

另一方面,很多人會害怕伴侶制度允許單方解消,但是事實上,法律也沒有辦法強制任何一人留在情感關係中,那些企圖利用法律去強制維護一段關係的人,某種程度就是逃避自由。「法律能夠做的,其實是保障我們這段關係的成立、過程跟終止的時候相關的權利義務的保證跟分配。」

每個人都有愛的權利,在這個情感關係的維生體系中,我們都要先學會愛自己,尊重他人,才能真正的去愛別人。每個人要在這個愛的考驗裡面繼續愛下去,除了需要非常多個人的努力和一點幸運之外,制度的支持也是非常必要的。

最後一場,有聽眾舉手問許秀雯律師:「身為一個支持婚姻平權的異性戀者,我們該如何幫助?」許秀雯律師認為只要所有支持婚姻平權的異性戀朋友,願意站出來打破沉默,都會是一種支持。很多人害怕以自己的方式無法真正幫助到同志朋友,但事實上,大家都是站在互相學習的道路上,只要我們願意獻出自己的一點力氣,都能幫助婚姻平權的推動。

交流氛圍下,我從許秀雯律師的笑容裡,看見了愛的自信和堅定。(延伸閱讀:專訪伴侶盟執行長許秀雯:「要贏的不是護家盟,是相愛的權利」

五場接力短講結束,內心的悸動仍然存留在我心中。講者內容皆有各自所要表達的精神,多元議題,最終回歸的還是學習如何面對自我。

因為我們知道自己真正的樣子,不需要為自己的性別特質而感到自卑,不需要因為自己的身體外表而受到別人影響,不需要因為媒體主流的倡導而影響女人的模樣,更不需要因為法律框架去限制愛的可能。女性主義,是找回真正的自己。

我們需要擁抱多元,是因為我們對這個世界的認識永遠少了一點,沒有任何人能夠將自己的生命背景放置在另一個人的身上,但是我們可以做到的是理解、容忍和面對。在認識多元的過程中,每個人都有可能會在社會流轉間發現曾經出現的自我被另外一個人勇敢地展現出來。

在擁抱多元的講座開始前,我心裡其實既興奮又害怕。我不知道這些講者的多元是否足以用文字承載,我害怕講者的多元讓我無法捕捉,同時,我也很興奮的告訴自己,我很幸運,能夠坐在這裡,將這些強而有力的故事灌輸在我的生命價值裡面。到最後,我明白害怕都是多餘的,我們不可能複製一個人的思想,但是可以從中汲取感動的能量。

學習,是擁抱多元的基本行動。

我在這五場演講裡面,看見了每個人都在彼此的世界裡,串連起一個屬於你、屬於我、屬於所有人的大好時代。今天的演講,是一個起點,而真正的飛翔,在於你的振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