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國就能找到自己嗎?模特兒蔡宜樺分享她闖蕩紐約後更明白的一切。不面對自己,逃到天涯海角,問題仍然存在。能不能不迷惘?重點是你要直視問題,傾聽自己的聲音。(推薦閱讀:

「今天早上在賴床的時候滑 facebook,看到一篇文章在討論為什麼要出國才能找到自己。我是覺得出國就是離開舒適圈,在完全一個陌生環境裡面才能遇見自己。」羅蘭知道我沒事就在咖啡廳寫東西,所以有時候她會常突然出現在我眼前,跟我打聲招呼後就開始聊起近期引起他好奇的話題。

「奇怪勒,為什麼一定要出過才能找到自己,難道不能去夜市吃一碗魷魚羹麵後就找到自己嗎?」正在重讀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翻到第一百三十四頁時,聽到羅蘭這麼一說,覺得不予苟同的我回。(同場加映:

「那你整天到晚在講紐約讓你找到自己,難道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羅蘭沒有在客氣的秒回我。

「確實我因在紐約生活而找到很大一部分的自己,但這也不代表我就會宣導世人『出國就可找到自己,而且記得是要來紐約喔!』的這種口號。」面對羅蘭的提問我聳了聳肩。

「那不要說紐約好了,之前你不是有一個月在旅遊歐洲嗎?那你去其他國家也讓你覺得有找到自己嗎?」羅蘭在發問的時候,眼神總是直視著人看。

「會去歐洲這件事情,本身就不是一趟找自己為前提,在歐洲旅遊的那個月遇見很多美好的人事物,但整趟旅程對我來說能真實面對自己的時間,其實不多。」羅蘭的一提,讓我突然回想起當時坐火車遊歐洲的片段畫面。

臨時起意的坐火車遊歐洲在去年的九月份,那是我生日的月份也是我和摯友蘇菲第一次的長途遠遊。

「你以為你逃到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就可以因此而忘憂,但實際上是無論你逃到哪裡,你的煩惱並不會因此而消失。也許可能讓你暫時忘卻,但也有可能會讓你更無止境地想著,就好比如現在就無法控制去想那些煩心事的我。」 那個剛抵達到布拉格飯店的夜晚,我躺在雙人床上對著正準備晚餐的蘇菲說。

「再給你三十分鐘說你想說的,然後至少今晚再也不提那些事情了,OK?」 曾經有陣子我會不斷的困在同個漩渦當中遲遲走不出來,而蘇菲總是不批判也很有耐心的聽我說。

目前進行式的居住在紐約,加上不定時的旅遊到陌生的國家。後來我學到離開一個自己熟悉的環境,會讓自己更獨立成長沒有錯,但卻並不會因此而忘記自己本身不想面對的事情,也可以說是無論逃到天涯海角,怎麼逃都逃不過你自己。

想要忘記那些事情可以,首先要先勇敢面對它,想要找到你自己也可以,但前提也是要先靜下心來與自己對話。

一切都取決在於自己,如果你準備好要前往去找到你自己的路上,那從吃一碗魷魚羹麵就可以開始這趟旅程。(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