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陌生的城市裡,我們總在尋找那一隅名為「家」的熟悉角落。作者 Winnie 在新加坡工作時,看見海外台灣人綿密的思念,我們對這塊土地有失望,正是因為我們有愛。(延伸閱讀:【女人迷獨家】「搭建年輕人的舞台,是回家最快的路」蔡英文給台灣問題的五個解方

為你我用了半年的積蓄,飄洋過海的來看你…。

不知道怎麼了,忽然就哼起了這首歌,來到新加坡以後,意外的發現,有不少的台灣女生嫁來新加坡,每一次聽到對方說:「其實我也很想家,不過,因為我已經結婚啦,嫁給新加坡人,於是就留下來了。」內心就會油然而生一股佩服,是要有多大的勇氣,才能夠願意離開自己的家人和熟悉的城市,來到未知的地方,不知道將會遇見什麼樣的人事物,只因為相信眼前的這個人。

因為好陣子沒有回台灣,想要整理自己的一頭亂髮,所以在網路上找到了一個台灣的髮型師,說也是奇怪,其實也沒有辦法確定,台灣的髮型師就會比較好,卻因為對方是台灣人,就莫名的感到放心,這應該也算是在海外生活的一種弔詭吧,人不親土親,從同一個地方來,好像就是多了沒來由的信任感。

進到店裡,有一種回到台灣的感覺,她手上正在做頭髮的客人,也是台灣人,一邊做著頭髮,聊的是台灣最新的偶像劇,說的是帶著台灣腔的國語,一邊等待著一邊滑著手機,聽著她們聊一些新加坡的現象,有的是覺得稀奇,有的是不可思議,我止不住上揚的嘴角,有的話題,偷偷的在心裡面用力的點頭贊同,沒有對錯,只是一種來自相同文化的共同觀點,而光是這樣,讓我更是感到親切。(推薦閱讀:《灣生回家》:一條回不了家的路,在台日歷史中被遺忘的異邦人

她跟我分享著,那個客人也是嫁過來新加坡的,等等還有一個預約的客人,是下個星期準備要結婚,我微微的驚訝,沒想到剪個頭髮就可以遇見三個嫁到新加坡的女生,我忍不住好奇的問她:「怎麼會嫁來新加坡?覺得好勇敢喔…」她笑了笑說:「其實一開始,也沒有覺得會就這樣嫁給這個男朋友的,可是就走到這一步了!」

我笑了,跟她說:「我也有幾個認識的朋友嫁到新加坡,我都覺得好神奇,緣分就這樣牽起來了,明明就是離得很遠的兩個地方啊!」她的手沒有停下來一邊跟我說:「就我老公來台灣玩,剛好有認識的朋友介紹,就認識了,也沒有想到就這樣嫁過來了。」我開玩笑的說:「我朋友也是因為她老公到台灣玩的時候認識的,新加坡男生到台灣玩都可以認識美麗的老婆耶,真好!」然後我們透過鏡子相視而笑。

忽然想到前陣子和學校蔡老師的對話,蔡老師嫁來新加坡幾十年了,每次介紹自己,她還是說她自己是台灣人,就算有家庭在這裡,對她來說,只有台灣是家!(同場加映:【一首詩一種記憶】在世界盡頭,想念等你回家的人

覺得這是屬於台灣人的一種歸屬感,之前回台灣時,也有朋友問過我:「為什麼明明覺得外國的環境比較好,你們還是要回來?我有很多的朋友也是這樣。」其實這是一種很奇怪的念頭,但是即使你在台灣生活,總是會忍不住跟著罵幾句,生活啊、電視新聞啊、工作啊,感覺狗屁拉雜的一堆,但是當你離開了,就是會想念,想念那些曾經日復一日的一切。

所以當蔡老師問我說:「真的要回去了啊?」我笑笑的說:「是吧,當然也猶豫過,不過朋友問我說,賺到了錢,但是錯過了人生中其他的東西,真的沒關係嗎?」蔡老師聽了,啞然失笑:「是啊,真的,會錯過很多的東西,像我只陪我媽媽到18歲而已,來到這裡,也沒有自己的喜好了,朋友親戚也隨著時間不再那麼親密,很多東西錯過了,就沒有了,我真的失去了很多。」

問她:「再來一次,你還願意嗎?」她搖搖頭說:「不要了,再愛也不要了,失去太多了,安哥有問我說後悔嗎?我跟他說有一點點。」我看見她眼睛紅了,不知不覺也跟著鼻酸了起來。

想起有一次她跟我說,安哥要她常常回台灣看看,畢竟父母年邁了,多看一次,就少一次了,錯過的時光、記憶,是回不來的,有形的,看得見,但是無形的,在心裡,才是更加沉重的分量,於是,都是選擇啊。都是取和捨之間。

我半開玩笑的說:「跟安哥說,你前半生都陪他到這裡生活了,接下來要換他跟你一起回去生活。」她嘆了口氣說:「是啊…。」然後我們笑著說,我先一步回台灣,等她過幾年退休,我們就可以在台灣相遇了,她說,還要再等幾年,等她的孩子們都娶妻生子了,再回去,我笑她說,勞碌命,兒孫自有兒孫福,她笑著搖搖頭,我想這就是媽媽吧!不管孩子幾歲,終究還是孩子,沒辦法放下,我們兩個沉默了下,她拍拍我的肩對我說:「決定了自己要什麼就好!」想好什麼是值得的,就沒有什麼可惜的!

說得也是啊,值得或不值得,有時候是需要時間走過,我們才會知道的。

那天在電梯裡面遇到一個小女孩,她說著字正腔圓的華語,爸媽有耐心地回答她的問題,笑著聽她分享著天馬行空的對話,我一邊解著耳機的線,假裝專注,但其實不斷側耳傾聽他們的對話,忍不住淡淡的微笑,一早上的心情都暖了起來,一直到出了電梯我還一直站在原地看著他們的背影,他們看起來幸福的樣子,然後我問我自己,如果我遇見那樣一個人,我真的能夠像身邊的這些女孩一樣,如此勇敢,為愛出走嗎?

年輕的時候,我們都像蒲公英,風吹到哪裡,就可以落地生根,然後到了哪,就可以成家,有自己愛的那個人,就是家,但是,當有點年紀之後,好像就成了樹,告訴自己,要找根,就算曾經只是大樹茂密枝葉中的其中一個枝枒,還是想要落葉歸根,才有歸屬感,沒有是非對錯,只是時間給我們的課題,總是要經歷過才懂。

哼著這首歌,我忽然理解了那樣的勇敢。

為你 我用了半年的積蓄飄洋過海的來看你
為了這次相聚 我連見面時的呼吸都曾反覆練習
言語從來沒能將我的情意表達千萬分之一
為了這個遺憾 我在夜裡想了又想不肯睡去

記憶它總是慢慢的累積 在我心中無法抹去
為了你的承諾 我在最絕望的時候都忍著不哭泣

陌生的城市啊 熟悉的角落裡
也曾彼此安慰 也曾相擁嘆息 不管將會面對什麼樣的結局

在漫天風沙裡望著你遠去 我竟悲傷得不能自己
多盼能送君千里直到山窮水盡 一生和你相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