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一定有委屈和憂傷,可是通過詩句,委屈和憂傷是可以轉換的。」蔣勳曾這麼說。讀詩很像一種消化悲傷的進程,為生命留點獨白,每個禮拜的這個時間,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時光、離別現實的紛擾,女人迷只為你讀詩。(同場加映:

我要你愛我,要你溫柔
但又充滿爆裂的佔有
而我是物嗎,我是
值得你用沉默細細擦拭
輕輕拂去上面灰塵的
被人輕易畫上勢力範圍
歸屬於你或者非你的物嗎
你告訴我,不要害怕
你給我吻,要我打開窗
風輕輕撫過我,像是要尋找
我遺失多年的哀傷
像是那些記憶就藏在我
從未坦然過的私處一般
如果你輕易地
告知我那些傷害
都被收整、折疊,輕易地
放置在櫃中
那麼你告訴我
這樣的我,值得你愛嗎

——節錄至 〈這樣的我值得你去愛嗎〉Ⓞ 宋尚緯

有彩色筆
也畫不出像樣的彩虹
因為我的世界
只有洪水
沒有日照
 
有維他命
也維繫不了
人與人之間的疏離
用一千個表符
也表不了情緒
 
書一直買
真正看完的沒幾本
人一直愛
愛到的也沒幾個
 
即使有棺材
也封不住回憶
不早點學會健忘
死亡就註定
無法徹底

——潘柏霖〈他們都不能夠救你〉

雨給夢沖涼
沒關的窗戶
研究風
我呀
在寫信
寄給羊水
信裡提到
宇宙稱呼它為灰
我們叫地球
還提到
風車不能騎
但是石頭
可以打水漂
你呀
到時別忘了
用小小的哭聲
款待我

——節錄至 畢贛〈無題二首〉

除你之外
無人願意相信 那恆久的
且又必須時時變動消亡的存在
除你之外
無人願意原諒
這謹小慎微卻又總是渴望能夠為了什麼
去揮霍殆盡的 我的一生
除你之外 無人見過
那曾經迫使我流著淚仰望的
何等奢華何等浩瀚的星空
無人來過
我曾經那樣悸動著的心中
除你之外
無人知曉那一處曠野的存在
是的 除你之外啊 除你之外

——席慕容〈除你之外〉

我開始走在一群人的最後面
溝通時候用最細小而且和平的語調
過馬路時提醒自己要緩慢的腳步
我知道態度太過尖銳會討人厭
我知道太甜密的笑容會讓人誤會
我們之間已經失去了一字一句的連結
於是安靜的孩子,總在期待美好的事情發生

--陸穎魚〈美好的事,總留給安靜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