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同場加映:


(圖片來源:時時刻刻)

你有一個柔軟的房間
有時肥沃、潮濕
讓你可以自在地又踢又打
像在子宮裡一樣
讓你在裡頭種花
讓你養一顆月亮
有時乾裂、滲血
像被烈日鞭笞過
有時因痛而絞扭
在夢裡也叫不出聲
有時舒展開來
像火山噴湧的蒸氣
把彩色天花板烤得暈陶陶
像大海起伏斑斕
暗暗交會著暖流黑潮
不知名的生物各自愛著,淚著,歌唱著

房間裡有剪刀、針線、鍋鏟
讓你編織自己的姓氏,花一般開放
剪掉自己的姓氏,花瓣一般飛散
翻土,翻身,也翻攪著
熟成,熟爛,還發出焦味的
生生死死的片段

女兒在喊你,情人在喊你,酒在杯底喊你
在軟房間裡
回聲是夏夜的風
把門窗吹得開開關關
那是你的音樂
那是你的驪歌
那是你的搖籃曲

軟房間,你雪中的漂流,你的寺廟,你的
醫院,你的熱氣球
你書寫,然後又消失的地方

——鴻鴻〈軟房間──彭怡平《女人的世界》讀後〉

我靜靜地雕刻自己
敲去那些圓滑面
又用鋸子
分切植樹的夢境

那些錯生的雲
那些不值得握的手
我都握過
都失足過
捨不得斬除的芽口
終於淹沒了道路

我只得堅定
往腳下堆石頭
一天一顆
我是切實的烏鴉
茁壯的圖騰柱
向星空生長

讓我看看遠方的盟友
既然我不得飛
身邊也有人在起高樓
讓我們在風沙中相認
以初老的眼神
讓我們飲憂鬱如飲早晨的酪乳
飲血
讓我們的長髮暴漲
如乖戾的颱

我為了夢轉生
換形
不忍那些慘澹的地衣
他們忘記了自己的夢
匍匐自甘於扁平

終有一日我也枯死
只是死前相信
自己更靠近了
一顆星星

——三十夢◎潘家欣

全世界都在霸凌
戰爭霸凌難民
鑽牙機霸凌口腔
摩托車霸凌人行道
鞭炮喇叭聲霸凌耳膜
黑心食品霸凌全家人的腸胃
每天好幾次考試霸凌學童的心智
菲律賓軍警霸凌台灣漁民
家鄉的水井霸凌流亡者
刺繩碎玻璃霸凌圍牆
炮火飛彈霸凌天空
政客霸凌納稅人
皺紋霸凌紅顏
命運是握緊的拳頭
霸凌窮人的臉頰

宇宙萬物胡不霸凌
黑洞霸凌星球
沙塵暴霸凌天空
土石流霸凌風雨家園
碎裂的烏雲霸凌圓滿的月光
颱風霸凌親植的百合花
獵槍霸凌返鄉的候鳥
福壽螺霸凌水稻田
類固醇霸凌骨骼
化療霸凌白血球
帳單霸凌現實的存摺
眼淚霸凌著夢境的枕頭
日曆霸凌日子遠去的腳步聲
她的音容不斷霸凌遺忘的意志
臥房掛著那幅婚紗照日夜霸凌我雙眼

——霸凌◎焦桐

如果你回來
抬頭仰望
小小的閣樓浸漫
在大台北的昏黯
不用怕
那只表示我已走出
昔日的夢幻

以前共用的書桌
筆墨和紙稿
通通歸你使喚
在南方我會同樣的
念書執筆
寫詩不懈
聲嘶力竭的呼喊

不要怕
當夜色層層的降臨台北
我的家鄉也一片漆黑
這時記得將手探過
參差不其的詩學
肅穆的轉扭孤燈
由右至左
光會宣洩如水

真的,不必怕
只要我們隨時將心
啪──的一聲打開
從東到西
由南至北
我們將望見
盞盞的燈火在夜裡
永不熄滅

——〈如果你回來〉路寒袖

我不和你說一句話
我不讀你著的一行書
我,只默默看著你
彷彿很久以前,已
地老天荒

我是一張吸墨紙
輕輕按捺在你寫過字的
紙上,把你遺留下的餘漬
吸乾

——張香華〈一張吸墨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