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苔熊X女人迷合作的為你點歌單元,每週三的晚上七點,讓我們輕輕為你放歌。這一週,有兩個讀者點了同一首歌,那是田馥甄的看淡。該怎麼讓一個深愛的人走,該怎麼讓自己不再心痛,該怎麼練習看淡?無論是生離死別,又或是無預警的分手,這條路我們都還在學。(同場加映:

《第一位點播者》

給親愛的海苔熊:

曾經對一個人如此的掛牽,在遠距離的時候還如此的在乎著他,當時真的很天真的以為,只要在乎彼此,只要熬的過距離,我們就可能永恆,卻被他一句簡單的「我不想耽誤你的人生,還是當朋友吧。」讓一切痴心妄想變成幻影,後來聽到這首歌,確切的瞭解,太容易浮沈於情緒、太過於執著,而變得脆弱、軟弱。

然後我仍未真正好起來,雖然表面上能笑的開懷,一部分是基於不願讓朋友擔心,一部分是知道自己不可以再沈淪下去,然而卻有一部分成為引子,在某個偶然迸發出所有壓抑已久的情緒,所以,就聽這首歌哭。

雖然我知道要真的好起來是自己的事情,但是為什麼對方如此容易的放下,我卻無法....

by壯壯

給壯壯:

「看淡了絕望才不濃 無奈才不痛
敢親吻 下一陣風起和雲湧
能幸福一分鐘 甚至一秒鐘
就快幸福吧 趁還能抱緊 未亡的夢」

我幾乎是全身起雞皮疙瘩在聽這首歌,尤其是當田馥甄唱到這段副歌的時候,心裡的某個地方有很多的悸動在拍打著。

曾幾何時,我們也是懷抱著希望進入一段感情,卻又因為第三者的出現、時空的分離而漸漸看淡一些事情。因為不願意再失望了,所以選擇把一切看淡,順其自然。但想起的時候,還是會有一股旋風在深處雲湧,那些曾經承諾的誓言、一起走過的從前、好像都還發生在昨天,卻又瞬間,事過境遷。

搭配《一把青》的故事,我才發現在感情裡面,要勇敢是多麼不容易的事。尤其是在屢次受傷和被背叛之後,又有多少人能夠冒著墜機的風險,再去相信一個人、親吻一張臉。

到後來我們今天都學會了,不去奢求永遠,能幸福多遠,算多遠。有時候,一句話會住在心裡一輩子,我想那句「我不想耽誤你的人生,還是當朋友吧。」可能在你心裡已經刻下了一道傷痕。(同場加映:

曾經那麼相信一個人,曾經在大家都不看好的時候,還願意付出真誠,可是這樣的一種連結,卻又是如此的脆弱,如此不堪一擊。你問我說,為什麼對方這麼快就可以放下,而你卻無法,我不確定對方是不是真的不傷心, 不過一些分手的研究發現,那些主動提分手的人並不是不難過,而是他們通常早一步先開始難過(Hebert、Popadiuk,2008)。

所以當他準備好要說,或許已經在心裡面醞釀糾結了許久。

當我們將分手結果歸因為「對方」或「環境」等無法控制的外在因素時,悲傷反應會最強烈,因為這意味著,分手是自己「無法控制」的(Tashiro、Frazier,2003)。倘若你將責任歸因為「自己」也沒有比較好過,因為會有較多的侵入性想法(Chung等人,2003

「沉淪 變幻的 愛的浮生」

你說,不想要再繼續沉淪,但或許,在哀傷裡面沉淪,也是我們紀念這段感情的一種方式。有時候我們不是不願意走出來,而是怕如果有一天真的走出來了,他的重量就真的從自己的生命裡,消失了。

已經發生過的事情,是不會消失的,就像《一把青》裡面,牽起郭軫與朱青姻緣的那張紙條,縱使經過戰火咆哮,也還是留在她掌心裡面某一塊地方。(推薦給你:

《第二位點播者》

給親愛的,逝去的你:

「看淡了才不再奢求
才迎向自由
肯接受
只有無形的能不朽
用眼裡的空洞
去無視沉重
歲月不倒流
就讓淚倒流
醃漬離愁
狂風停
雲也該放開手
淡淡地走」

3月1號,是你走後的第49天,好像也是靈魂在人間的最後一天,女兒說夢到你載她出遊回去外婆家玩,我醒來忍不住哭了。而我這陣子幾乎沒夢過你,昨晚夢到你內容雜亂無章,但記得心情是如同面對離婚時的沉重痛苦。我無法知道你的靈魂能否真的無憾安息,但我知道你的這一生,我們母女對你做了一切我們能做的了,目前還無法祝福你一路好走,畢竟你留下了永遠也無法彌補的遺憾 我們只能讓自己看淡,看淡了絕望才不濃,無奈才不痛。

那年,從天空墜落的猛雷聲,打亂了人生。

兩年前你的外遇,如同突然的猛雷擊碎了我們20年的相守,擊碎了父女天倫。離婚後兩年我們各自過生活,不干擾也不聯絡,為了安撫你新婚妻子的不安感,你連跟女兒的聯繫也斷絕了。(推薦給你:

當女兒再次接到你消息的時候,是你已經病危住進加護病房。因為心裡依然還有愛還有情分,我們搭了高鐵去到高雄看你,看著躺在病床上眼睛蓋著紗布,全身插滿了管子,全身腫脹已經毫無意識的你,無法置信。女兒無法走近病床看你,兩年後的再次見面,這樣的畫面太震撼。看著你我們淚流不停,我掀開你眼睛上的紗布,看著你那無法閉合早已無神的眼睛,我知道你將永遠的離我遠去。我心裡百味雜陳,我好氣,氣你恣意妄為憑什麼要外遇就外遇,要再婚就再婚,要斷父女親情就斷絕,已經得到你想要的真愛卻無法幸福快樂的活著,最後連我們要生你氣的權力也剝奪。

明明,癌症有一定的病程,居然到意識昏迷後才確診,你給我們的打擊從不手軟。兩年的時間我們慢慢從外遇離婚的打擊中,慢慢地復原傷口 兩年後你沒留下任何一句話,也沒有任何一句抱歉的撒手人寰。你43年的人生,我參與了一半,最後的兩年你用戲劇化來終結,而我們也不得已的在劇本裡參與了演出。

你火化的那一天,看著兩個女兒捧著牌位遺照跪拜,一旁本該我站的位子,是你新婚妻子站著,你們的真愛換來了痛苦,短暫的婚姻,換來了死亡,這是你們不顧一切的後果,這是你們所追求的嗎?

謝謝海苔熊在我很迷惘的時候私訊你,你很認真地回了問題,謝謝出了暖傷心這本書,書裡淺顯又有力的文字,讓我知道我的失落反覆是正常的,在書裡有了被同理看見的力量。(推薦閱讀:

By小雪

給小雪:

我常常在想,如果我們最後都會離開,有什麼可以在彼此的生命裡留下來?如果二十多年的相守,都可以因為另外一個人的出現在轉眼間化為烏有,那麼關於愛情,我們還有什麼可以把握?

一邊讀著你的故事,一邊想著這些年來,你是如何走過這樣低潮的日子。一個讓你傾盡所有的男人,一場天人永隔的癌症,似乎也讓你長出更多的堅強。

我幾乎沒有辦法想像,火化那一天,原本應該是你的位置站著另外一個跟他相處不到幾年的女人,那種心裡的百味雜陳是如何發生;我也沒有辦法想像,當你站在一個人全身插滿管子的男人面前,心裡或許有許多怨恨,但同時又有更多的不捨,這樣的複雜如何交織一幅畫。

他從沒有說過一句道歉,從沒有留下任何一句話,就這樣離開你,也離開了人世間。他帶著很多的問號與未解走了,卻留下了錯愕與未竟,讓你用餘生去完形(洪瑛蘭,2014)。我記得多年以前,心理師牧米跟我講過一句話:

「離開一個地方固然難過,但是更難過的,往往是那個被留下來的。」

尤其當一個人在離開並沒有留下任何的東西,他的沈默本身反而點亮了更多的謎,從他離開的每一天,反覆地,夾雜著許多的措手不及和來不及,在你心裡面繼續向你說話。(同場加映:


「只有無形的才能夠不朽」

就像你引用的這句歌詞,有些時候我們要退一步,才能看淡無常的離愁。 這篇文章刊出的時間,應該是他走了以後的127天,我們習俗裡面常常說百日告別,但如果對方是真正重要的人,不論是多少個百日,似乎都難以告別,更多的時候,我們需要一些儀式(如寫信或點歌),來悼念那些來不及的東西(賴念華,2009)。

「你爺爺還在的時候,地震來了我還會拉他一起跑,他太胖了,一個人跑不動。不過現在既然他不在了,我也懶得跑了。」前幾天地震的時候,我打給奶奶,奶奶這樣告訴我,不知道為什麼,有一股酸澀從內心裡面湧現出來。(推薦閱讀:

告別,真的像是一條漫長的路上,奔跑著。

而這奔跑的場景,我想起新海誠《追逐繁星的孩子》的主題曲。

「そして この道を歩いてゆくんだ 
於是 我踏上了沒有你的路途 
Soshite kono michi o aruite yukunda 

君を好きになったときから 始まっていた この旅 
從喜歡上你的那一刻起 我就開始了這趟旅程 
Kimi o suki ni natta toki kara hajimatteita kono tabi 」*——《hello goodbye &hello

告別,從來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看淡,也不是瞇起眼睛就能做到的。但從你愛上一個人的那天開始,你也正在練習和他說再見。或許有一天你會發現,被留下來的那個人,最難的並不是和過去說再見,而是坦然地向心裡的那個他微笑,說聲 hello。